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一天画着画着,忽有异常之感。环顾四周,大雄宝殿上静得出奇。无僧尼,无香客,烟消炉冷,钟鼓木鱼寂然。红烛顶上的小灯泡都还亮着,齐齐的一动不动。中午去吃饭时,食堂和厨房也都没人,灶冷盆空。

  顺着楼梯,一层一层往下寻找,全不见人影。下到第四、三层,渐闻人声沸鼎。在二楼凭栏下看,底层大厅里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涌动着标语和旗帜的森林。一阵阵鼓掌,一阵阵呐喊,声如潮涌。诸比丘,诸护法,在人群中穿梭往来,或散发小小的青天白日旗和各色头扎,或往人海里一排排圆桌上放置餐具。

  看见妙旺,下去挤进人群,问到哪里吃饭?她让我们稍等,请示回来,说,住持叫你们换身干净衣服,下来吃。我和小雨到街上馆子里吃了一顿便饭回来,庙里正大开筵席。有人讲演,慷慨激昂。下面欢声雷动,人人笑容满面如花。

  明白了,是在为国民党要员竞选造势。

  不明白的是,那些僧尼护法,都是本地人,私下交谈,大都独立观点鲜明,又怎么会,在里面忙活得那么来劲?

  政治的气势,更于此可见。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