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江南春来早(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江南春来早(一)

    1972年,家里发生了许多变化,我个人的生活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还是在前一年,也就是1971年下半年,我还在陕北的黄土塬上的时候。著名老将军吕正操的女儿吕彤岩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正好分配在离我们村子五里地的公社卫生院当医生。她的小名叫胖胖,我从小就叫她胖胖姐姐。在陕北这个遥远的穷乡僻壤,竟然会遇到北京的熟人,真是令人高兴。我常常抽空走到公社,找她去玩儿。有一天,我们聊着天,聊着我们在北京熟悉的生活和熟悉的人,胖胖突然说:“哎,我认识一个人,叫贺平,一定跟你合得来。我要介绍你们认识!”她也是个说干就干的干脆人,在回北京的时候,还真的去找人,并且生拉硬扯地让我们通上了信。
    贺平的父亲贺彪早年是洪湖赤卫队的队员,红二方面军的卫生部长,解放后任中央卫生部副部长。“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又挨批判又挨斗争,此时已下放到江西卫生部“五七”干校住“牛棚”进行劳动改造。贺平本人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学生,“文革”中莫名其妙地被诬为“中国共产党非常委员会”的成员,被手铐脚镣地抓进监狱关了一年零四个月。审查了半天,一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就放了出来,现在分配在湖南沅江一个军垦农场劳动。
    吕胖胖人太热情,把我们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生生地给拉在了一起。不然,一个在陕北农村插队,一个在湖南农场劳动,怎么可能相互认识呢?可能是因为遭遇相似吧,几次通信之后,我们就感到有很多共同语言。不久,贺平准备到江西永修探望在“干校”里劳改的父亲,要路经南昌。我将此情况如实地“报告”了父母亲。我那个妈呀,平时就老是觉得他们的“问题”影响了我们子女,总怕我们找不到对象,正在担心着呢。一听说贺平要来我们家,立即乐得什么似的。
    2 月的一天,我到南昌火车站去接贺平。通了两个月的信,只见过照片,相互还未谋面呢。我是近视眼,还是贺平先认出我来。我对他的第一个印象是:这么高的个儿!我带他坐着公共汽车回到步校的家中。要知道,这才是第一次见面,我们自己都还没想什么呢,可是我的爹呀、妈呀、奶奶呀,三位老人却好像进入了“紧急状态”似的,一下子忙了起来。妈妈一来就问东问西的,俨然一副相女婿的样子。奶奶把锅敲得叮当响,做了好多饭菜,把一个小方餐桌摆得满满的。这么一个二十六岁的大小伙子,又是从湖南军垦农场来的,一定是饿坏了。奶奶做得多,他也就吃得多,一点儿都没客气。那么多的饭呀菜呀竟然一扫而光,最后把一桌子的碗和盘子全都堆着摞在了他的面前。我们四川人请客,就喜欢人家能吃。奶奶一边收拾碗筷,一边乐得喜上眉梢。
    下午,妈妈和奶奶在种丝瓜,贺平就去帮忙。他个子高,又会干活儿,三下两下,就把个丝瓜架子搭好了。奶奶说:“还是高个子有用哟!”晚上大家坐在楼上,贺平把各种听来的、看来的消息,什么林彪倒台的“内幕”消息呀,什么老干部解放的情况呀,全都一一告诉了三位老人。他们男孩子,到处能跑,见的人又多,消息比我们可灵通多了。我们最爱听的,是林彪倒台的经过,最关心的,则是解放老干部的消息。
    贺平这个人,是个大实在人,初来乍到就一点儿也不认生,见了三位老人也这么亲,一下子就赢得了大家的好感。住了两天,他离开我们这里,去永修卫生部“干校”看望他的父母。临走前,他把给他父亲带的一条云烟(当时挺不容易买到的)一分为二地掰开,给我的父亲留下了一半。
    把贺平送走后,我回到家,只见三位老人,一人搬一个小竹板凳,坐在厨房后面小院儿的丝瓜架旁边,正在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妈妈叫我也过去,好像还挺正式的。爸爸一脸高兴的样子,一拍大腿,用他那浓重的四川口音说:“看样子,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父亲这个人,干什么都那么认真。定个儿女的亲事,竟也好像当年决定国家大事一样的正式。当然啦,父母亲最高兴的,就是儿女们的幸福。
    林彪覆亡后,他在江西的走卒程世清也倒台了。新上任的省委领导是老干部白栋材和黄知真。黄知真来步校探望了邓小平,并传达了中央关于恢复邓小平党组织生活的通知。父亲虽没被开除党籍,但却一直被监管被软禁,人身自由都没有。直到这时,才算名副其实地恢复了作为一个党员所应具有的基本权利。这是一个实质性的变化,也可以说代表了政治生命的恢复。父亲和母亲非常高兴,在和黄知真谈话时,发自内心的喜悦洋溢在他们的脸上。
    4 月初,江西省革委会通知我们,将安排飞飞进江西理工科大学上学,安排我进江西医科大学学习。这真是一件让我们全家人感到喜出望外的事情。一是孩子能够上大学,父母亲心头的一个大愿望终于得以实现。更重要的,说明父亲前一年11月8 日给毛泽东写的信,毛泽东不但收到了,而且还回应了。这是极为重要的。这说明,毛泽东仍在注视着远在千里之外的邓小平。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