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三)

  诺贝尔奖得主的批评如今已经受到了重视。现代经济学探讨了许多关于市场运行机制的话题,理论界已经打开了供给和需求的黑匣子,并且窥探到内部的奥秘。博弈论的研究方法被引入,以分析交换的过程。新的经济学研究对市场的观察更为精细,并关注市场摩擦及其控制办法。2001年,这项工作得到了认可,乔治·阿克尔洛夫、迈克尔·斯宾塞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声明说,他们“为不对称信息条件下的一般市场理论”奠定了基础。尽管这些新思想都是用数学公式和深奥的术语表达出来的,并刊登在晦涩的学术刊物上,但它们却有着深刻的实践意义。

  社会学家格奥尔格·齐美尔在1990年写道,交换是“最纯粹、最原始的人类社会化形式之一”,“从单纯的个体聚集之中,它创造出了一个社会”。市场是一种社会建构,如果要它平稳地运行,就一定要合理地组织。“市场设计”这个术语指的就是交易的方法以及帮助交易平稳进行的其他机制。

  “市场设计”包括了组织买和卖的机制、实现信息流动的渠道、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于产权的界定,还有市场的文化,即自我约束的行为规范、条例和惯例等。这种设计并不能完全控制市场中所要发生的事情——因为前文已经说过,自主决策是市场交易的关键——但是,它会影响和支持交易的过程。

  一个可行的市场设计会控制交易成本,即交易过程中各种各样的摩擦,包括花费在商务过程的时间、精力以及金钱,这其中不但有买方在实际价格之外的开支,还有卖方在出售过程的耗费。交易成本名目繁多、多种多样。

  开始做生意之前,交易成本就会产生。寻找潜在的贸易伙伴就是一个既费时又耗钱的苦差。比较不同的卖方并在其中做出选择,是买方所要付出的努力。商品的质量往往不是马上就能够看出来的,买方可能需要克服一些困难才能准确地估价。如果商品质量无法得到可靠的验证,买方很可能就不愿意购买。

  为了达成一项协议,将会有更多的交易成本出现。人们需要进行许多谈判。为了得到好的成交价格,双方有时会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可能导致一项原本可以互惠的交易陷入僵局,甚至是彻底失败。

  协议达成之后,还有许多其他的交易成本。监督工作既费时又费钱,合同的执行、争端的避免和解决也都不是免费的。如果协议不够严密,就可能让人们错过许多创造性的机遇。例如,一家制造电脑芯片或汽车座椅的厂商可能会做出规格统一的产品,同时卖给好几家公司,而不愿意根据某家客户的特定需要进行个性化的设计。原因在于产品的个性化虽然可以增加它们的价值,但由于客户比较单一,容易让制造商在生意往来中陷于被动。

  交易成本可以吞噬许多资源,而与交易的实际价值毫无关系。在极端的情况下,交易成本会导致市场失灵。例如,市场信息十分缺乏,使买家不能找到第二个卖方,那么卖方就可能利用买家的困境,索要过高的价格。更严重的情况是,交易成本太高,以至于耗尽了交易的全部潜在收益。交易成本的存在有可能阻碍原本有价值的交易,比如说,失业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工作岗位太少,也是由于劳动力市场的交易成本过高,从而阻碍了雇主和求职者之间的相互联系。因此,如果能找到降低交易成本的新方法,那就可以使每个人都从中受益。

  现代市场具有复杂的组织结构。与衣服和食品这样的简单商品市场不同,汽车和计算机这样的复杂产品以及劳动和金融服务的市场必须解决一系列相关问题。其中一点就是,只有当信息能够保持通畅的时候,这样的市场才能良好地运行。信息的不对称分布会阻碍谈判的进行、限制协定的达成,而信息的传递需要有能保证交流顺利进行的工具。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只有当人们彼此建立信任之后,市场才能有效地运行。但是,信任要求建立有关的支持机制,因为令人遗憾的事实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值得信赖的。许多商品的品质是看不见的,因此必须找到某种方法,使买方确信商品的质量。在一些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完成的交易里面,同样需要信任。如果不能得到“其他人会信守诺言”的保证,人们就不会愿意投资。由于这些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现代市场经济必须有一个足够稳固的平台,才能支持高度复杂的交易。

  在没有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会认为市场的设计是理所当然的。在交易成本比较低的地方,抑制交易成本的机制几乎看不见。相反,不合理的市场设计很容易表现出来,其症状就是市场失灵。我将带着读者考察世界各国的市场。在某些贫穷的国家,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交易成本往往非常高,导致了巨大的损失。而在另一些富裕的国家,我们将看到,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新的交易方法不断涌现。

  市场设计的某些部分是市场的参与者自己发明的,而其他部分则出自政府。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市场的发展是自发形成的,伴随着市场的参与者不断设计出更好的交易方法,整个市场的游戏规则也在发展变化(我把这种类型的市场设计称为“非正式的”,或者“自下而上的”形式)。然而,降低交易成本并不仅仅是企业家的任务,同时也是公共政策的课题。政府有责任建立并维持一个保证市场有效运作的环境(我把这种类型的市场设计称为“正式的”或者“自上而下的”形式)。

  政府在市场设计中的一个基本任务是确定财产权利,因为最简单的摧毁市场的办法就是破坏人们对自己财产安全的信念。但是,政府要扮演的角色还远不止这些。

  支持市场的政府行为很早就开始了。在公元前5世纪,克罗伊斯(Croesus,吕底亚王国的国王,该王国位于今天的土耳其,在英语里Croesus已经成了大富翁的同义词)国王就发行了保证纯度的金币和银币。货币信誉的建立,大大帮助了古代世界商业的传播。今天,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贫穷国家如果想加速经济增长,在完成其他事情的同时,必须修补那些支持市场的制度,比如说合同法,以便降低交易成本。我会说明,经济的欠发达是由于市场没有恰当地发挥作用。即使是在发达国家,政府也需要准备好随时修改市场的游戏规则,以适应新技术的发展。例如,通过互联网进行的新的交流形式使我们有必要重新考虑关于版权的法律:法律是否应该允许人们免费地相互传送音乐,无限制地复制会不会损害唱片市场?在北美和西欧那些经济运行良好的地区,国家总是在积极地提供法律和监管服务。

  用理查德·道金斯的话来说,生物的演进就好像一个盲人钟表匠在工作。人类的眼睛是一种无比奇妙而复杂的器官,仿佛是一位极高明的钟表匠设计的杰作,但在实际上,它是无目标的、渐变的、没有计划的自然选择所“设计”的结果。经济系统的演进也与此相似,市场通过试错法,在众多参与者的日常活动中向前发展。不过,市场的演进与生物的演进还是有两个区别。首先,经济系统是由智慧的参与者,而不是无声的分子构成的。因此,变化的方向会受到那些有远见的市场参与者有意识的影响,他们为系统的设计提供了帮助。其次,任何经济系统中都有某些部分,比如说法律,是被国家或者其他组织强加的——它可以说是一个看得见东西的钟表匠,尽管并不总是一个熟练的钟表匠。即使是在分权程度最高的经济中,也存在某些中央管理的职能:从立法、司法到监管机构。没有人控制得了全部经济,但的确有人在引导市场。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