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思享家丛书> 中日之间 > 回国后的反思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回国后的反思

  回国后的反思

  1973年12月13日,川口夫妇搭乘的“圣山丸”抵达九州的若松港。在船上,川口做好了入关时会被日本警方逮捕的心理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切都很顺利、和谐,让他感觉仿佛在梦中。夫妇俩不禁在心里感叹道:真的回来了。

  二人在东京三好一的家里借宿一晚,翌日便拿着三好代购的车票乘车回到了久违的故乡—北海道士别市。18年前,日共党员川口孝夫还处于半地下状态,为武装革命付出代价;而18年后,日本议会民主的制度框架已然定型,川口所隶属的政党早已放弃了武装夺权的幻想,转而谋求“资本主义框架内可能的民主改革”,最高目标也从单独执政变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正所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回国后,川口三十余年如一日,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为两国的民间交流而奔波。他长期担任四川省彭州市经济顾问,为日资企业在中国内地合资建厂等事宜牵线搭桥,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抱有超越国籍的热忱。1981年,他与友人共同创设了北海道中国研究会,并亲任会长,不懈地推动两国民间社会的深层沟通。与此同时,他对自己流亡中国18年的生涯,对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日共历史及自身的社会主义信仰,进行了系统深入、脱胎换骨的反思,撰写了相当数量的论文、随笔和书信,内容涉及唯物论、共产主义运动、民主集中制、人道主义、人权及民主主义等方方面面。而川口从被卷入“白鸟事件”,到被迫流亡中国,直到以一名“外来者”的身份深度介入从“反右”到“文革”的一连串政治运动的罕见经历,恰恰构成了这种反思的起点和动力。反过来说,唯其有如此惨痛的经历,才使他在观察中国、思考过去的历史时,获得了某种虽深入却不致主观,客观却不失“体温”的视角。这种看待中国的视角,在某种意义上,正是日本的中国研究学界所稀缺的品质。

  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川口接触到了李锐的著作《庐山会议实录》。展读之下,他激动不已,当即决定与妻子一起翻译成日文,争取在日本出版,时值夫人荣子刚做过乳腺癌的手术。夫妇俩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翻译,当年底即携译稿赴北京拜会作者李锐。临别时,李锐把自己的旧著《毛泽东的壮年与晚年》赠予川口夫妇。翌年夫妇将其中的《毛泽东晚年“左”的错误思想初探》一文译成日文。通过李锐的介绍,川口第一次听说1974年不幸离世的中共党内思想家顾准的名字,并开始了对顾准思想的研读。顾准的《科学与民主》、《民主与“终极目的”》等文章对川口的思想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川口比李锐小4岁,比顾准小6岁,同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在20世纪末与这两位中共党内精英知识分子的邂逅,对川口晚年的思想蜕变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把李、顾二人看作自己的“恩师”:“我在回顾20世纪及其中自己所活过的这80年历史的时候,如果说多少有点儿进步的话,那端赖李锐先生和顾准先生的教诲和引导……我虽然与二位算是同代人,但水准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是我尊敬的前辈,思想和理论上的师长。我为在人生行将结束的时候,得以认识如此杰出的先生而感到喜悦、骄傲。两位是我人生最后的恩师。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会追随他们。”

  进入21世纪,川口已届暮年。从1945年秋天在香港英军战俘营中第一次了解“社会主义”的真实含义那天算起,半个多世纪以来,他始终把“社会主义”当作人生的至高理想,并为之不懈奋斗,不惜代价。他因卷入日共内部斗争而被迫流亡社会主义中国,历经18年艰辛,终于辗转回到祖国,但日本已变成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其发展走向离日共的政治目标渐行渐远。

  经过刮骨疗毒般的反思,深知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的川口,越发痛感对历史和人民的责任,晚年在日本自费出版了回忆录《蜀国漂流记》,该书后被翻译成中文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但碍于种种原因,对作为川口流亡中国的直接起因的“白鸟事件”的背景,书中仅在最后一章做了极其简单的介绍。 据说作为“绝笔”,川口另撰有专文,详谈事件的背景。但川口去世后,其文章由一位夫妇晚年生活上承蒙关照的至交继承管理,何时面世,尚在未定之天。无论如何,这几乎是可望揭开“白鸟事件”这一尘封近一甲子的历史悬案真相的唯一线索。

  魂归“第二故乡”

  2001年9月18日,川口夫人病逝。2004年11月10日,川口也因病在北海道去世,享年83岁。夫妇一生未生养儿女,晚年生活由一位仰慕川口老人的友人照料。川口孝夫其人虽然在日共党内的地位并不显赫,但因“白鸟事件”的关系,却是在日本战后史上留下名字的人。所以,对川口之死,当地报纸《北海道新闻》刊发了消息。但耐人寻味的是,大概是出于某种事关党史的讳莫如深的考虑,日共机关报《赤旗》则只字未予报道。

  川口夫妇的遗愿是,两人的骨灰合在一起,一半撒到“第二故乡”四川的山川大地。2004年12月22日,川口夫妇的遗骨在两位日本朋友的专程护送下,魂兮归来。在川口夫妇流亡蜀地的岁月,与之一起工作生活过的同事、友人,彭州市各界人士60多人为两位老人举办了一场追思会,然后把骨灰撒向了汩汩流过成都郊外的著名生态旅游区龙门山回龙沟的白水河里。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