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经济学> 金融守护人 > 为何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会背离大众?(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为何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会背离大众?(一)

  为何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会背离大众?

  为何金融守护人不为公众利益服务?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回答如下问题:为什么监管者按照他们现有的模式行事?现有模式是如何导致金融监管治理失灵的。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并非唯一。有一种推断认为,金融守护人被一种错误的观念所俘获,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监管崩溃。例如,艾茵·兰德(Ayn Rand)的追随者们——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和克里斯托弗·考克斯(Christopher Cox)——制定政策时就是基于对自由市场肤浅的理解。金融守护人们假设,无论激励机制如何,私营金融机构都会审慎经营。就这样,他们引导着世界一头扎进了“完美风暴”。尽管我们并不认为可以仅用某种观念来解释金融危机,然而观念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那么,错误的观念是如何破坏金融系统稳定性的呢?9

  腐败以及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之间的“旋转门”(即金融机构与监管机构的员工互相跳槽——译者注)扭曲了金融监管。例如,MIT著名经济学教授西蒙·约翰逊(Simon Johnson)和麦肯锡的顾问詹姆斯·郭(James Kwak)注意到,当一个人从金融机构跳槽到监管机构,然后再跳回金融机构,人们自然会问当此人作为监管者时,他到底会为哪些人的利益服务。10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首先在高盛公司担任联合主席,接着出任美国财政部长,最后又到花旗集团担任高级行政人员。亨利·保尔森首先担任高盛公司的CEO,接着出任美国财政部长。杰拉德·克里根(Gerald Corrigan)曾经是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而现在是高盛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曾经是高盛的合伙人和董事总经理,而现在是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大卫·穆林斯(David Mullins)是前美联储副主席,辞职后成为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合伙人。11总而言之,除了第一任行长本杰明·斯特朗(Benjamin Strong,在此之前他曾担任银行信托公司的主席,随后死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任上)和蒂莫西·盖特纳(在此之后,他担任了美国的财政部长,目前仍在任)外,所有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前行长在离任后均进入私营金融机构工作。此外,《机构风险分析》(Institutional Risk Analytics)的创始人和编辑克里斯托弗·惠伦(Christopher Whalen)观察发现,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工作人员(包括监管部门)非常频繁地从监管岗位跳槽,并在他们曾经监督过的机构谋取高薪职位。12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不去质疑监管机构的品质;即便所有的监管者都诚实行事,然而两者之间的利益冲突还是会削弱公众对监管机构和政府监管的信心。

  尽管我们详尽列举了很多事例来说明私营金融机构与政府监管机构之间存在的旋转门现象,但是我们仍未将解释监管者可疑行为的旋转门理论完全说清楚。另一方面,与监管人员共事和在监管机构工作的个人经历和专业经历又使我们相信,监管者都是全身心为公众服务的、高度专业的技术人员。因此,上述解释并不能使我们信服。显而易见的是,监管者与金融服务业之间存在着复杂的联系。同样显而易见的是,旋转门转速飞快,监管者并非与金融机构没有一丝瓜葛。

  除了旋转门之外,金融机构还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游说政客,以说服他们实施对金融机构有利的法律,并让他们给监管机构施压,使监管机构以有利于金融机构的方式解释和执行相关法律。奥斯卡获奖纪录片《监守自盗》(Inside Job)认为,金融服务业腐蚀了设计金融监管条款的政客以及执行有关条款的监管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显示,由于竞选献金可以改变立法人对重要金融政策的投票行为,因此金融机构可以通过游说支出获取任何他们想要的政策。13从这个观点出发,金融服务业对政客施加的影响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金融守护人通常不为我们服务。

  为何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会背离大众?是否因为“主场”优势?

  对于为何监管者面临的激励不同于公众,心理学也提供了一种解释。金融守护人与其他人一样,因此也受人类强大的特质支配:从众心理。心理学家发现,社会环境会影响到人们的信念和行为。

  试想一下体育赛事中的主场优势。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托比亚斯·J.摩斯科韦兹(Tobias J. Moskowitz)和《运动画刊》(Sports Illustrated)高级编辑乔·沃森姆(Jon Wertheim)在他们联袂创作的著述《塑造佳绩》(Scorecasting)中令人信服地描述了这种现象。他们研究了包括足球、篮球、板球、橄榄球、曲棍球、棒球等在内的各种类型体育赛事,所有赛事中主场队获胜的比率异乎寻常地高。例如,在过去一百多年所有主要的棒球联盟和大学橄榄球赛事中,客场球队获胜的比率从未超过主场球队。在全球所有的专业足球赛事中,主场球队获胜的比率远高于60%。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