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三)

众生是游戏的,是有欲的,也仅止于此。所以导演给他们在舞台上安排的调性永远是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大家起着哄地谋生挣钱,起着哄地去欢场消遣,起着哄地偷情,又起着哄地一哄而散,热闹而全无心肝。在众生相里,只见欲而不见情,只见缘起缘灭而不见救赎。

法海,你到底懂不懂爱。

法海在本剧中,是一个彻底颠覆既有印象的人物。我以为,这个人物是导演的落脚点,她要用这个人,说些自己的话。

首先,田沁鑫的法海不是天理伦常的残忍的卫道者,他无意也始终没有伤害任何人和妖。他把许仙带回金山寺是为了救命;他阻止白蛇面见许仙,是料定白蛇终于见到许仙和他的怯懦,反而伤得更深。他宁可承担这个隔绝有情人的千古骂名。白蛇水漫金山动了胎气,其实利用她临盆时的虚弱给予致命一击是老天爷给的天赐良机,既救了自己的道场和僧众,又行了斩妖除魔的正道,讨巧又如法—一般的名门正道不一直都是这样作为的么?但是他偏要错失良机,偏要等着这个蛇妖,安全生下自己的后代,再从容地与他以死相搏。他不屑于乘人之危,也不屑于名利双收,他不关心世人如何想、如何说,他只行菩萨道。

第二,田沁鑫的法海是冷幽默的。首先他把自己的不能动情归结于先天性心脏病,一动情,就有性命之忧。他有度化众生的功德,却没有选择神化自己的路径,而是选择消解自己,调侃自己,不惜以卑微跟众生相应。在戏中,幽默而狼狈的法海给了剧场很多笑声。这是导演真正的功力,也是法海这个修行人真的放下,不见慢心。

对于法海这样的高僧,真正困难的是如何对峙小青的痴情。田沁鑫的白蛇故事里,增加了青蛇对于法海的爱欲纠缠这一条主要的线索。我以为这是话剧对于李碧华原著一处很重要的增改。这里的小青,对于法海的考验是,自度还是度人的两难。修行人想要圆满,总不过“度众生”这三个字,但是他的难处在于,眼前摆着一个现成的蛇妖,却无筏可渡。因为,度一个妖孽,讲道理是没用的,终须用一己之身帮助小青渡过情欲之海,完成成人的修炼。但是度了,舍己从人,就是破了根本戒,破了根本戒就不得修行的圆满;但要度化小青,又须破了戒才得圆满。法海掉进了逻辑的死循环。所以田沁鑫说,法海有法海的纠结。当然,这个纠结里,还缠绕着法海对于青蛇无法言明的情愫。面对小青总是毫不客气地在任何场合都要攀援在他怀里的尴尬,有一次,法海也不免自我解嘲地说:怦然,但是不能心动。

如实的世界:给情欲一个出路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