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思享家丛书> 草色连云 > 梦远江南午夜村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梦远江南午夜村

  梦远江南午夜村

  妻子小雨的宗教情绪,比我要浓厚得多。灵异、幽浮、心灵学、神秘经验和史前时期超文明遗迹的发现,她都兴趣盎然。大山、旷野、大沙漠、大峡谷之类地老天荒的风景,都无不引起她一种类似乡愁的情绪。坐禅、气功我进不去,她进得去。她画的菩萨,比我的要超凡脱俗得多。出生于无神论家庭的她,只因一场灾难,偶然结了佛缘。

  1989年9月,在南京大学,我突然地被离开了她。她于应付有司之际,抽空到高淳看望我与前妻的女儿高林,夜里睡在阁楼上。楼上案头,有一尊小小的木雕观音,历经扫荡偶然留存下来的。焦灼如焚的她,见了心里一动,对之合掌恭敬,祈求赐予平安。是夜,她睡得很香。半夜里突然醒来,仰见一白衣人形,空悬于离楼板一尺以上,静静地俯视着她和睡在旁边的高林。她心中的火球一下子熄灭了,在一种宁静祥和的安全感之中,又婴儿般沉沉入睡。

  从此她常焚香祈祷,求菩萨保佑平安。为我们,为亲人们,也为那些到我们家避难的朋友们。

  来美首站,是洛杉矶。四顾茫茫,举目无亲。一位基督教友,想引导我们皈依耶和华。小雨讲述了向观音祈祷的经历。教友说没关系,那不是真神。小雨说不管是不是真神,我在危难中得到她的抚慰,不能出了危难就背弃。这个无理之理,来自非常时期那一段特殊的人生体验。

  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佛教在海外有多么兴旺发达。还不知道,全球五大洲几乎所有的主要城市,都有佛教寺庙,全都香火鼎盛,人挤人。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