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不久,1999年4月,星云上人邀请我和小雨,访问了位在台湾高雄的佛光山。

  山不甚高,四周人烟稠密,环境污染严重。闹中取静,浊中取清,颇符“人间佛教”创意。寺庙拾级而升,庭院开阔。寮房窗外,巨大的麻竹参天拔地。疏处可望见山下,小如骨牌的千门万户,都在烟尘深锁之中。汽车像蚁群,噪音似潮水。一派后工业时代岛国的繁华,如同淡淡的剪影。

  上人仍在康复,“老病人扶再拜难”。但仍坚持要带我们看山上的全部寺庙,并亲自讲解。在文史馆里,我们看到了他一生创业的艰难与成就。

  他是扬州人。南京大屠杀后,随母到南京寻父,为血腥恐怖震撼,十二岁就剃度出家。1949年孤身来台,衣食维艰,而弘法不辍。迄今门下弟子逾千,道场遍布全球,信众恒河沙数。有自己的报社出版社,还办了几所大学。著作百万余言,开“人间佛教”之门。

  他说佛光山的发祥地,是宜兰的雷音寺。在那里讲经说法十二年,是他全方位佛教事业的滥觞。他现在重建了雷音寺,问我们可不可以,为那里的大雄宝殿,画一堂壁画?

  我们很高兴有此机会,弥补百幅禅画的缺憾。草出小样、经他认可后,匆匆就去了宜兰。两位法师开车,一路上所见有限,只觉得大小寺庙多不胜数。各自供奉着从弥勒、妈祖、吕洞宾、太上老君、城隍爷、土地公、五路财神到五百壮士之类的神,不胜列举。所有寺庙的外墙上,都或雕(砖刻浮雕)或画着《三国演义》、《西游记》、《封神榜》、八仙过海、唐明皇游月宫之类的故事。尤其是斗拱、神龛,做工之精致细密,每使我想到雕花镂空的多层象牙球。

  一个寺庙是一个山头。建筑不论大小,所在不论城乡,供奉不论何神,都拥有自己的大批信众。台北的著名大庙行天宫,供奉的是关公。信众之挤,有甚于香港的黄大仙祠。到宜兰,紧挨着雷音寺的,是一个很小的马王庙。据庙史所载,该庙神主马援,后来改为马仁。易主前后,信众照样虔诚,香火依旧鼎盛。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