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思享家丛书> 草色连云 > 七、灯前物语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七、灯前物语

  七、灯前物语

  2011年10月,到某大学做客。讲课毕,蒙主人家宴。屋在小山坡上,“野阔牛羊同雁鹜,天长草树接云霄”,气象万千。

  宴席丰盛,谈话轻松。在座有位白发白眉同胞,十分的谦谦君子,是北京某校的退休教授,海外某报曾经的文宣主笔。80年代末被误入“异议”,颇得西方之益,言彼等之傻甚乐。在美国有社安金和Medicare(医疗保险),在中国有房子退休金和全额医保,来去自如。言多不胜记述,姑且撮其一二:

  一曰世界上最伟大的英雄是卡扎菲,为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自由战斗而死,了不起。

  二曰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是朝鲜,虽小,不买大国的账,美国的俄罗斯的中国的一概不买,了不起。

  三曰朝鲜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国家,和大同江相比,多瑙莱茵就像臭水沟……

  那天无酒,没人喝醉。

  我听着,想起巴尔扎克说过,人与人的距离,比不同动物之间的还大。

  不同的动物有不同的身体。象大蛇细,鸟飞鱼游,人和人无此差异。如果说人们之间的差异不过在于精神,不同精神不过是符号操作和概念运算的不同系统,那怎么又会,无法沟通呢?

  我担心,这无所不在、看不见摸不着、至小无内而又至大无外的隔膜之洞,会成为吞啮人类历史的黑洞。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