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经济学> 金融守护人 > 让金融守护人为我们服务:一则建议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让金融守护人为我们服务:一则建议

  让金融守护人为我们服务:一则建议

  我们建议设立“人民卫士”(sentinel)来改善制定、实施、评估和改革监管措施的程序;“人民卫士”一词取自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著作第八章章首的一段有力的引文。麦迪逊觉察到了问题的症结,即公共官员可能经常会不顾及公众的利益。随时获取任何有助于评估金融监管的信息是“人民卫士”的唯一权力。作为“人民卫士”,他们唯一的责任是持续不断地作出评估,并且至少每年向公众发布一次关于金融政策状态和影响的报告。人民卫士没有任何直接的监管权力,也不能削弱任何现有法定监管机构的权力。他们通过提供对金融监管全面、专业和独立的报告来帮助改善金融监管体系。他们可以参与知情的辩论(informed debate),却不具备决策权力。他们可以打破目前那些非选举产生的、不负责任的监管者对信息和专业知识的垄断。

  我们设计出的“人民卫士”不仅在政治上是独立的,而且不受金融市场的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个任务操作起来并不简单。他们具有独特和不可或缺的品质。在资本横流的世界,说客不仅可以决定立法,还可以强使政客给监管机构施压,使监管机构以有利于金融机构的方式解释和执行相关法律。同时,私营部门的高薪职位对监管机构人员的诱惑无处不在,而且这些机构通常都是由此前来自监管部门的领导人在运作。监管者和行业专家交往频繁,从众效应和监管偏袒的隐忧无时不在。我们设计出的“人民卫士”不受短期的政治影响干扰,并以最大限度地消除旋转门为己任。由于“人民卫士”不承担直接的监管责任,因此员工无需经常与金融家接触。这些特点可以有效地隔离“人民卫士”与金融服务业,使其在强化金融监管方面发挥尽可能多的正能量。

  我们是否真的需要额外成立机构?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存的任何机构都不具备激励、权力或能力对所有金融政策作出全面、专业和独立的评估。仅仅强调信息透明度是不够的,即便将所有信息向公众披露——尽管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仍然是不够的。要对金融监管作出评估,需要整合一支包括金融经济学家、律师、会计师、监管者以及有私营部门工作经验的人的跨学科团队。这支团队必须不受金融服务业和政治的干扰。

  “人民卫士”能够改善金融监管。作为评估和报告金融监管的编外专家团队,他们可以降低监管过失发生的概率和造成的损失。作为信息灵通的专业机构,他们可以消除监管者对金融监管行为的混淆。“人民卫士”的地位显著,他们的报告面向立法者、行政部门和公众,能够起到重大作用:减少特殊利益对公众代理人的影响,降低旋转门对监管者的吸引力。此外,“人民卫士”还能削弱金融服务行业享有的主场优势。体育赛事中,当官员和裁判被有效监督时,他们的偏袒倾向就会消失。例如,在棒球比赛中,如果裁判知道他们被数字化设备监督时,出局和得分等判罚的主场优势就会消失。监督的存在这一事实本身也会使同一个裁判也会变得更加公允。因此,在透明度提高后,从众效应和官员偏袒现象的发生就会减少。16通过强化监督和透明度,“人民卫士”也起着类似的作用:在监管偏袒影响到官员决策之前降低其影响。

  试想在一个存在“人民卫士”的国家,他们有权利获取信息,具备评估信息的专业知识,并且有足够的影响力和独立性使其判断引起重视。作为一个机构,“人民卫士”的唯一目标是站在公众的立场上评估金融监管的效果,他们负责向公众传达金融监管的信息。尽管监管者有时会质疑“人民卫士”的分析、拒绝采纳他们的建议,但是“人民卫士”的存在可以培育出知情辩论的氛围。

  我们当然不会幻想“人民卫士”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仅靠“人民卫士”是不够的。全球范围内监管机构和专家组——如斯夸姆湖金融监管工作组(the Squam Lake Working Group)——以及不计其数的独立研究人员都在努力设计更好的监管机制和提交针对性的法案议案,以期能够减少金融服务行业对制定、解释和实施金融政策的政治和监督过程的扭曲。他们的努力对强化金融市场是必不可少的。“人民卫士”不是种种努力的替代品;相反,“人民卫士”与这些努力是互补的。尽管不能包治百病,但是“人民卫士”能够改善监管的质量。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