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1993年初到美国,举目无亲,四顾茫茫。承蒙佛教宗师星云上人慈悲,邀我们入住洛杉矶满地可精舍,为佛光山画了一百幅禅画。这批画我们自己不满意。但是后来的英文版,在美国加拿大2007年图书大展得了个金牌奖,也是佛缘。

  1997年,发生了轰动美国的“西来寺政治献金案”。劝我们不要掺和政治的星云上人,不知怎么的卷进了美国两党斗争的旋涡,媒体热炒,处境困难,动了心脏手术,康复缓慢。我们在新泽西,卷了一些字画,托人带到台湾,献给他作为慰问。不久,他的女弟子永芸法师赴美,从纽约驱车来访,代他问候我们。

  永芸是散文家,文名远扬。台湾有许多杰出的女作家,三毛、黄宝莲、朱天文、朱天心、龙应台、郑宝娟各有异禀。永芸是出家人,文字清空散淡,如月到天心处,如风来水面时,读之若听梵音。

  人如其文,亦清气袭人。因为喜欢大自然,求得上人恩准,辞去佛光出版社社长的职务,到美国来担任鹿野苑住持。发心要把鹿野苑办成一个高品位的、具有佛教文化博物馆性质的禅净中心。

  我们刚离开鹿野苑不久。在那里有些想法,大抵和她一致,谈起来,很是投缘。她建议我们回去,跟她一起开山。我们愉快地接受了。她说,等她在鹿野苑安顿好了,就派车来接我们。

  她来之前,鹿野苑归纽约道场管辖。纽约道场住持留她在道场打杂,一打就是两年。两年后她被召回台湾,到人间福报社当副社长兼总编辑去了。临走前来告别,没有一句对师姐的怨言。

  凡人如我,不识山路。从这个没有一句怨言,只感到一种僧团文化的神秘。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