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我的父亲邓小平 > 初到江西(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初到江西(一)

    1969年10月26日下午4 时,父亲、母亲和祖母三人,离开滨江招待所,由江西省革委会安排,前往他们在江西的住地。
    前面一辆小车,坐着父亲三人等,后面一辆卡车,拉着他们的行李。车子一路飞驰,穿过南昌市区,跨过八一大桥。从车窗望出去,阳光下,赣江之水浩浩荡荡,闪着如练的银光,一路向东,奔流而去。江水湍湍,日夜不息,对于横跨在江面的大桥,对于那两岸的田园丘壑,它是永远的来者,也是永远的去者。江水永远不会停留,也永远不会有所眷恋。看着这江,这河,这生命之水,滔滔而来又滔滔而去,你会感到它在你的心头流淌,让人永远不会忘怀。
    过了赣江,西行约十公里,到了南昌市郊新建县望城岗。车子拐上一条沙石马路,路的尽头一个大门,无人而敞开。这就是原福州军区南昌步兵学校。进了校门,一条笔直的沙石大道,路边两排高大的梧桐,树树相连,叶叶相依,茂盛而浓密。绕过为树木所掩映的原步校办公大楼,一条红壤夹杂着石子的小路漫坡而上,小丘之上,碧绿高大的冬青环绕而成一排院墙。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一座红砖小楼和它灰色的屋顶。
    到了,到“家”了。这个陌生的、但让人一眼望去就顿感亲切的“家”。
    两扇灰色的木板院门打开,车子进去。这是一个环形的院落,中间一栋两层小楼,楼前四株月桂。进门楼下一个空空的中厅,右边一个门,进去有一间饭厅,一间厨房。上了吱吱作响的木楼梯,楼上一个起居室,两间卧房,一个厕所。向南一个长长的大阳台,站在上面,一眼望去,满目苍绿。从阳台可以通楼上的另一侧,应是同样的布局,但不由他们使用,也就不得去看。
    对于这样一个条件不错、地点幽静的住处,第一个感觉,是满意的。
    父母亲三人在来人的帮助下,忙着从车上搬下行李,再将东西一件件地搬上楼去。父母亲和奶奶,三人年龄加起来超过一百八十岁,但到新“家”的“兴奋”让他们不顾年龄与身体,挽着袖子,走上走下,努力快干。不知不觉之间,已是夜幕降临,楼里亮起了灯光。在几乎空旷无人的步校校园内,在一片黑暗静寂之中,从这个小楼上发出的灯光,尽管不亮,但却充满了生气,给寂寥沉静的大院带来了一点久违的热闹。
    送他们来这里的“邓专案组”人员和江西的其他人,任务算是完成,早就交差了事走了。有两个人留了下来,一个是由江西省革委会派来的叫黄文华的省军区干事,和一个姓贺的小战士。干事是派来负责监管邓小平及其一家从日常生活到去工厂劳动等诸项事宜的。他的工作,总起来说,就是对邓及其一家,既负有监视的任务,又负有保卫的责任;既要向上报告邓一家的有关情况,又要负责传递邓与上面联系的信件和要求。在他住的房间里安有一部电话,可以随时和省革委会保卫组联系。战士小贺,负责买菜等需要外出的杂事,并“兼职”给他的领导———就是那个干事洗衣服打扫卫生。他们二人住在楼里另一侧的楼下,在今后的江西岁月中,成为在这个小楼中居住的另外两名成员。
    行李大致搬好,床铺铺好,算是初步告一段落。这时已到了晚上10点钟,大家都已累得筋疲力尽,却还没顾上吃饭。黄文华和小贺到驻在步校的一个炮团食堂买回十几个馒头,又煮了一大碗蛋汤,大家各自吃了。
    简简单单地吃了一点东西,算是到新家之后的第一餐饭。之后,已经十分疲倦的父母亲和奶奶关了楼下的灯,上楼歇息。
    夜阑人静,万籁无声。在江西步校的这栋小楼中,三位老人睡在略感潮湿的被褥里,度过了他们羁旅生活的第一夜。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