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一场恶战

    从联合国完成任务回国后,父亲接替周恩来,承担了大量的外事工作。许多重要外宾来访,他都随周恩来一起陪同毛泽东会见,因此得以有更多的机会见到毛泽东。
    1974年5 月11日,毛泽东会见巴基斯坦总理布托。周恩来、王洪文、邓小平在座。
    5 月18日,毛泽东会见塞浦路斯总统马卡里奥斯大主教。周恩来、王洪文、邓小平在座。
    5 月25日,毛泽东会见英国前首相希思。周恩来、王洪文、邓小平在座。
    从以上几次会见可以看出,毛泽东是刻意让新起用的王洪文,和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参加他的外事活动。通过参加这些活动,一方面可以培养一下毫无外交经验的王洪文,一方面也可以直接地、更进一步地观察邓小平。毛泽东心中,希望以王洪文和邓小平的搭配,组成新的工作格局。
    父亲从江西回京已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中,他接替了周恩来的一大部分国务院的日常工作和外事工作,和江青一伙“文革”势力进行了不少的较量。在毛泽东的支持下,艰难而又坚忍不拔地进行着工作。
    4 月22日,中央批转经政治局讨论修改、毛泽东批准的国家计委拟定的《关于一九七四年国民经济计划(草案)的报告》。报告提出了1974年国民经济计划各项主要指标。这份报告是邓小平、李先念协助周恩来指导国家计委完成的。
    6 月18日,政治局听取国家计委汇报当前国家工业生产问题。
    6 月26日至7 月12日,国务院在京召开全国农业机械化预备会议。
    7 月1 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通知》。
    7 月,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为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平反。
    一年之中,毛泽东对邓小平一直在进行观察。观察的结果,总的来说,应该是满意的。毛泽东很高兴地认为,他让邓小平复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这个时候,周恩来的病情再次加重。5 月27日下午三时,他的夫人邓颖超陪同包括邓小平在内的中央四位领导,与医疗组一起,谈周恩来的治疗方案。
    6 月1 日,周恩来告别了他居住了二十五年的中南海西花厅,住进了解放军三○五医院,并在医院中,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一年零六个月。这一年半的岁月,是在他漫长的革命生涯中,最痛苦的,也是最悲壮的岁月。
    周恩来病重住院,人们都很沉痛。而江青等人则喜形于色。他们一直妄图打倒周恩来,一直没能得逞。此时,他们便阴谋策划,加紧对周恩来进行诬蔑和批判。6 月14日江青公开叫嚣,明有所指地说,现在党内“有很大的儒”,重点要批“现在的儒”。
    6 月23日,江青到天津小靳庄活动。她一边大肆吹捧自己,一边借机影射攻击周恩来,气焰嚣张。
    毛泽东刚刚批评过江青,以为她会有所收敛,不想却看到她猖獗如故。毛泽东火了。
    7 月17日,在毛泽东书房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当着所有出席会议的人的面,严厉地批评江青:“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别人对你有意见,又不好当面对你讲,你也不知道。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不好呢,要注意呢。你那两个工厂不要了吧。”毛泽东对与会者说:“她并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对她也要一分为二,一部分是好的,一部分不大好呢。”他对着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说:“总而言之,她代表她自己。她算上海帮呢!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
    毛泽东的批评是不轻的,如果换了别人,可能早就要被批判甚至倒台了。可是,被批的是江青。江青不但是毛泽东的妻子,而且是“文化大革命”的“旗手”。她深知,毛泽东批评她,但绝对不会打倒她。她的命运,是和毛泽东的“文革”路线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在这次受到严厉批评之后,她依然我行我素,有恃无恐。
    1974年8 月22日,是父亲的七十大寿。
    这一天,在花园村我们家中,全家人热热闹闹地欢聚在一起,为父亲祝寿。
    这时候,我们家的第四代人,除了那个小眠眠外,在这一年的4 月份,又增加了一个大姐邓林的儿子小萌萌。要说这个小萌萌,得来可真不容易。邓林身体不好。孩子早产,生下来时才三斤四两,连呼吸都不太会。母亲到协和医院,请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将小孩仔仔细细全面地检查了一个遍。林大夫说:“孩子没有问题。”大家才放了心。按照医院的要求,孩子在医院的婴儿暖箱里整整放了一个月。母亲看着小孙子说:“这么个小不丁点儿的孩子,还没‘长熟’就出生了,像个萌芽一样,就叫萌萌吧。”一个月后,我们把萌萌接出医院,抱到家里。哎呀,这个小家伙才那么一丁点儿大,混身上下没有几两肉,小腿才和大人的大拇指一样粗细。我们这些没有带孩子经验的,连抱都不敢抱。还是老祖祖会带孩子。她帮着邓林,一点一点地教她怎样用奶瓶喂奶,怎样换尿布,怎样洗澡。到了夏天,早上天气好的时候,老祖祖就推着竹子小推车,让小萌萌在楼前的平台上晒太阳。添了新的孙子,爷爷可高兴了。他起得很早,每天早上,在晨光之中,他都要到孙子那里看一看,拉着小手逗一逗。有了两个孙儿,爷爷神气极了。他所喜欢的,就是这种儿孙满堂的家庭气氛。他总是说:“有了小孩,家中才有生气。”
