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一)

我个人对于道德模范鸡汤女神之类的完人总是尽可能离得远一些。早期确实是基于一种比较朴素的阴暗心理,无外乎羡慕嫉妒恨,看不得别人好,恨不得把人人都拉到自己的高度以便踩咕。后来有了些岁月,变聪明了,也很学了些做人的老到,常常用“做人如水,你高我就退去,绝不淹没你的优点;你低我就涌来,绝不暴露你的缺陷”等圆滑的价值观修剪自己常因嗔恨炽盛而燃烧变形的言行。但是,对于所谓完人的警惕和戒心却一时一刻未曾松懈。

也暗暗反省,除了猥琐的阴暗心理,到底还有什么确切可以理喻的原因阻挠我,永远无法全身心地去拥抱崇高,拥抱纯洁和现成的美好呢?到底有没有什么立得住脚的理由呢?还真没有。不过顾虑倒是有一个,我不信任他们。我信不过看上去没有瑕疵的人。越是看上去毫无瑕疵的人越是信不过。而且随着虚长几岁有了些不值钱的人生经验之后越发坚信,毫无破绽的人生,背后一定藏着一个巨大的漏洞。几乎所有的完美,都是尚待识破的骗局。

如今的成功女性,往往有一股强大的愿力,往女神的高度进行攀援。于是,做了女强人还不够,还要做官商女神,做了官商女神还不够,还要做权势女神,做了权势还不够,还要做时尚女神,做了时尚女神还不够,还要做道德教化的女神……于是,因为生于贫贱不免活得漏洞百出的你,从女神天价的华服裙边,闻出了一股股来苏水的肃杀味道,于是你暗暗祈祷,在被女神的道德档案消杀之前,需尽快寻个机会,逃出生天。不过近来恍惚听说道德女神一号店也与一非婚男性共祝爱巢多年,且伙同该男子共同开设离岸公司,涉嫌转移国有资产被调查云云,终于放下些心来,原来十全大补的观赏女神也不过是另一只雁过拔毛的闪电咸猪手。日前,走下神坛的女神再度现身会堂,果然,褪下了仿鼠皮的Roberto Cavalli大氅,换上菜百工服风的大翻领深灰套装的女神,与手中的帆布手袋遥相呼应,已由消杀女神光速变身环保女神。断了电的女神,看起来安全多了。

还有一种女神,心灵导师型的才智女神。这样的女神,因为上接天意,取法古贤大德的做人处事之道,略加点染,便俨然一派宗师,又因姿态格外诚恳,语气特别谆谆,在前几年便很吃得开,一度俘获了很多现代女性挣扎的心灵。但是,近来,也不大受人爱戴了。想想,女神的末路其实并不在古贤大德出了状况,而是在世道人心出了状况。以今日之情势,主流话语的虚构语境与日渐沸腾的真实现实之间孤悬的巨大鸿沟,已经无法弥合。这是一个靠智商的优势和高超的话术亦无法两全的时代,一个靠熬鸡汤和抹稀泥无法勾兑的时代,这是一个特别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时代。每个有良知的意见领袖都需要固守大节不亏。这是一个逼你亮出身份证明的时代。四书五经固然重要,但是,时代不同了,身份证也很重要。在这个时代痛熬鸡汤,很容易沦为被拔得遍体鳞伤的女神。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