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经济学> 金融守护人 > 为何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会背离大众?(而)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为何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会背离大众?(而)

  运动员的表现无法对主场优势作出解释。摩斯科维兹和沃森姆指出,并没有证据支持传统的解释:观众的支持提高了运动员的发挥;或者主场运动员利用了主场赛场的某些特点;再或者客场运动员的长途跋涉影响了他们表现。14如果运动员的表现无法解释主场优势,那么其原因是什么呢?

  赛事官员和教练员系统性地偏袒主场队伍是普遍存在的主场优势的原因。摩斯科维兹和沃森姆指出,赛事官员不会自始至终偏袒某支队伍;但他们通常偏袒主场队伍。他们对主场队伍的看法与主场观众一致。如果主场队伍失败(尤其是在两支队伍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裁判员通常要在赛后额外“滞流”更多时间。在棒球比赛中(尤其是实力接近的比赛的关键时刻),裁判员对主场击球手喊“出局”的次数低于客场击球手。在所有赛事中,主场队伍往往收到较少的有效判罚,在实力相当的比赛中的关键时刻尤其如此。在上座率较高的赛事中,官员对主场队伍的偏袒更为明显。

  对于监管机构的官员而言,金融服务业就是“主场观众”。金融从业者“包围”着监管者;他们每天都与监管者照面。如果金融家对监管者的“判罚”不满,他们就会对之揶揄和嘲笑。由于监管者很可能在不久之前还在金融机构工作,或者之后不久将要到金融机构工作,因此他们很自然地更加亲近整天包围着他们的金融机构。通常情况下,普通公众缺乏了解金融监管的信息和专业知识,更不用说是去评估监管政策导致的形形色色的后果了。他们通过“加油”来协调和传递他们的支持,但是却很难通过这种方式与金融服务业的影响力抗衡。这种主场优势引致了金融监管者的系统性偏袒,尤其是在关键的事件或环节。从行为学角度来看官员的偏袒,并不意味着他们无一例外地腐败;相反,这只不过表明了官员也是人罢了。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他时刻都在努力融入他所在的群体:15

  心理学研究发现,即便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社会环境对人类行为和决策有巨大的影响力。由于它能使受体的观念与一个群体的观念保持一致,因此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从众效应(conformity)。

  更重要的是,行为学的观点并不意味着由于官员迫于社会压力而刻意迎合群体的立场;相反,他们是发自内心地相信群体的看法。摩斯科维兹和沃森姆的研究表明,由于生活在某一环境中,人们的认知实际上会发生变化。因此,赛事官员和裁判相信他们在赛场上的判罚是公正的,他们坚信在作出决定时站在公众的立场上。

  在现有金融监管框架下,金融服务业享受着绝对的主场优势。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领域的偏袒现象,不过是人类的正常反应。因此,为了创造一个为公众服务的监管体系,我们必须改革现有的金融监管制度。在本书中,我们就主张这种制度改革,从而最大限度消除监管领域中的偏袒行为。

  为何公众不用强制手段使金融守护人服务于公众利益?

  无论什么因素塑造了金融守护人的利益,为什么公众不能有效施加影响呢?如果监管者犯下了系统性错误,为何公众以及他们选出的代表不强使他们作出调整呢?如果监管者的观念是错误的,为何没有人有效地挑战他们的观念呢?如果金钱扭曲了政治和监管,为何大众不将黑变白?如果监管者的观念与金融服务业一致,为何公众不创造出针锋相对的观念?换言之,如果监管者是独立的公众利益捍卫者,那么公众及其代表会允许监管者的行为背离公众吗?

  部分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无论过去和现在,金融的模糊性和复杂性使得公众以及他们选出的官员无法对金融监管作出全面、专业和独立的评估,从而也无法影响金融监管者。在无法有效评估的情况下,公众无从知道监管者到底在做什么,也无法评价监管行为的后果。因此,让公众强使金融监管人服务于公众利益,他们根本无处下手。问题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监管机构垄断了评估他们表现的信息和专业知识,那么让公众及其代表对他们施加影响谈何容易?

  全球范围内,没有任何一个机构:(1)不受短期的政治影响干扰;(2)不受私营金融机构诱惑和影响的干扰;(3)有足够的权力要求和获取关于监管决策和金融市场环境的信息;(4)具备评估信息的专业知识;(5)有足够的影响力从而可以将信息有效传达给公众以及他们选出的代表。因此,对金融守护人缺少有效的制衡。

  政策制定者并没有着手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重大的监管改革——包括2010年出台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案》(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s Act),以及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提出的旨在改善银行信誉的框架——都绕开了金融监管面临的核心挑战:如何让监管者为公众利益服务。有迹象显示,欧洲国家已经认识到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在于与金融监管有关的制度发生系统性失灵,然而尽管改革建议不断被提出,却没有一条建议旨在解决如何让监管者为公众服务这一基本的制度性问题。

  当前改革的焦点关注如何授予监管机构更大的独立决策权——而不是强化对这些机构的治理,这无异于拿全球经济的未来做赌注。如果各国不能修补金融守护人面临的系统性问题,那么越来越严重的危机还会接踵而至,破坏经济繁荣,抑制经济机会。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