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解除禁锢上井冈(二)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解除禁锢上井冈(二)

    离开茅坪时,父亲语重心长地对井冈山地区的同志说:“你们在这里很辛苦,过去毛主席在这里干革命时很穷,现在还是穷,以后会好的。”
    14日,父亲一行到达海拔1558米的黄洋界,凭吊了当年红军在险山峻岭上战胜敌军的战场遗址。虽然一路辛苦,但父母亲的精神甚好,特别是父亲,年近70,上山下坡,却步态轻松,毫无倦意。要说,这还要归功于两年多的劳动生活,使他练就了一副好的身体。他拿着一根别人给他当拐棍的小竹竿,风趣地说:“我这一身零件除了这条腿,其他都是好的。”看见路边的野菜桔梗,父亲回忆说:“红军长征的时候,也是吃这个。有些麻口,但可以充饥,又可以解渴。”当晚,井冈山地方和军队的负责人招待吃饭。主人十分热情,客人也很高兴。饭后,招待看电影。当时文艺贫乏,除了八个样板戏外什么也没有。看电影也就是看样板戏《红灯记》。看到李玉和出场时,父亲笑道:“这个浩亮姓钱。‘文化大革命’了,连钱也不要了,就叫浩亮。”
    父亲一行在井冈山上一共住了五天,参观了许多革命旧址。在井冈山期间,他们还参观了一个竹器厂。父亲对竹器生产很感兴趣,详细询问了生产和销售的情况。
    第六天,父母亲一行告别了井冈山,驱车下山。刚到山下,他们接到消息,说邓楠在南昌的医院里生了一个女孩儿。本来一路参观,受到热情欢迎,已经十分高兴。听说得了一个小外孙女,父母亲真是高兴极了。有第三代啦,当爷爷奶奶啦,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这次出来,真是喜上加喜呀。
    父母亲想尽快回南昌看他们的小外孙女,17日,便驱车从茨坪出发,到达泰和。在泰和,地方领导热情地用当地著名的乌骨鸡招待他们。父亲等参观了农业机械厂。父亲对农机厂生产的插秧机颇感兴趣,仔细地观看询问。他说:“插秧机这个问题,世界都没有解决,连日本都没有解决好,关键问题是分秧不均。”父亲还对当地干部说:“我也当过县委书记,当县委书记难。”他还说:“农业机械化是个方向,你们还要研究农业机械化。”
    18日,在泰和,一位原红一方面军的老红军池龙也住在这个招待所,听说邓小平在这里,便要求见一见。池龙是原空军的干部,“文革”中被打倒,刚刚获得解放。父亲和他在红一方面军时期是战友,风雨沧桑几十年,两人一谈就谈了两个钟头。池龙指着身上被打的斑斑伤痕悲愤地控诉林彪集团的暴行。父亲说:“这帮人整人是不择手段的。‘文化大革命’是‘左’了,被坏人钻了空子。”谈到主席和总理时,父亲说:“毛主席是个伟人。总理吃了很多苦。很多老干部,包括军队的老同志,都是总理保护的。”对于林彪,父亲说:“林彪这个人不能说没本事,但是个伪君子。利用毛主席的威望发布一号命令,贬低毛主席,抬高自己。”接着,他又说:“林彪垮台了,我们党的日子会好点。就是有那么几个书生在胡闹。”
    这是六年以来,父亲第一次对“文革”事物发表这样多的谈论。他谈了毛泽东,谈了周恩来,谈了林彪,谈了中央文革的“书生”们,对“文革”中中国政坛上的政治人物进行了评论。其实,这些想法在他心中早已形成定论,只是他为人严谨,从来不轻易议论。这次,政治环境已经改变,又在革命圣地与革命同志相遇,便将心中蕴藏了多年的想法说出,一吐为快。
    19日清晨,父亲一行离开泰和,到达吉安参观一个公社。人们问他想看什么,父亲回答:“主要看看农业。”父亲注意地听当地干部介绍情况,很高兴地赞赏这里的副业搞得不错,农业也不错。他还十分有兴趣地看了大队的养猪场,并仔细地询问养猪的情况。
    当日离开吉安后,父母亲没再停留,直赴南昌。晚上六点半到南昌后,他们没有回家,先去解放军九四医院,要看女儿和小外孙女。风尘仆仆,赶了一路,到医院一问,邓楠已带着孩子出院回家啦。医院的人说母女两人都很好,父母亲非常高兴。闲话少说,赶快回家吧!你想想,快七十岁了,才当上爷爷,能不急吗?
    晚上八点左右,父亲母亲回到了家。一进家门,饭也不吃,赶紧上楼,要看外孙女。
    邓楠把怀中的女儿交给爷爷奶奶。爷爷和奶奶,你抱一下,我抱一下,喜欢极了。可那个在襁褓中的小家伙,闭着个眼睛,皱着个鼻子,脸蛋儿挣得通红,好像挺不满意似的,在那儿直吭吭。不过,这个吭吭声细细的、嫩嫩的,让人觉得还怪好听的。爷爷说:“我们家里不分内外,都叫孙女,都叫爷爷。”
    家里添了一个小家伙,着实地让生活增色不少。到底是个女孩儿,真是挺乖的。平时吃饱了肚子就睡觉,睡醒了就躺在那里自己看着自己的小手玩儿,不哭也不闹。家里就这么一个小家伙啊,让人怪心疼的。不过呀,也是太宝贝了,但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会让大家手忙脚乱一番。小孩子嘛,总有个大小“方便”的时候吧。每逢此时,全家人立刻进入“紧急状态”。你看吧,拿纸的拿纸,拿盆的拿盆,拿粉的拿粉,众人围着忙成一团。妈妈喊着:“谁去拿点热水来!”那个当爷爷的,就会一边赶忙去提热水瓶,一边用四川话说:“我来,我来!”一个不大丁点儿的小家伙,把大伙儿给折腾得这通乱。
    起名字也是个大事儿,也得全家人一起商量。我们郑重坐在一起,又是找书又是翻字典,找了一大堆的字。人一多,主意也就多。有人想出一个名,就必会有人反对说不好。妈妈说:“当初给你们起名字的时候,我一个人起了就行了,爸爸从来不反对。你们现在主意太多,真麻烦。”最后,我说:“这么爱睡觉,叫眠眠吧。”这回大家居然没有异议,就叫小眠眠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小孙女诞生在爷爷的政治“冬眠”期。
    妈妈对小孙女备加疼爱,对女儿,可就没那么慈善了。为了给邓楠“坐月子”补充营养,妈妈本来专门养了十四只大肥鸡。不过事到临头,妈妈看见邓楠已经长得够胖的了,于是便坚决地改变了政策,只准她吃三只半。鸡蛋也只让每天吃一个。邓楠嘟嘟囔囔地发牢骚:“奶奶走的时候说,坐月子要吃十只鸡,每天要吃五个鸡蛋。可我呢,只让吃三只半鸡,还光喝汤,肉都让你们给吃了。真不公平!”妈妈才不管公平不公平的,馋也不让吃,还说要破除旧的不良习俗,营养够了就行了,并大讲要按科学办事。在我们家里,常常引起争论的一个重要的原则性问题,就是科学与馋嘴之间的观点分歧。
    上次从井冈山回来后,中办给江西省来电,批准邓小平夫妇可以外出参观访问,去哪里不受限制,待遇和接待规格可以提高。能外出参观访问,对父母亲来说太重要了。井冈山一行,看到了许多东西,有许多新的感受,也有许多值得思考的东西。父亲决定再下赣南,到原中央苏区去。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