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解除禁锢上井冈(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解除禁锢上井冈(一)

    1972年的9 月到来了。酷暑刚刚过去,冷冬还未到来。这是一年之中江西最好的季节。特别是我们这个步校,桐荫覆盖,满目苍翠,天气晴朗的时候,无风无雨,着实地令人神清气爽。这样的大好时光,如能够出去走走,该有多好。
    父亲向江西省里提出,请示一下中央,能不能在江西省内,到井冈山、赣州老区走一走。9 月底,中央批准了这一要求。江西省革委会在这一基础上,作出了去井冈山地区的具体安排:出去时按省级干部对待,车是伏尔加轿车,凡是要去的地方,均可由省里先行打招呼,以便接待。
    父母亲做着走前的准备,把家务事详详细细地交待给我们。二老特别不放心邓楠,生怕他们不在家时有事儿不方便。要知道,这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孙儿出生啊。妈妈交待邓楠各种注意事项,交待邓林和我到时候一定要回来陪邓楠到医院去。看着二老这么不放心,我们姐儿仨反反复复一个劲儿地说:“没事儿,你们放心走吧。省里把医院都联系好了,到时候我们会找省里要车的,不用担心。瞧,邓楠给你们喂得这么胖,到时候肯定有劲儿,肯定好生,放心吧!”其实,我们知道,怎么说也是没用的。做父母的,怎么着都不会放心的。也不想想,我们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生个孩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唉,也真是没办法。
    1972年11月12日清晨,趁着和煦的秋日晨光,父母亲二人在省警卫处一位同志和黄干事的陪同下,离开步校,乘车一路南下,奔赴井冈山地区。
    这是他们到江西两年多以来第一次外出,也是自“文革”爆发六年以来的第一次外出。这次外出,标志着长达六年禁锢生活的结束。
    在1972年8 月14日,毛泽东对邓小平的信作出批示后,父亲的“问题”已基本上算是解决了,虽然他还没有被正式宣布“解放”,但身份,已由“走资派”变成了“同志”。这是一个具有深远政治意义的重要改变。
    能够外出,父亲十分高兴。正像在给毛泽东的信中所说的,他完全脱离工作、脱离社会接触已经六年,他真想出去走走,真想亲眼看看世界。
    车子一路向南,快速而颠簸地行进着。前面坐着司机和警卫,后排坐着父母亲和黄干事三人。虽然有些拥挤,但天气很好,心情也是愉快的。中午,到清江县樟树镇吃了午饭。饭后也不休息,马上就走。下午四时到达吉安。
    在吉安,父亲一行受到当地负责人的热情欢迎,被安排住在地区交际处毛主席1965年曾经住过的一号房。当晚与吉安地委的同志交谈,他询问当地的人口及其他乡情。他回忆起已经牺牲了的革命先烈,回忆起建国后第一任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及二野时的老部下张国华。听着情况介绍,他说:“好多年没有出来了,这次出来什么都新鲜。”当听到林彪企图篡改井冈山历史时,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历史还是历史,历史不能篡改,那是‘左’的路线。”
    休息一夜后,13日,父亲一行到达永新县,参观了“三湾改编”旧地。1927年,就在这里,毛泽东对军队实行改编,把党的支部建立到连队上,实行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父亲感慨地说:“三湾改编很重要,秋收起义部队受挫,甩掉了追赶的敌军来到三湾,在这个清静的地方采取果断措施,对这支面临崩溃的部队进行改编,这是毛泽东同志的一个创举。三湾改编与古田会议一样重要。”
    参观后,父母亲当日乘车到宁冈县砻市。这里的茅坪坝,是红军时期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和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余部的会师之地,是当年湘赣边界党政军的大本营。在这里,父亲一行参观了毛泽东居住过的八角楼。当讲解员讲到林彪篡改“朱毛会师”的历史为“毛林会师”时,父亲插话道:“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身在井冈山的崇山峻岭之中,面对红军革命遗迹,父亲深有感触地对陪同他的人说:“井冈山精神是宝贵的,应当发扬,传统丢不得。”他肯定地说:“我们的党是好的,是有希望的。我们的人民是好的,是有希望的。我们的国家是好的,是有希望的。”
    上述这一番话,父亲不只是对他人讲的,更是对他自己讲的。在他的心里,此时想到的,已不只是个人的政治命运和前途,甚至已不仅仅是对往事的追忆。他的思绪所及,已更多地涉及反思和展望。六年来,社会混乱,经济破坏,人民生活困顿,“文革”这场运动,肯定是错误的。但是,是不是因为发生了这样一个错误的运动,因为毛泽东决策的极大失误,因为一些坏人的横行当道,我们的党就无可救药、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就没有希望了呢?当时的人看当时的时局,可能会感到错综复杂,很难理出一个头绪。但是,父亲这个人,是一个永远的乐观主义者。对于事物,他从来不会只看一时一事一种趋势,而总是从长远的、历史的和发展的角度来分析问题、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党、国家和人民受到“文革”重创,他自身也受到伤害,但这一切,都不会让他失去信念,不会使他丧失对前途的信心。毕竟,我们的党,是一个走过了50多年的风雨历程,有着光辉历史和宏伟业绩的政党。毕竟,我们有着几千万信仰坚定、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毕竟,我们有着这么好的、这么坚强的、这么信任我们党和爱我们国家的人民大众。没有理由为了一个历史的曲折而丧失了对前途的信心。父亲说过,在他的一生中,“文化大革命”可以说是最艰难的岁月。但是,即使在这个最为艰难的岁月,他也从来没有意气消沉和彷徨无措,更没有丧失信念和信心。其实,坚持这种信念的和抱有这样希望的,不只是父亲一个人。那么多的共产党人,在“文革”中受尽磨难后,仍然能够忠贞地坚持着信念,仍然能够坚定地保持着信心。这说明,尽管有分歧,尽管有坎坷,但是,经过五十多年曲折历程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党。组成这个党的,是一批有理想、有信念、有经验、有品格、有战斗力的革命同志。这些优秀的共产党员,这样真诚的人民群众,就是我们的党和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保证。父亲在井冈山说的这一番话,不是信口所说,更不是虚妄之词,而是久经考虑之后,掷地有声的金石之言。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