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三)

  易趣网站的诞生降低了交易成本,使得任何地方的人们都可以直接地相互交易那些低价值的商品。它的成功吸引其他人也开始提供互联网拍卖。现在已经有数百家不同的拍卖网站,人们在那里竞拍电脑设备、古董、艺术品、邮票、玩具、珠宝、旅游服务、房地产和葡萄酒。易趣的例子表明,互联网和拍卖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互联网拍卖让许多过去很少做交易的商品火热起来。旧浴帽、彩色塑料洋娃娃和塑料餐盒,突然之间有了价值。人们以往觉得这些小玩意儿一钱不值,随意堆置在阁楼上,现在通过易趣网站得知有许多收藏者居然愿意出高价购买它们。通常,这会导致商品的价格上涨,但并不尽然。例如,当代的畅销小说家,像约翰·格里森姆、安妮·赖斯和汤姆·克兰西的作品的第一版的价格就急剧下降。在互联网拍卖时代以前,收藏者可能要花75美元才能在旧书商店买到一本斯蒂芬·金1980年版的《神秘火焰》(Firestarter)。而易趣及其竞价网站的拍卖让许多普通读者意识到,他们书架上落满灰尘的书籍原来有不菲的价值。于是,这些书大量涌入市场,使得《神秘火焰》这类书的价格降到了大约30美元。像任何竞争性市场一样,互联网拍卖产生了关于商品价值的信息,有时候结果是令人吃惊的。

  在易趣网站的创立者与马克拉的小贩之间,有哪些共同之处呢?他们都建立了各自的交换机制,通过贸易来获得收益。在没有市场的地方,可以通过市场机制的引入来实现共同的利益。在已经有市场的地方,有时也可以找到能够使市场运作更有效率的方法,来获得进一步的收益。

  人类永远在发明新的市场,并改进现有的市场。经济组织的创新与技术的创新一样,能产生巨大的生产力。这两种创新有时携手并进。比如,阿尔斯梅尔的拍卖大厅就利用了新兴的信息技术,使其买卖程序自动化,加速鲜花的周转,使全球范围的鲜花市场成为现实。

  互联网使人们的联系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密,但是,这并不是第一次大转变,甚至也算不上最重要的一次。早期的通信技术进步对于市场的拓展也有类似的效应。1886年的《现代评论》指出:“电报和出版技术把英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集市,把整个社会集合在一起。”邮政服务、铁路运输、电话、广播、电视,这些发明都以各自的方式改变了人类的交流模式。恩格斯在1847年写成的《共产主义原理》(Principles of Communism)一书中说,随着工业革命的来临,“大工业把地球上所有的人相互联系起来,使地区市场融合成全球市场”。

  当然,恩格斯并没有注意到市场机制的改造,但这是不容置疑的。如果某种交易成本阻碍了贸易的进行,那人们就不能得到潜在的收益。因此,如果找到降低交易成本的办法,就能带来获利的机会。全新的市场机制会出现,甚至可以设计出全新的市场,或者通过许多当事人的独立行为,市场的规则和程序会逐渐产生或改变。

  在现代经济中,有的产业部门完全是用来组织交易的。零售、批发、广告、保险和金融等行业的存在并不是为了制造某种商品,而是为了方便人们的交易。在任何现代经济中,这些活动都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例如在美国就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4。这些部门的任何创新都意味着发现了一种降低交易成本的新方法。

  长期以来,足智多谋的企业家们通过发现促进市场生产力的办法获取收益。商人们常常扮演了市场设计者的角色,他们的创新有时很精妙,有时也显得非常简单——或者事后看上去如此。例如,商店的店主想出了退款保证的主意,从而减少了消费者的风险,也给自己带来了相应的好处,使得商业中的买卖双方都获益。这项创新的发明往往被归功于零售商马歇尔·菲尔德百货公司的一位创始人波特·帕尔默。1861年,帕尔默在《芝加哥论坛报》上刊登了这样一则广告:“在我公司所购商品,不论顾客在价格、品质还是样式上有什么不满意,尽可以把货品返还到收款台,我们会善意地奉还全部货款。”

  在18世纪的纽约,股票和债券的交易还很少见。任何人想要买或者卖有价证券的时候,都必须找到愿意和他交易的对象:通过口头消息、报纸上的广告,或者到咖啡屋里去打发时间,静候那个人的出现。1792年,一个名叫约翰·萨顿的人敏锐地嗅到了商机,他在华尔街22号组织起了一个有价证券交易所,当时那条街还只是一条泥泞的小巷。每天早晨,卖家都会把他们的股票和债券带过来,到中午时分,萨顿会组织拍卖,并且从中收取手续费。萨顿把自己的拍卖场所称为“股票交易办公室”,拉开了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序幕,最终成长为纽约证券交易所。

  变化来得很快,萨顿的拍卖不久就失去了效力,因为其他的交易商开始“搭便车”。有的人也参加拍卖会,但仅仅是为了了解价格的变化,然后他们自己就可以按照这个价格进行证券买卖,索要的手续费更低,把萨顿的生意抢走。这种做法很快就弄巧成拙,因为萨顿所拍卖的有价证券急剧减少,报价的信息寥寥无几,不能显示有价证券的真正价值。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华尔街最著名的24位经纪人同意采取一种新的拍卖方式。他们对有价证券的交易收取固定费用,而且除了彼此内部的交易以外,不在其他拍卖场所买卖证券。开始时,他们在大街上进行证券拍卖,当冬天临近的时候,他们搬进了商人咖啡馆,后来,他们建起了自己的大楼。

  他们开始草拟规范有价证券买卖的规则,并制定了执行合约和解决争端的办法。证券交易的会员资格是有限的,回报丰厚,因此经纪人能够通过取消会员资格的威胁来进行自我约束。不履行合约的会员将受到制裁,对会员违约的非会员也会被列入黑名单。在新的规则采纳以后,有价证券市场开始繁荣起来。

  在萨顿开始这项事业半个世纪以前,日本大阪的大米商人已经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个期货市场。当时,大米在日本的地位十分重要,基本上可以充当一种货币。据说,期货交易的想法——现在购买商品,日后再交付——大约始于1620年,一位名叫长左卫门的名古屋商人遇到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来自日本北部的仙台,在朝圣的路上途经名古屋。这位朋友告诉他,北方的大米收成似乎比较糟。长左卫门当即就买下名古屋地区的大米收成,他给农民预付了10%的货款,其余作为债务。在庄稼收获之后,他先把大米储存上几个月,等到北方的歉收把价格抬高之后,再把大米卖掉,从而获得了一笔可观的利润。

  了解到长左卫门的例子以后,大阪的大米商人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建立起了相当成熟的交易法则,就像我们今天在任何现代期货市场,如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看到的那样。负责管理市场的商人协会制定了规则。合约条款是标准化的,期货合同随时可以成交:合约详细说明了交易的数量、交付日期和收货的地点。价格是通过拍卖来确定的。交易情况被记录在市场的“账本”里。市场实行自我管理,破坏规则的商人会遭到驱逐。清算行也成立了,以保证交易的安全。清算行可以同时作为合约的买方和合约的卖方,从而降低了违约的风险。那时甚至出现了金融信息服务:每日的价格数据会通过旗语、信鸽和烽火信号迅速传到日本各地。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