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经济学> 金融守护人 > 意外事故?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意外事故?

  第一章

  导论

  ……本轮金融危机并非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场人为的经济攻击。人类策划了这次袭击……除非我们改变规则,否则它还会一再发生。

  ——美国参议员卡尔·列文(Carl Levin)1

  意外事故?

  这是一场让人战栗的意外事故——可怕至极以至于让人不敢直视。全球许多最有影响力的政客和金融家如是解释本次金融危机。这场令人恐惧的事故由一系列不可预知的事件合力驱动。诸多事件的不幸组合摧毁了全球金融系统:全球储蓄过剩,盘根错节的一体化国际资本市场,设计不当的宏观政策等因素诱发了大规模的资本流动。在部分主要经济体,资本流动反过来压低了利率,拉低了信贷标准,刺激了有毒的金融创新,驱动了不可持续的信贷扩张。2本轮无从回避的金融危机就像一场“完美风暴”,在命运之神的安排下,所有人都无法预见这次浩劫。

  这种解释被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以及他的前任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和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等才智出众的领袖人物一说再说。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以及他的前任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也秉持相同的看法。此外,这个“合唱团”的成员还包括全球不计其数的现任或前任官员和观察家。格林斯潘曾把本轮金融危机比作“典型的盲目乐观的泡沫”(classic euphoric bubble)和“百年一遇的洪灾”(hundred year flood)。3美国之外的政客和金融家——如爱尔兰已故前财长布莱恩·勒尼汉(Brian Lenihan)和法国前财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Christine Lagarde)——也很快达成了共识,他们认为本国的“意外”正因为受到美国政策的影响而恶化。在泡沫图景之上,有些人则绘制出了另一幅图画:金融家像前仆后继地跳下“风险回报”悬崖的旅鼠一样,你推我搡地涌向金融市场,交易日趋复杂的金融产品。花旗集团前任CEO查尔斯·O.普林斯(Charles O. Prince)即是其中一员,他有一句评价金融危机爆发前兆的谈话曾被广为引用:“当音乐停止时,事情会变得纷繁复杂”,“但是只要音乐仍然高扬,你就不得不起身跳舞。我们仍然在舞动。”4在这个版本的解释中,洪水、泡沫、自杀的金融家等接踵而至,决策者们却束手无策。因为,危机向他们袭来。

  当决策者停止责难不可预知的事件和无法控制的力量时,他们开始频繁地宣称,如果他所在的机构能被赋予更多的权力,他们本可以制止危机的发生,或至少能控制事态的严重性。本·伯南克、亨利·保尔森和克里斯托夫·考克斯(Christopher Cox,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任主席)再三声称,他们的“工具箱”里缺乏足够的可用工具,从而在面对金融市场日益增长的脆弱性时,显得绠短汲深。这些决策者还宣称有时候他们并不清楚谁负有监督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责任。5这一观点与“意外事故”说异曲同工:由于法定权力有限,以及存在不可逾越的监管真空(regulatory gaps),决策者在危机面前无能为力。6

  如蒂莫西·盖特纳所言:

  如果我们能做得更好,我们绝对会毫无保留做到更好。相反,我们别无选择。这就是最根本的教训。7

  这句特别的——“我们别无选择”——充其量是词义不完整的表述,冷漠的读者可能还会视其为带有欺骗性的或至少是明哲保身、自私自利的。在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政府资助的房屋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以及其他的金融机构破产或接受政府纾困之际,随之而来对经济造成的广泛而深刻的负面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即便实际情况诚如政客所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决策者无法遏止具有如此破坏力的危机;这也不意味着在危机爆发之前的数十年间,他们不能采取更审慎的措施以降低风险,减轻“意外事故”的严重程度。

  令人遗憾的是,“意外事故”说虽然颇有道理但其解释是不完整的。在危机爆发之前的十余年中,由于国际资本流动拉低了利率、收窄了信贷息差,并引爆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决策者引以为戒,密切监视金融市场。他们监测到美国、冰岛、爱尔兰、英国、西班牙以及其他地区的房价均出现空前的飙升,记录了发生在美国的繁荣和欺骗性的抵押贷款,还发现了其他许多国家的银行机构越来越依赖于短期融资。他们分析、评估和讨论了金融衍生品(一类金融工具,它们的价格依赖于其他资产的价格)的爆炸性增长和滥用,但又出台政策,允许和鼓励银行降低最低资本要求,更多地参与风险交易。

  事实也并不支持完美风暴说。许多欧洲国家只有一家监管机构和很少的金融创新却仍然爆发了金融危机,这意味着新的金融工具和监管真空并非危机的核心诱因。一些专家报告指出,冰岛、爱尔兰和英国的监管当局已经开始承认监管体系中的系统性缺陷才是本次危机的主要诱因,否则,许多核心方面会被忽略。

  将意外事故的说法包裹在真相之外以回避对本轮危机的责难,将会阻碍有望避免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实质性改革。现在,许多国家都在清理金融监管——所有的金融政策、规则、执行程序,以及塑造金融市场行为的官方监管架构——惨痛失败后留下的废墟,因为只有认识到触发本次危机的所有因素(包括监管机构本身的缺陷在内)后,当局才能制定出全面和有效的改革措施,从而引导社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