•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二)

在黛西的盘算中,有爱当然很好,但是有钱是必需的;有钱当然很好,但是有名望是必需的;有名望当然很好,但是光洁如新一尘不染的身世也是必需的……这个女人要的不是男人,是《时尚先生》的封面人物。这是值得同情的么?

我们,有多少自诩为清高脱俗视功名利禄为粪土的我们,内心里其实每晚都抱着《时尚先生》的底版进入二人世界的梦乡。

在现实的屋檐下,女人是不是过于贪婪了?在对于男人的期待中,女人的索取和期待是不是早已超越了对于适度安全感的追求,变成了高高飞舞在男人乃至自己头顶的沉重锁链?

男人不遗余力地争抢社会资源、为功名利禄拼死角斗的时候,在男人异化、社会异化的进程中,女性的态度和选择起了多大作用?是仅仅推波助澜还是致命的推手?在男人的玩世不恭和薄幸之中,女人的功利和冷漠要占多大功劳?

女人,你的所谓爱中,有多少成分是这个人,这个活生生的肉体和他的心灵,有多少是外在的光环和社会礼俗赋予他的可变现的所谓价值?你的爱和真实的他之间到底有多大鸿沟?你的欢笑和泪水有多少是真诚的,多少是深度迎合庸俗的时下和时下的庸俗的逢场作戏?

最后,在男人带给你的悲剧中,有多少是你自导自演,并且需要自己来吞食的苦果?

女人的有趣在于,她们对于同性的个体总是怀有天生的敌意,而对于女性作为整体的存在,总是抱有巨大的柔情去不由分说地理解她们的处境和选择。《了不起的盖茨比》讲述的就是一个自不量力的穷小子爱上了一个百万富翁的独生女的悲剧。身份的落差让她抛弃他就像抛弃一个心爱的玩具。盖茨比没有气馁,想方设法变成了一个超级富翁,希望重新赢回他的人生理想—黛西姑娘。她貌似找回了爱情。但是,这是多么脆弱的、随时可以破碎的廉价的爱情。在这个故事里,我们见识了盖茨比拒绝被物化的充满天真的理想主义,也见识了女人在似水柔情和动听的言辞下包裹的现实和龌龊。

女人啊,你到底要什么。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