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皇天不负有心人(三)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皇天不负有心人(三)

    在高兴兴奋之余,父亲冷静地意识到,他是在给毛泽东写信。自从被打倒以来,自从最后一次与毛泽东谈话以后,他从来没有给毛泽东直接写过信。凡有事情,或政治,或家事,均按毛泽东最后一次见面时的交代,给汪东兴写信,或请汪东兴转报毛泽东和中央。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他直接给毛泽东本人写信,一是因为林彪覆亡,的确事关重大;二是他清醒地认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的时机。
    “文革”中邓小平之所以被打倒,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林彪。但在同时,毛泽东坚持保留了邓的党籍,这其中又不可能不隐含着政治因素。在这样复杂险恶的政治环境中,邓小平本人,则无论处境怎样恶劣,都没有意气用事,没有情绪消沉,没有放弃哪怕是最后的一线希望。在保持人格、保持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原则和气节的前提下,他向毛泽东作检讨,作自我批评,就是为了保留这政治上的最后防线。当然,在逆境中,他不可能做任何无谓的幻想,但是,却从来没有放弃希望和努力。作为一个为革命事业奋斗了一辈子的共产党员,看到政治混乱,看到恶人当权,看到社会动荡,看到人民受难,他怎能不耿耿于怀,怎能够无动于衷!在被批斗中,在羁押中,他没有放弃希望,也没有停止思索。林彪倒台以前,他的目的明确,就是保留政治上的最后防线。现在,林彪自爆了,他的目的就更加明确了。他要利用一切机会,争取复出,为党和人民再做工作。在这历尽坎坷的5 年之中,对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他作过很多的思考,心中已经沉淀下足够的准备。如果有这么一天,能够复出,他就要以自己的赤诚之心,要以在几十年革命风浪中所取得的经验和智慧,挽狂澜于既倒,报效他所深爱着的祖国和人民。
    此时,以丰富的政治经验,父亲清醒地认识到,林彪虽死,中国的政坛仍然不会平静。老干部要想复出,阻力依然很大,如果不去争取,机会就会瞬间即逝。林彪自爆后,毛泽东必然要重新考虑政治安排和人事问题,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时机,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时机。
    在给毛泽东的信中,父亲除了表达对中央决定的拥护之外,他要向毛泽东汇报他自己的情况。他写道:“我在主席的关怀下,到江西来整整两年了。这两年,我每天上午到工厂劳动,下午和晚上,看书、看报、听广播和做些家务劳动,除到工厂外,足不出户,与外界是隔绝的。在这时期,我遵照主席指示,努力通过劳动和学习自我改造,绝对遵守我向党作的保证,除自己的亲属外,没同任何人有来往。我们的生活,由于组织上的照顾,没有什么困难。”
    此后,他明确地写道:“我个人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有一天还能为党做点工作,当然是做一点技术性质的工作。我的身体还好,还可以做几年工作再退休。报上每天看到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在国内建设的突飞猛进,和国际威望的空前提高,都使我的心情激动起来,想做点事,使我有机会能在努力工作中补过于万一。”
    记得刚来江西时,对“专案组”人员,父亲曾说过:“我还会出来工作。”两年后的今天,他正式而又明确地向毛泽东提出了这一要求。他深信,在这样一个时候,毛泽东是会对这一要求进行考虑的。
    父亲这个人,首先是个政治家,因此,政治问题和大的问题,在他心中,永远排在第一的位置。除此之外,他又是一家之长,是丈夫、是父亲。家庭和亲情,也永远在他心中占有重要地位。就在他给毛泽东的、谈有关他政治生命的大事的信中,他还念念不忘他的家人。
    父亲在这封信中,向毛泽东提及自己的孩子们,并请求毛泽东帮助,以安排好孩子们。他写道:“此外,我希望能和子女们靠近一些,特别是两个较小的孩子(毛毛和飞飞)。毛毛(小女儿)分配到陕北农村已3 年,现因我那个残废的大儿子在家,我们照顾不过来,暂时把她弄回来看护哥哥。她一心想学医,过去通过自学,也有一点基础。飞飞(小儿子)在山西插队已3 年多。他们由于我的关系,成分不好,没有组织上的照顾,是不可能得到较好的分配的。我们的岁数大了,不免为儿女挂心,希望他们能分配到我工作的附近,最好到工厂当工人,能有固定的收入,毛毛能学医那当然更好。这些就是我的一些心事,顺便向主席诉说的了。当然我了解,这种事是完全应该听从组织的考虑和处理的。”
    看到此处,一股暖意在我胸中涌流。我觉得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位爱我们的,一位在他自己都十分困难的时刻还在为我们操心的,一位值得我们骄傲的父亲。
    在2 月份的时候,父亲因大儿子来江西的事给汪东兴写信后,上面曾交待他不要再写信了。但这次,他不但又写了信,而且直接给毛泽东写信。为了以后和中央的联系,他在信中提到:“过去,主席交代我有事情找汪东兴同志,今年初因我大儿子的事写信给他,工作同志告我不要再写信了,所以11个月来,我没有再写信。不知以后有事,是否还可以写信给汪东兴同志。”
信的最后,他写道:“我衷心地诚挚地祝愿主席万寿无疆,主席的健康长寿就是全党全国人民最大的幸福了!”写完之后,父亲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从事后来看,对于父亲的政治生命,这的确是一封很重要的信。虽然当时父亲并不知道他这封信下落如何,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但毛泽东的的确确地看到了这封信。
    毛泽东在看到这封信后,曾问汪东兴:“你怎么不管人家啦?”汪东兴其实并不知不让邓小平再写信的事,他向主席答道:“没有不管啊。我跟你在外地,不在北京,就让中办副主任王良恩管着的。”毛泽东对汪东兴说:“小平同志的信上讲了,他的事还要让汪东兴管!”毛泽东的意思也十分明确,邓小平的事情还是要汪东兴来管。在邓的来信的信封上,毛泽东批示道:“印发政治局。他家务事请汪办一下。”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