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经济学> 金融守护人 > 介绍性评述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介绍性评述

  介绍性评述

  大量证据显示,无论是通过竞选献金,即通过监管者与金融家之间亲密的私人和专业联系,还是通过观念上的影响,即主场观众——金融服务业——对监管者产生的从众行为影响,总之,金融服务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金融政策。在民主国家里,我们不能假设政府官员的行为像天使,也不应假设金融守护人对从众心理免疫。因此,我们不应授权非选举产生的、不负责任的官员垄断制定决策所必需的信息和专业知识。相反,我们应该创造一个制衡的体系和辅助机构,进而推动关于透明度的辩论。从而消除监管的偏向性。

  我们会不会被指责只挑选监管失灵的例子,而忽视了监管成功的案例?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我们的目标不是全面地评估全球范围内金融监管机构的绩效和表现。相反,我们选择了能够代表全球不同监管机构重要政策制定的实例,来阐明金融监管领域存在系统性失灵。在作出重大政策时,监管机构的决策许多都是错误的——而且当有证据显示政策会造成不稳定的后果时,他们仍然会固守原来的决定。体育比赛中,重要赛事的主场优势往往更为明显。金融监管也同样如此。如果事关重大,得到监管者照顾的往往是金融服务业而非公众。

  危机发生后探究监管失灵问题是否有“事后诸葛”之嫌?我们确是“事后诸葛”。分析和研究上一场比赛失败的原因,是制定如何赢得下一场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目标是识别监管制度中存在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建议。我们不是要宣称“早告诉过你了”。相反,我们意在指出金融守护人很多时候已经知道,或者鉴于他们掌握的信息和专业知识,他们应该知道其实施的政策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我们和其他人没有提前预测到金融危机的部分原因在于,我们无法获取信息,而且我们没有一支整合了经济学家、监管者、会计师、律师的团队来评估信息。监管机构的信念经常被他们监管的对象所影响,而“人民卫士”能够打破监管机构对信息和专业知识的垄断。

  类似的,很多人将怨恨指向“贪婪”的银行家和“不诚实”的信贷评级机构,他们也会不满我们指责监管者。我们当然要指责和批评穆迪公司、标准普尔公司、房利美、房地美以及其他金融机构高管的不良行径;本书记录了其行为所造成的形形色色的不良后果。我们发现金融机构存在许多公司治理问题,而且坚信他们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些改革要发挥作用,必须要求股东和贷款人共同承担损失。政府官员和市场参与者之间存在着实质性的差异。政府官员的行为应该从公众利益的角度出发,而私营银行家应该对公司负责——即对公司的股东和员工负责。因此,我们将注意力放在金融监管体系的薄弱之处。

  有些人会反驳说设立“人民卫士”的想法过于天真,他们声称金融服务业的能量巨大,他们已经俘获了行政人员(政府的立法和司法机关),因此迟早会俘获“人民卫士”。这种说法过于极端;“人民卫士”能够发挥作用。政治系统既非完美到仅服务于公众的利益,也非一无是处到仅服务于金融服务业。“人民卫士”有丰富的操作空间来强化金融监管。斯坦福大学政治科学家斯蒂芬·哈伯(Stephen Haber)在一系列富有影响力的论文和专著中指出,政治与金融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关系。20在政治与金融体系不同的国家,两者之间的关系也不同。甚至在同一个国家,两者之间的关系也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发生变化。鉴于政治与金融之间的关系具有动态性和复杂性,设立一家能够致力于提供全面、专业和独立评估意见的机构就显得很有价值。本书第八章我们将看到有趣的现象,有些欧洲国家已经开始设立类似于“人民卫士”的机构,尽管并非完全按照我们设想的模式。“人民卫士”当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它能够改善制定监管决策的过程。

  此外——或许最重要的是——本书将挑战来自政治光谱两端的人:即对市场深信不疑的人,他们认为市场能够矫正政府政策扭曲以及克服市场失灵;对政府官员的良好意图和能力抱有强烈信心的人。我们认为这两种人的信念无论在逻辑上还是实践上都是错误的。过去数个世纪积累的证据表明,政府官员既没有天使般的善意,也不具备超凡的、掌控权力的技巧来服务于公众利益。亚当·斯密和詹姆斯·麦迪逊在几个世纪之前就告诫我们,应该警惕任何手握大权的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团体。

  路线图

  本书剩余章节的安排如下。第二章对以下问题作出解释:为什么矫正金融监管如此之难?为何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基于简单思维方式的政策处方都是危险的?对于针对金融市场参与者面临激励的监管措施,为何要采用审慎、适应性的方法进行矫正?第三章我们将阐述:过去几十年金融市场环境发生的变化如何使金融机构管理人员扩大风险承担的行为变得更加容易和令人向往。第三章将顺着第二章的思路,解释私营机构为何以及如何不惜以损失长期偿付能力为代价,买入能为主管人员创造短期奖金收益的投资产品。

  本书的核心章节——第四章、第五章和第六章——论证监管者选择和坚持的政策促成了全球金融体系的崩塌。第四章和第五章指出,在本次危机爆发前的10—15年间,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金融守护人——值得注意的有(并不仅限于)冰岛、爱尔兰和英国等——其行为如何使本国经济陷入危险。虽然全球许多官员倾向于将危机归咎于美国,我们却认为发生在欧洲国家的经济危机很大程度上是这些国家自己造成的,只不过是受到美国破产事件的影响,情况发生了恶化,或者碰巧与美国的危机同时发生。第六章指出,与制定、实施、评估和改革金融政策有关的系统性缺陷并非新事物。20世纪80年代的储贷危机被认为是发生在美国的最后一场金融危机,因为当局引入了一个机制。根据该机制的安排,当银行出现问题时,监管机构有义务进行干预;必要时,监管机构可以在银行资产被损失耗尽前关闭银行。然而,这个制度安排过去和现在都不起作用。系统性的制度问题需要用系统的制度性方案来解决。

  第七章指出,现有的改革忽略了金融危机背后的核心制度性缺陷。紧接着,第八章描绘出了“人民卫士”的制度性轮廓,并进一步解释为什么“人民卫士”能够帮助引导金融守护人为公众服务和改善金融系统的整体运作。本书并非是如何设立“人民卫士”的终极指南,但是迄今的监管改革都有意地绕开了有助于强化金融守护人治理的制度性改革。我们希望,本书至少能够成为关于改善金融监管的讨论的开端。社会需要这样的讨论。

  (连载完)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