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四)

只想对子怡说,如果能够不爱,就尽量不爱,因为天若有情天亦老;如果一定要爱,尽量避免轰轰烈烈,因为一切轰轰烈烈都是不祥之兆;如果一定要轰轰烈烈,那么至少,不要轻易臣服于一个人,急于加冕你的王,直到找到一个真正值得的另一半。你那么美,这个国度里似乎只有少数最聪明最值得敬重的人才配得上你。这年头,有追求的艺术家都讲究飞到哥大数学系去找好人家的孩子当老婆了。这样的跨界,才够有腔调。

禁不住替女明星们八卦地想象一下美好的收梢。也许,不妨是学者,也许是作家,不,还是学者吧。(如果你喜欢激进一点的,也许陈丹青、周濂那样的就很好;如果你属意左派,那就差不多汪晖、刘小枫那样子吧。呵呵,打个比方。)他们从不烫头,有着中式的英俊,温和有趣,正派,而且拥有思维优美的曲线,可以与你促膝长谈。他们都是住得起七星级酒店的人,而且具有配得上那酒店房间的学问和智商。他们是接得住你的才情和美貌而不令人感到滑稽的人,就像阿瑟·米勒之于玛丽莲·梦露。也许你会说,那也没有善终,不是到头一拍两散了么?倒也不然。如果梦露不是搭上了风流成性的政客,而是继续枕着阿瑟·米勒的肩膀安心读她的《尤利西斯》,也绝不至于那么年轻就死于非命的,我坚持认为。权势财产聚光灯下的山呼海啸,都是旋起旋灭,留不住的;女人只有在智慧的滋养下,她的美才不会随着年龄凋敝、耗散,她的光彩才落到了实处。有时候这智慧从历练而来,而大多数时候,需要另一个稍微伟大一点的头脑的涵养—一个直到60岁的时候,理性的光辉仍然可以照耀你的另一半。

我想象有一天,你们手拉着手漫步在夕阳下,没人打扰。你们不需要戴着墨镜和口罩,小区的老邻居对你们报以善意的微笑。

我想象有一天,你们互相搀扶着已经衰老。你握着他的手,轻声对他说:“这个世界疯狂,腐败,没有人性。你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就像萨冈写给萨特的情书。

我想象有一天,如果这一幕成真,对于你,对于他,对于这个不幸的世界,都将是一桩幸事;对于只见狗血传奇欠奉的娱乐头条们,亦是一则美谈。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