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彻底粉碎“四人帮”(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彻底粉碎“四人帮”(一)

    对于“四人帮”一伙的夺权野心,特别是江青的丑恶表演,华国锋和其他中央领导人看得很清楚。他们心知肚明,毛泽东去世后,他们即会和“四人帮”进行一场殊死较量。
    一些老同志也深知,在毛泽东去世后,党和国家将面临危险而严峻的重大斗争。看着局势的发展,陈云、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王震等老一辈革命家们感到十分焦虑。他们虽然身处逆境,但仍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联络,互通消息,并分别找叶剑英交谈。
    叶剑英,是“八一”南昌起义时期的身经百战的共和国元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人之一。林彪倒台后,毛泽东把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大权信任地交付给他。由于叶剑英的辛勤经略,一大批德高望重的军队领导人回到各级领导岗位,使军队重新置于党的领导下。这一重大贡献,为在危难之中取得国家稳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邓小平复出后,叶剑英提名邓小平任军委副主席,并义无返顾地大力支持邓小平进行全面整顿。邓小平再次受到“批判”后,叶剑英也被宣布“生病”,停止他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此时,虽然在表面上叶剑英已被“闲置”,但主持军委工作的陈锡联对叶剑英非常尊重。军队的实际大权仍由叶剑英有力地控制着。况且,叶剑英还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和国防部长,还参加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常委会。毛泽东去世后,叶剑英所处的地位和作用,变得更加举足轻重。所以,当老同志们为国担忧的时候,人们想到的,就是找叶剑英商量。陈云上西山找叶剑英深谈。聂荣臻找叶剑英深谈。王震找叶剑英深谈。军队很多高级将领找叶帅深谈。叶剑英完全明白当前的危险程度,他也完全知道,不经过生死搏斗,不可能取得与“四人帮”斗争的最后胜利。叶剑英要争取的,是现任领导华国锋的支持。历史的重大责任落在了叶剑英的身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叶剑英感到责无旁贷。他找华国锋谈话,单刀直入地告诫华国锋:“现在,他们不服气,迫不及待地要抢班夺权。主席不在了,你就要站出来,和他们斗!”叶帅推心置腹的谈话,打动着华国锋的心。华国锋在考虑着。他知道,形势已万分急迫,他必须要考虑了。“四人帮”两次大闹中央政治局会议,取而代之的野心毕露无遗。在与叶剑英谈话时,华国锋没有马上表态。虽然在内心已决定与“四人帮”进行斗争,但他毕竟刚刚上任不久,没有像叶剑英那样的政治经验和必胜的信心,他还要进行考虑。
    华国锋的态度固然重要,但要战胜“四人帮”,还有一个人的作用也举足轻重。这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汪东兴是一名经过长征的老红军,掌管着中央警卫局,他忠于毛泽东,并对“四人帮”的劣行不满。叶剑英亲自来到中南海找汪东兴恳谈。汪东兴当场表示:“我听华总理和叶副主席的。”并向叶剑英建议,事关重大,范围不要大,要绝对保密。9 月21日,华国锋找李先念谈话,明确表态说:“看来,我们同他们之间的一场斗争已经不可避免。”华国锋请李先念去叶剑英处,代他转告叶帅,务必请他想个办法解决。华国锋正式表了态,现在叶剑英需要全力考虑的,是使用什么方式的问题。用合法的方式,来不及了。用武力解决,也不可取。叶剑英、华国锋、汪东兴商议后,最后确定以坚决的方式进行“智取”。具体方案是,以讨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为题召开中央常委会,吸收姚文元参加,会上即对王洪文、张春桥和姚文元三人采取行动,江青另行处置。行动时间定于10月6 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为了提高警惕,避开王洪文的监视,行动之前,叶帅随时变换着住处,让“四人帮”摸不着他的行踪。同时,叶帅对军队作了相应的部署。
    10月6 日这一天到来了。会议定在晚八时开,叶帅和华国锋二人提前一小时到达怀仁堂,做具体部署工作的汪东兴已带着警卫人员在大厅守候。会议室内,叶帅和华国锋坐在沙发上沉着静候。时钟滴答滴答地鸣响,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快八点了,“四人帮”中第一个来到的是王洪文。进入怀仁堂后,一见情况有变,王洪文便拿出当年在上海进行武斗的架式,拳打脚踢,拼命反抗。不过,他那点儿武斗本领根本不顶事,几下子就被警卫人员制服。王洪文被带到会议室后,看见坐在那里的叶剑英和华国锋,便像野兽一样想扑上去。警卫人员见势一把将其推倒在地。华国锋向王洪文宣布决定后,王洪文还不服气地嘟囔:“没想到有这样快!”第二个到来的是张春桥。进入怀仁堂后,在现场警卫不许随身警卫员跟进时,张春桥才发现异常。他不停地问:“怎么回事?”张春桥进入会议室后,只听见华国锋严肃地向他宣布:“张春桥你听着,你伙同江青、王洪文等反党、反社会主义,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接着华国锋郑重宣布对其进行“隔离审查”,立即执行!一听此言,张春桥往日那副“军师”、“智囊”的威风一下子全然不见,两腿不住地打起颤来,继而被监护人员拉着带走了。姗姗来迟的是姚文元,解决这个“文弱书生”是“杀鸡焉用牛刀”。在休息室里,仅由中央警卫局一位副局长向他宣布了决定。听完后,姚文元,这个“四人帮”中的“文痞”和“刀笔吏”便一下子瘫倒在地,最后还是让人扶着才走了出去。
    需要单独解决的是江青。在中南海二○一住地,江青正穿着丝绸睡衣,一边看着进口录像片,一边看“文件”。中央警卫局行动组人员进来后,她尚且没有明白,对来人厉声地喝斥:“你们来干什么?”当来人向她宣布决定时,江青慌了,站起来连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去了就知道了。”听到来人的回答,江青明白了,便提出要方便一下。她在厕所里赖了一刻钟,最后不得不在两名女警卫的“护送”下,悻悻离去。这次行动最后一个要解决的是毛远新。毛远新是参与“四人帮”夺权的中坚人物。奉命去解决他的,是毛泽东的老卫士李连庆。在毛远新临时住的中南海颐年堂后院,李连庆向他宣布了中央的决定。这个神气活现以“太子”自居的“联络员”,在被搜出了一把手枪后,没有反抗便被带走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