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二)

第三种女神,情怀女神。情怀女神的特点是特别善于在红蓝两道跨界游走,既保全了清誉又保全了清福。情怀女神一般都是非常聪明的,从来不说给别人建立道德档案,并自荐担纲档案管理员;或者以业报因果原宥造作邪恶、以心灵建设边见偷换勇锐降魔的增上之缘,以至于始终处于移动靶的靶心。情怀女神总是自处于视野以内,焦点以外,以一个负重的剪影诠释榜样的力量。做情怀女神的最高境界,是将自己编织成一面招展的旗帜,猎猎飘扬在你可见的前方,既方便随时指点你前进的方向,又可远离跋涉在现实污泥中的狼狈。做情怀女神,所有的劲道都在又高又飘,所有的功力全在模棱两可便宜行事这八个字的掂量。这样的女神八面玲珑,刀枪不入。但是百密总有一疏。八面玲珑的漏洞在于,伪善。伪善的坏处在于,假装。你必须成为榜样,但是又舍不得真善良,见利益就让,见困难就上。于是只好作假。所以说,情怀女神不是不卖,而是从不出示价签。本来对于情怀女神,虽然理智上觉得可疑,但禁不住情感上亲近。不料最近大走女神运,集中见识了几位各个领域的女神。刚打一照面,为鼻屎大点事,就敢使大招撒无影谎,且神闲气定,见招拆招。一看就是撒谎成了精的,真是后生可畏。以我这样小气的人,嘴上虽不说什么,心里是暗暗给这类产品打了差评的。并且以此留心自检,这辈子不撒谎是做不到了,但是,不再为当女神而撒谎,这点觉悟,要有。

总之,我从来不相信所谓完人,从来不相信毫无破绽的人生。就像任何灿烂的钟鼎都有阴暗的背面。所谓完人,无外乎两种,技巧高明的伪君子和真正的疯子。在这儿就不说希特勒那种为民族为国家鞠躬尽瘁丧心病狂的道德大杀器了。好在我们这片沃土只出产鼠目寸光的小骗子。好人,一定是有缺点的。战士,一定是有纰漏的。慈善家走到尽头就是陈光标,道德家基本折在赵红霞和郭美美手里, 老实巴交的劳模原来是埋头播种的葫芦爹,宇宙真理的年度代言人突然间就变身为刷了红油漆的跳梁小丑。你触手可及的一切都通通装假,凭什么就你一个出淤泥而兀自一尘不染呢?这不科学。

好话说尽的人往往坏事做绝,这是说不出口的真理,也是老百姓的生存智慧。代代相传,屡试不爽。

也许你说,你怎么就那么阴暗猥琐,那么对人性没有信心。我对人性有信心,但是,对我们从小教人撒谎的教育没有信心。关于重新拥抱崇高,我也是没有意见的,我的担心是时机不对。只要我们的小学、中学和大学还是“一宗一派收徒弟的地方”而非万物并育兼容并包,只要我们的人文学科还是以灌输某些出发点和斑斑历史都很可存疑的只有自证才成公理的霸王学说为己任,而不是“苟其确有所见”,只要我们的校长还是正局副部一级的行政领导,只要我们的学子还需要背诵靠威尔刚搓大的正史来获得升学必要的学分—资中筠先生曾痛言的“招天下英才而毁之的伤天害理的教育”,在这样的探照灯下,被经年填鸭昼夜洗脑的所谓国之栋梁,就如同从虚假的培养液和强大的抗生素里浇灌出来的完美,无一不是看上去很美,闻起来一股子乙烯利气息的塑料花。从上数两代到下数幼儿园开蒙,我们是喝狼奶长大的几代人,谁也没逃出去这个塑料花园的铁丝网,谁也没稍歇货良知以苟且的下作。从广义来讲,所有人都是说谎者。我们从小就得学这个,如何把谎言说得脸不变色,恬不知耻。现世的成王败寇都在于瞎话说得是否足够煞有介事,足够善巧圆融,足够推陈出新进退有度。我们的所谓好孩子小干部基本上都是看人下菜碟的高手,把所有本事都用在与谎言周旋紧跟时代的集体舞上面,跟上主流的节奏,你就不会黯然出局;自我催眠跳出代入感,你就能混个领舞飒爽英姿一番。在这样的盐碱地里,你造弄出个完人有多难么。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