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进入军委、政治局(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进入军委、政治局(一)

    父亲1973年2 月回京,3 月恢复国务院副总理的工作,转眼间十个月过去了。
    这段时间里,我们的家全部重新安定。邓林分配到北京画院从事绘画的本职工作,并与有色金属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吴建常结了婚。至此,三个女儿的婚事都已完成,父母亲非常满意。朴方在三○一医院继续治疗。邓楠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工作。我和飞飞转到北京上学。我进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学习,飞飞进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父亲恢复工作后,首先把老秘书王瑞林从江西中办干校调回北京,回到他的身边。后来又陆续把老警卫员张宝忠和老公务员邓型筠等人调回,加上在江西时就来了的公务员老吴,几乎所有的老工作人员都已回来。
    家里最宝贝的还是小孙女眠眠。爷爷指着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说:“现在有了孙女,你们都不算什么了!”弄得我们挺不服气的。我的奶奶因为有了第四代,已经正式“晋升”为老祖祖。她总是护着眠眠说:“就她一个人小些嘛!”老祖祖向来以会带孩子闻名,她以前的格言是:“要想小儿安,常带三分饥和寒。”就是说带孩子吃饭不要撑着了,穿衣服不要捂着了,这样孩子才会健康。不过可能因为年纪大了吧,她把原来那些相当科学的喂养方法全都“废除”了。每顿给眠眠喂饭,老祖祖都会使劲地喂。其实,岂止是喂,简直就是使劲地塞。结果让这个小家伙长得又圆又胖的,手腕上都起了一圈小肥肉沟沟。妈妈则按一贯作风,凡事都要用科学方式,说要补钙,就把眠眠放在一个小竹推车上,天天推到院子里晒太阳。一个夏天过去了,眠眠晒得黑黑的。妈妈又说,为了以后头发好,要剃光头。结果把一个原本挺斯文的小女孩儿,弄得圆圆的脑袋又光又黑又亮,活像个黑李逵。爷爷现在忙了,但是每天早上一起床,他就要去看孙女,好像进行什么朝觐仪式似的。
    在花园村,原来我们家只住一栋楼的一个半边儿,但家里的人口实在太多了,根本住不下。一开始国管局只允许我们在周末人多时借住一下隔壁的那套,也就是临时在那里打打地铺。后来父亲恢复副总理的工作后,国管局干脆把整个一栋楼都让我们家住了。这样就宽敞多了。刚到北京时,花园村院子里,只有我们一家人住。后来李井泉解放后,也搬了进来,住在我们前楼。他们家人口也挺多的。我们两家的人都熟,大人孩子们常常相互串串门子,花园村的院子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花园村的这些房子,原来是准备给一些“新领导”们住的。没想到,新的“领导”一个都还没来,却让一些“打道回府”的老干部进驻了,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到了1973年12月,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毛泽东已下定决心,在更大程度上重用邓小平。
    12月12日到22日,毛泽东连续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会上,为了吸取林彪事件的教训,把军队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下,毛泽东提出将八大军区的司令员进行对调。在这同一个会议上,毛泽东提议,让邓小平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
    12日,毛泽东在会上说,我和剑英同志请邓小平同志参加军委,当委员。又说:“(邓)是不是当政治局委员,以后开二中全会报告追认。”他批评道,以前“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不议政,以后改了吧。”
    14日,毛泽东在会上说:“现在,请了一个军师,叫邓小平。发个通知。当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政治局是管全部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我想政治局添一个秘书长吧,你(指邓小平)不要这个名义,那就当个参谋长吧。”
    12月15日,毛泽东在他的书房与政治局委员和各大军区司令员谈话。他说:“我们现在请了一位参谋长(指邓小平)。他呢,有些人怕他,但是办事比较果断。他一生大概是三七开。你们的老上司,我请回来了,政治局请回来了,不是我一个人请回来的。”毛泽东转身对邓小平说:“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寓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地改一改吧。”
    12月18日,周恩来主持政治局会议,会上传达毛泽东关于各大军区司令员对调问题的讲话。政治局会议赞成毛泽东提议,由邓小平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的职务。
    12月21日,毛泽东在同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人员谈话时说,朱德是“红司令”。“我看贺龙同志搞错了。我要负责呢。”“要翻案呢,不然少了贺龙不好呢。杨、余、傅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听了林彪一面之词,所以我犯了错误。小平讲,在上海的时候,对罗瑞卿搞突然袭击,他不满意。我赞成他。也是听了林彪的话,整了罗瑞卿呢。”
    12月22日,中央根据毛的意见,周恩来亲笔代中央起草文件发出通知,邓小平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参加中央领导工作,待十届二中全会开会时追认;邓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参加军委领导工作。同日宣布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
    这次会后,父亲不仅恢复了政治局委员的职务,而且还进入军委,参加军委的领导工作。这一个安排,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让邓小平进国务院,帮助周恩来做政府、哪怕外交方面的工作,是料想之中的事。因为“文革”前邓小平本来就是国务院副总理。可是,让邓小平参与军委的工作,则谁也没有想到。虽然解放前邓小平长期在部队工作,也有战功,但解放后他一直在党中央和国务院工作,没有军队职务,只担任过一个没有实体的国防委员会的委员。毛泽东决定让邓小平参与管政又管军,这样一来,形成了一个新的政治局面:国务院的工作,由周恩来和邓小平主持;军队的工作,由叶剑英和邓小平主持。这样一个部署,实际上对以周恩来为首的老干部形成了有力的支持。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