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一)

小外甥丁丁11岁了。作为一个典型无闹不欢的无事忙,最近突然发现这家伙安静得出奇。偶尔愣神,竟然也出现了那种类或恹恹的神情。那天,发现他一个人埋首听歌,走近一看,《白月光》,张信哲。完了。晚上跟丁妈说,这孩子有心事了。丁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知道啊。喜欢上他们班的大队委了,正犯相思病呢” 。我去。那怎么办?丁妈凑近了抱怨:“长得不怎么好看,又厉害。要我说就不如咱楼上的甜甜,圆脸大眼睛,有她妈小时候的风采。”这时候丁爸插了一句:“我看大队长就不错,说明咱家大哥追求进步。”哦对了,除非逢大考等非翻脸不能避免挂科的极端情况,这对父子通常以兄弟相称。

当然喽,有这样神经大条的粑粑麻麻,我是不担心这孩子对待异性的平常心了。但是对于丁丁从小就流露出的对于女人智商的偏好,确实令我惴惴不安。于是,在某次带他去吃吉野家大牛饭的路上,与他长谈了一次,算是姨妈给了他平生第一个有点儿郑重的人生建议:在这一生中,你可能会遇上各种各样的女人;对于沿路的风景,允许看,更要大胆地试;只有一件,遇有才女出没的地方,务必绕道而行。也就是说,珍爱生命,远离才女。

为了便于说明,先做个粗浅的划分。才女或可视为两种,事业型才女和文艺型才女。而无论碰上哪一类,对于你的余生,都不是好相与的。且听一听,她们各有哪些碰不得。

事业型才女:像德国战车一样碾轧你的生活 

事业型的才女一般是目标感极强的一类女子。有才,再加之事业心重,想不成为项目优先型人格也难吧。这样的女子,一般不能长时间地、非策略性地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某些日复一日的消耗性工作上。比如,做饭,每天把房间擦得窗明几净等。你也很难指望,才女会每天早上跑出好几条街去指定的老王家给你打豆浆买油条吃。八成她连世界上有炸油条的老王这回事也不知道,因为谈笑有鸿儒,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她压根儿就没跟有可能聊起豆浆油条的邻居大姐打过招呼。以她的聪明,必会知道每个小区都有一个对周边了如指掌的生活达人,但是,她也深知,跟她们交往性价比有多低。所以,你就永远不会吃到几条街内最好的油条豆浆。

不过,你当然没有忽略我在消耗性工作之前特意前缀的“长时间”、“非策略性”这两个限制性定语。也就是说,事业型的才女经常会适时地、策略性地做出很多本性里并无的努力。比如,当她发现了可以猎取的你。这时候的才女,往往像发现了油浸金枪鱼的猫咪一样具有耐心,而且直钩垂钓,并无丝毫破绽。这时,才女的欺骗性就施展出来了。

当然,欺骗性是所有女性与生俱来的谋生本领。而事业型才女特有的欺骗性则体现在很多你万万想不到的方面。比如,实事求是地说,她们在形象上一般具有很大的落差。如果愿意,才女特别会打扮,毕竟,把自己因地制宜地变漂亮,并不是一件特别需要智商的事。约会的时候,小巧玲珑的她,知道什么款式的及膝小礼服搭配香奈儿风格的小外套,可以又凸显自己美丽的小腿,还掩盖了偏于矮小的体型,而且看起来知性又有女人味;而宽肩大脚的她,会很快回忆起《九周半》的经典桥段,把自己打造成升级版的金·贝辛格—这位178cm的金发美女,在20世纪90年代,曾经连续数年蝉联美国男人最想约会的对象—也就是从家门口到三里屯3.3的距离。这种看两眼过期的时尚杂志就可以提炼出来的灵感,对于每天研读《商业周刊》和《纽约客》的才女来说,手到擒来。所以,当谈恋爱的时候,你会发现,才女穿着恰到好处的红底高跟鞋,画着恰到好处的日式淡妆,带着《情人》里玛格丽特·杜拉斯的迷蒙表情,在国贸三期的下午茶时间,并且恰到好处地逆着光、迎着你的视线出现时,简直可爱极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