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政治类> 人物传记> 马尔克斯传 > 第一章(四)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第一章(四)

  这场战争60年后,马尔克斯上校的长子何塞·马里亚·巴尔德布兰克斯·马尔克斯中校把有关战争的大量新闻报道和文献编撰成书。他在书中说采用了父亲战后提供给他的“革命阵营的战报”,然而他几乎没有提到父亲。这或许因为作家的外祖父从不喜欢谈论自己的军功这个习惯所致。相反,巴尔德布兰克斯的书里收入了萨瓦斯·索卡拉斯将军和奥克塔维奥·戈麦斯上校这两位军官和马尔克斯上校的朋友的谈话,他们强调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外祖父在主要战役及几次十分危险的任务中的突出作用,比如在他们一起勇敢地穿越哥伦比亚-委内瑞拉边界与巴耶杜帕尔之间的地带时。确实如此,这次危险使命的目的是跟巴耶杜帕尔省的自由派军队联络,并且说服它的长官何塞·马里亚·德尔·卡斯蒂略将军率部和几名志愿人员前往边境,去领取西普里亚诺·卡斯特罗总统刚刚提供给乌里维·乌里维的又一批武器,然后按照新的部署向里奥阿查进发。
  为此,刚被乌里维·乌里维任命为大西洋省驻军新长官的克洛多米罗·卡斯蒂略将军就命令三支部队要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沿着不同的路线到达巴耶杜帕尔。其中一支是尼古拉斯·马尔克斯与奥克塔维奥·戈麦斯两位上校,以及萨瓦斯·索卡拉斯、何塞·马里亚·奎亚尔和弗朗西斯科·哈维尔·罗梅罗三位将军的部队。同他们一起行动的有弗朗西斯科的侄子,一个19岁左右的身材魁梧的列兵。但是有关萨瓦斯和戈麦斯的报道却没有记录他的姓名梅达多·帕切科·罗梅罗,即七年后在决斗中被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外祖父杀死的那个人。
  尼古拉斯·马尔克斯和战友们战胜各种困难,经过七天艰苦跋涉,抵达巴耶杜帕尔。300公里糟糕透顶的行程当中,沿途大部分地方都由保守派和以何塞·多洛雷斯酋长为首的土著盟军控制着,尼古拉斯及其战友多次面临被抓住枪毙的危险。刚到巴耶杜帕尔他们又马上从原路返回,经过乌鲁米塔、比亚诺瓦、埃尔莫利诺、圣胡安德尔塞萨尔、丰塞卡、阿托努埃沃、卡赖皮亚等县回到边境,从在此等待他们的长官克洛多米罗·卡斯蒂略那里听到一个坏消息:另一位名叫卡斯蒂略的将军见克洛多米罗接替自己当了自由派军队驻大西洋省的长官,便以走那条被保守派控制的道路等于自杀为借口拒绝服从新长官的命令。这导致了革命军在卡拉苏阿县惨败之前的两个月里没有任何军事行动。这一污点抹杀了自由派在瓜希拉省、巴耶杜帕尔省以及随后在整个马格达莱纳省的胜利。
  然而,乌里维·乌里维的自由派尽管组织涣散,担任副职的领导人争权夺利,却以1902年4月16日攻取里奥阿查的重大胜利证明了他们具有仿佛用之不尽的反应能力。另外,本哈明·埃雷拉的1万人马在太平山和巴拿马取得几乎全面胜利的消息使某些自由派人士如埃雷拉本人,产生了这样的希望:如果与乌里维·乌里维的军队联合起来并且协调一致,用不了一年就可赢得战争。哥伦比亚可是真的彻底精疲力竭了,所以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共同感觉不是胜利即将来临,而是呆滞、疲惫、厌倦。在差不多三年的战争中,交战双方给“傻子祖国”立了块最高的纪念碑,它像马孔多镇长寿的格兰德大妈一样,在整个19世纪都将其有毒的阴影投向哥伦比亚,造成10万人死亡,生产力、商业和交通设施几乎完全被摧毁,美国策划和支持的巴拿马的分离巴拿马原为哥伦比亚的地峡省,美国为了开凿和霸占巴拿马运河,支持巴拿马于1903年11月3日独立。随即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交战者需要立即结束这场艰难的战争。
  由于政府军元气大伤,马罗金总统1902年6月12日着手策划旨在通向和平的最初期步骤。8月14日,乌里维·乌里维将军从库拉萨奥来到里奥阿查。他是怀着对40次内战(在1876年的战争中,17岁的他第一次接受了炮火的洗礼)的历史性深恶痛绝的心情,十分疲倦地前来的。他准备抓住政府倡议和平的机会,无论如何也要结束战争。乌里维·乌里维担任了指挥官,重组了军队,率领1000人沿着巴兰卡斯与巴耶杜帕尔之间的道路,于9月5日抵达阿拉卡塔卡,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故乡驻扎了两天,跟克洛多米罗·卡斯蒂略和何塞·罗萨里奥·杜兰两位将军以及包括作家外祖父在内的其他军官谈了话,构思了同保守派进行有侥幸获胜希望的战斗的计划,以便迅速战胜他们,并且消除对那场旷日持久的没完没了的战争的厌恶,或者至少巩固阵地从而使他能够签署一个体面的和平协定。结果导致了1902年10月14日自由派在谢纳加战役中的惨败,并由此结束了战争。
  这次战役中,尼古拉斯·马尔克斯上校一个在敌方的年仅17岁的儿子卡洛斯·阿尔贝托阵亡了。另一个儿子何塞·马里亚·巴尔德布兰克斯军士长光荣地担任了送信的任务,他骑着骡子,将一份密封函件从圣玛尔塔送到谢纳加,交给乌里维·乌里维。这封信就是后来马罗金政府通过保守派将军弗洛伦蒂诺·曼哈雷斯提出的和平建议。双方在八天停战期间达成的和约从形式到内容都留下了许多遗憾,因为它把放下武器的自由派人士遣散回家,含含糊糊地承诺一旦他们重新融入平民生活,“复兴政权”将实行恰当的改革,以便按比例与自由派共同掌权。
  和约于1902年10月24日由拉斐尔·乌里维·乌里维将军与弗洛伦蒂诺·曼哈雷斯将军在谢纳加附近的内尔兰迪亚香蕉种植园签署。在一所简陋的房子里,在一张粗糙的木桌上,自由派正式投降了。在庭院一株巴旦树的荫蔽下,交战者把一只半生不熟的家常做法的母鸡摆在香蕉树叶上吃了,以此来庆贺签字仪式,又用加拉巴木果壳杯盛的白兰地和农家烧酒为持久的和平干杯。
  一个月后,在巴拿马水域停泊的美国战舰“威斯康星号”上,本哈明·埃雷拉内心老大不高兴却又笑容满面地用漂亮的笔迹签署了第二个条约,这个条约正式结束了“千日战争”。“千日战争”及其名称、变化和趣闻逸事后来成了奥雷良诺·布恩迪亚参加的那些战争的宏伟原型,只是在《百年孤独》中将要结束战争的是内尔兰迪亚条约,因为签署条约时作家的外祖父在场,而且又是由奥雷良诺·布恩迪亚的主要原型拉斐尔·乌里维·乌里维将军签的字。但是这个姓名似乎是取自参战的其他人物:拉蒙·布恩迪亚和奥雷良诺·纳乌丁。前者是本哈明·埃雷拉军中之人,因其在太平山和巴拿马战场上的无畏与威武而成就了一部完整的传奇故事;后者是乌里维·乌里维在大西洋海岸的部队中一名出类拔萃的战士。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