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四)

 我们可以用足球的历史来类比市场的发展。足球有许多变体——英式足球、英式橄榄球和美式橄榄球,它们都可以追溯到中世纪英格兰的民间足球运动。民间足球的规则很少,而且都是自发出现的:依照当地的惯例,每个村子都各不相同。参加比赛的队员数量没有任何限制,观众如果有自己倾向的一方也可以参与角逐。比赛不设裁判员,只是依靠参赛队员们自己来实施一种社会性控制。

  在那种情况下,比赛所展示的不是技术,而是肌肉。目标是为了拿到皮球——一个塞满了填充物的猪膀胱——然后用尽各种方式把它带到对方场地的尽头。在游戏开始的时候,皮球可能会被某位最强壮的球员获得,“其他球员就会立即靠上前去紧紧围住他,组成一个坚固的兵团”。这是1829年英国德比郡的万圣教区和圣彼得教区举行比赛时一位观众的评价:“人们用尽一切办法,拼命地想从持球的对方球员手中把球抢回来,战斗异常激烈。人潮的移动反反复复,根本没有人考虑后果。”球员们经常摔倒,“由于人流的密度太大,不少人在彼此的践踏下晕倒、血流如注”。

  数百年来,民间足球的发展逐步加速。然后,突然之间,它演进出了足球和橄榄球两个分支。与以前几个世纪的情况不同,这样的变化不是自下而上,而是自上而下带来的。英国性的管理机构,英格兰足球协会和英格兰橄榄球联合会相继于1863年和1871年宣布成立,以制定相应的比赛规则。在正式设计的规则被应用于比赛模式之后,现代足球和橄榄球运动就诞生了。

  现在,人们更强调球员优美的技术,而不仅仅是他们强壮的身体。民间足球曾经是一种在英格兰的村民和学生当中非常流行,但有些野蛮的消遣方式。而现代足球在形成了新颖而有序的形式以后,很快风靡全球。今天,足球已经变成一项文明的游戏,成为世界第一体育运动。同时,橄榄球也成为重视速度与战术的游戏,并且在经过自发演进和有目的的规则设计之后,演化出了象棋式的美式橄榄球运动。民间足球与它那大受欢迎的派生运动之间有了天壤之别,产生这种区分的正是清晰的、可执行的规则。

  一个典型市场的诞生和发育就像足球运动一样。它依靠参与者的推动自发演进,基本上不需要什么正式的组织也能够正常运转,但只能达到一个有限的高度。市场的发展要想更上一层楼,它就需要制定清晰的规则,并且设立一个权威机构来保证其实施。只有当非正式的规则得到某些正式规则的补充以后,市场才能够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能,使交易的达成更有效率,让复杂的交易成为可能。

  绝对自由的市场就好像民间足球,是一场所有人都可以参加的搏斗。而一个真正的市场就像现代足球,是井然有序的运动。

  市场激起了不同观点的交锋。某些人指责它是剥削和贫困的根源,而另一些人则赞美它是自由和繁荣的源泉。有人相信,市场天生就是有害的,因此需要由国家进行日常管理,也有人笃信,市场毫无疑义是有益的,因此我们可以把任何事情都交给自由市场。美国著名报人亨利·路易斯·门肯曾经说过:“任何问题都有其解决办法,但常常是简单、直接而错误的解决办法。”的确如此,人们经常采用的两种简单而直接的解决各种社会弊病的办法——“压制市场”或者“放任市场”——往往都是错误的。

  据报道,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曾经忍受不了经济顾问那些模棱两可的说法“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说:“去给我找个立场鲜明的经济学家来。”然而,对于经济学中的重大问题而言,诚实的答案总是免不了中庸式的告诫。在谈到市场的益处时,大多数经济学家的立场都是模棱两可的。

  市场太重要了,我们不能只把它留给理论家。事实上,市场是改善人民福利的最有效的手段。对于那些贫穷国家来说,市场给它们提供了最可靠的摆脱贫困的手段。对于富裕国家而言,市场则是这些国家维持现有的生活模式所不可或缺的环节。

  市场是消除贫困的最有力的发动机,但只在它运作良好的时候才能实现。这样的告诫是至关重要的。世界银行2001年的报告显示,有超过10亿的非洲人和亚洲人每天的生活标准只有1美元,甚至更低。这样多的人口超过了富裕的西方国家的总人数。对于许许多多的人而言,市场并没有有效地运转起来。

  可以肯定的是,有些贫穷国家的政府过分地干预了市场,压制了市场,造成了贫困状况的加剧。但事情远非如此简单。如果政府中止了那些妨害生产的干涉行为,恐怕这些国家依然会生活在贫困之中。在加尔各答、开罗或者蒂华纳,你到处都可以看到市场,小贩们围着你兜售货品,简直没办法绕过他们。很多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并不是市场的缺失,而是市场运作得太糟糕。

  如果完全放任自由的话,市场是会失灵的。为了把全部优势发挥出来,市场需要一整套规则、习惯和制度的支持。市场不可能在真空中有效地运作。像我们常见的事实那样,在一个没有健全的游戏规则的市场中,要把这些规则确立起来将是一件艰苦而费时的工作。许多国家都没有做到这一点,从而危害着国民的利益。

  市场不是万能的,它也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市场的支持平台不健全,那么它对自己原本可以解决的问题也不能有效处理。市场不过是人类的工具,它既不需要被崇拜,也不应该受到指责——让它物尽其用就是最好的选择。

  1992年,在俄罗斯经历了计划经济体制的崩溃之后,国家在突然之间停止了对经济的控制。若干年后,这个国家朝向市场经济的进程逐渐停顿下来,整个国家也陷入一种不太妙的境地。莫斯科街头开始流传这样一则笑话:

  问:在共产主义制度下,需要多少个人来完成更换一个电灯泡的任务?

  答:五个,一个人握住灯泡,四个人转动他所站着的桌子。

  问:那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又需要多少人呢?

  答:一个都不需要。市场自己就会把电灯泡换掉。

  俄罗斯人的讽刺说出了问题的关键。尽管市场可以带来很多好处,但是它并不会自动运转。没有人的帮助,市场自己也不会换电灯泡。

  著名的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说:“上帝在细节中。”正因为按照建筑师的设计方案负责工程施工的商人们经常抱怨“魔鬼在细节中”,路德维希才会有这样的反击。与建筑一样,对于所有的市场而言,设计的细节将决定体系运转的好坏。上帝和魔鬼都在细节中。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