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一)

  第一章

  唯一自然的经济

  你知道吗,荷兰的阿尔斯梅尔(Aalsmeer)有世界上最大的鲜花市场,在那里,五颜六色的鲜花覆盖了整整125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面积。这里的交易规模相当惊人:在一个普通的上午,将有700万枝玫瑰、300万枝郁金香、200万枝菊花以及800万枝其他鲜花和盆栽植物在这里完成交易,大约涉及2 000位买家,总成交额达到500万美元。

  这些鲜花来自哥伦比亚、肯尼亚和津巴布韦等遥远的国度。你可能觉得,把鲜花运到荷兰,就像把煤炭运到纽卡斯尔一样有些荒谬。然而,今天的荷兰人正是用这样的办法掌控了全球的鲜花贸易。他们的交易市场设计得如此便捷,以至于所有的花卉在转运到遍布世界各地的最终目的地时依然能新鲜如初。

  鲜花是十分容易损坏和腐烂的,如果没有现代技术,世界范围的鲜花市场就不可能发展起来。实际上,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像肯尼亚这样的国家才成为重要的鲜花供应商。多亏了高效的航空运输和通信技术,人们才能够在一天之内把玫瑰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附近的种植者那里送到阿尔斯梅尔,并且转运到买家指定的地点,比如说韩国首尔。在鲜花进入拍卖会场之后,各种电子设备将一直追踪有关的信息。人们采用了一种名为“荷兰钟”(Dutch clock)的竞价拍卖法,它可以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完成数千次拍卖。每个拍卖厅的正面都悬挂一只巨大的钟,它通过电缆和各个竞价者相连。当每一批待售的鲜花被送出来的时候,钟面上的指针就逐渐从高价位向低价位旋转,直到有一位买方按动电钮,让指针停下来为止。随后,电脑会自动进行控制,把这批鲜花递送到买家的地址。

  虽然这个过程非常精巧、发达,但全球鲜花市场的核心依然是买卖双方的竞争,它和人类的文明一样久远。阿尔斯梅尔的鲜花市场,不过是古老的集市贸易与现代科技的联姻。

  1989年11月9日,柏林市民兴高采烈地推倒了分隔这座城市30年之久的柏林墙,随之倒下的还有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1995年4月30日,美国政府停止了对互联网的控制。随着企业家们开发出各种在线交易程序,电子商务应运而生。结果的好坏姑且不论,这两个日子的确标志着市场时代的来临。

  然而,市场的再造并不是始于互联网的出现或者计划经济的终结。市场几乎与人类的历史同样古老,并且从未停止过更新再造。在中东的两河流域(今天的伊拉克),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批城市,它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贸易链。驴和骆驼驮着各种各样的商品,有宝石、象牙、武器、香料、乳香和没药等,穿梭于巴比伦、乌尔等城市之间。作为贸易活动的副产品,商人们还传播了新的思想和发明。而市场交易的轴心——货币——也在很早就出现了。从一家考古博物馆的古钱币收藏中,你可以看出人类文明的进步历程。

  文化与市场相伴而行。大约5 000年以前,中国的两河流域就出现了文字书写,那是一种记录经济信息的手段。我们已知的最早的书写文献是关于家畜、谷物和食用油的账本,它被标记在烧制的陶土上。使用这些记录的人是税务官和商人。同样在这一地区,数学也作为买卖的一种辅助手段而被发明出来,为了计算成本与设定价格,人们需要掌握算术法则。

  在古代雅典的中央集市,摊贩们按照自己所售商品分门别类地聚集在一起。卖鱼的在一个区域,卖肉的集中在另一个区域,卖衣服的又在其他区域。更加贵重的商品,比如香水和珠宝,则有专门的售卖场所。今天,我们在博物馆里看到的那些陶制的储物罐和餐具,当时也有它们自己的区域。制作钥匙、铜镜、工具和铃铛的金属工匠们,同样有集中的领地。这里可不仅仅是一个市场,它更是雅典的心脏——体育比赛、政治集会、戏剧演出以及宗教庆典都在这里举行。

  古代雅典中央集市的色彩、喧嚣声和气味,恐怕与今天常见的集市大同小异。在印度沙漠地区的拉贾斯坦邦有个普什卡镇,那里每年都有一场骆驼交易,是个有些夸张的例子。这个市场始于几个世纪之前,随着印度教的朝圣活动逐步发展起来。有传说声称,印度教的创立者梵天大神在普什卡这里投下了一片莲花花瓣,然后就奇迹般地形成了一个湖。你恐怕绝对想象不到,能够在一个地方看到有多达50 000头骆驼在等待交易。那里是一派熙熙攘攘、尘土飞扬、嘈杂喧闹的景象。耍蛇者、乐手、吉卜赛舞者、魔术师、杂技艺人和吞火表演者都在取悦观众,披着色彩鲜亮的纱丽服的妇女在出售食品和手工艺品。此外,还有骆驼赛跑和骆驼马球赛,赌徒们则在一旁声嘶力竭地摇旗呐喊。同时,所有那些经过精心装饰的数千头骆驼,都将通过竞价被买走。

  今天地球村把集市设在了互联网上,网络可以快速而廉价地把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们连接起来,让那些没有办法见面的买方和卖方进行交换,这在根本上改变了市场的形态。在登录到全球化的电子购物商场之后,你可以找到几乎所有想买的东西。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政府控制了市场,特别是在那些共产主义国家,比如前苏联和中国,它们用市场的对立面——中央计划——来取代市场。这些国家的经济逐渐停滞,让人们陷入痛苦与失望中。计划经济的失败让全世界的政府对于自己的能力有了更谦虚的认识,它们意识到只有将大部分职能交给市场,一个经济体才可以良好地运行。在俄罗斯、中国和其他一些地方,经济发展已经艰苦地重建起来,其中的过程有时也在迫使我们反思自己以前对于市场的认识。

  “市场”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有人想买东西而又有人想卖东西,那么市场就出现了。字典将“市场”定义为“人们为了进行贸易,即私人的购买和出售,而聚在一起”,或者说“这种聚会的公共场所”。可是,这样的定义还不够深刻,它没有揭示出“市场交易”有哪些主要特征。

  在市场上,决策的自主性是关键的。交换的参与是自愿性质的,买方和卖方都可以拒绝任何一项交易,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市场中的参与者控制着自己的资源,决定这些资源将如何使用,并不受制于其他任何人的命令。他们自由地做决定——买进、卖出、努力工作、投资,这些都充分显示了他们各自的偏好。可他们的选择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而是受制于资源的限度和市场的规则。

  如果人们失去了自主权,那么根据这个定义,他们的交易将不是“市场交易”。在存在权力关系的任何情况下,比如一方管辖着另一方,或者双方都受另一个更高的权力机构管辖时,所发生的交易都将是其他形式的交易,绝不是“市场交易”。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