    给父亲过七十大寿,全家人都回来了。朴方从医院请假回来,在北京的亲戚们也都来了。我们在客厅里摆了一个长长的餐桌,那么一大家人,才刚刚够坐。吃饭的时候可真热闹,大家站起来,举杯祝父亲健康长寿,还不满两岁的光着个圆脑袋的小眠眠,步态蹒跚,摇摇晃晃地拿着杯子,也来和爷爷碰杯,还和爷爷左亲一下、右亲一下的,把爷爷逗得乐不可支。上午,我们全家人照了相,照了全家福。“文革”以前,差不多每年,我们都要照一张全家福。自“文革”后,八年了,我们才又照了这张全家福。从照片中可以看到,比起1965年的那张全家福,每一个人的变化都太大了。父亲最不喜欢照相,但在他的七十大寿那天,抱着孙儿孙女,他笑得可真开心。
    回北京后这一年半,父亲真忙。他不但要了解新的情况,适应新的情况,做好国务院的工作,还要不断地和那些嚣张的“文革”势力做斗争。面对恶人恶势力,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和顾虑。他一直在争取出来工作,他不是要权,不是要地位,更不会为求安宁而独善其身。他一辈子为人磊落,做事从来不会瞻前顾后。要干,就要态度鲜明地干;要干,就要毫不妥协地干。他七十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他知道,他能够为祖国和人民做出贡献的时间是有限的。他珍惜每一个机会,珍惜每一分钟的时光。他要用他依然旺盛的精力和心力,为多灾多难的祖国和人民,做出最后的努力。
    8 月上旬,周恩来尿血增加,病情出现反复,诊断为癌症转移。得知这一消息,父亲十分忧虑。他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加倍工作,以减轻周恩来身心的负担。
    父亲的工作更加忙碌了。在国务院,他和李先念一起协助周恩来处理日常工作,要拟定十年规划,要讨论财政部关于全国增收节支、平衡信贷的报告,要研究国家年度外汇收支平衡问题,要修订国家关于非外贸外汇的申请办法。
    要研究汉江黄龙滩水电站的建成、天津运河污染的处理、全国小麦产区推广优良品种、一些新技术和新型机械的研制等等,还要下大力气使国家生产、秩序和正常工作得以恢复,与此同时,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接待来访外宾和处理各种外事工作。在军队,他协助叶剑英,处理战备、训练、装备、院校各项事务,以及清理整顿林彪事件遗留的人事和各种问题。“文革”七年,积累下的问题和麻烦真是太多了,本来就不是一下子可以解决的,更何况,偌大一个中国的最高行政机构里,只有这么少的人在工作,工作的难度、强度都是相当大的。叶剑英在忙碌着,邓小平在忙碌着,李先念在忙碌着,连重病在身的周恩来,都在强撑病体,会见外宾,处理政务,为国操劳。9 月份,经周恩来提议,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为在“文革”中受尽凌辱、被迫害致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贺龙平反。9 月30日,周恩来面容瘦削,以重病之躯在人大会堂主持了庆祝建国二十五周年的国庆招待会,并代表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致祝酒词。这时,人们都已知道总理病重。看到总理来到会场,人们的心情是激动的,他们用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向他们的好总理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和慰问。这是周恩来最后一次代表国家和政府举行国庆招待会。
    周恩来病情越来越重。毛泽东已将中央的日常工作交由王洪文主持。国务院的日常工作也急需有人接替周恩来主持。10月4 日,在武汉的毛泽东,让身边的秘书电话告诉王洪文,并让王洪文转告周恩来:由邓小平出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
    王洪文接到这个电话后,并没有按照毛泽东的指示马上转告周恩来,而是在当天晚上,首先去告诉了江青等人。毛泽东的这个安排,大出江青等人所料,也是他们所最不愿意看到的。看着邓小平复出工作,看着他的职位越来越高、管的面越来越宽,时不时地就见外宾上新闻,还能因为陪外宾经常见到主席,真是让江青一伙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这次毛泽东又要让邓小平出任第一副总理主持国务院工作,这不就等于说,将来周恩来一旦不行了,邓小平就会接周恩来的班?对于江青一伙来说,邓小平绝不是等闲之辈,他的升迁,是一个不祥之兆。但是,这是毛泽东亲自作出的决定,不传达也不行啊。他们拖着拖着,两天以后,才极不情愿地将毛泽东的这一指示告诉了政治局和周恩来。
    得知毛泽东的这一决定,周恩来非常高兴。10月6 日,他即约邓小平谈话。周恩来把希望,把他未完成的事业,全都托付给了邓小平。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