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思享家丛书> 草色连云 > 六、在小灯的后面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六、在小灯的后面

  六、在小灯的后面

  这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隔膜,也是无神论者与不可知的神灵世界的隔膜。

  20世纪70年代,老诗人唐祈(《九叶集》的作者之一)给我说过一个故事。当年他在八路军中,有一次和日军交火,伤亡惨重。班长牺牲,队伍流散到荒山野岭中的一个小村。正逢秋收大忙,帮着农民打场。一个村姑突然昏倒,须臾站起。四周一拱手,用班长的男音,说我叫某某(班长的名字),某省某县某乡某村人,某年某月某日在抗战前线阵亡,拜托哪位,给我家里报个信,就说为国牺牲光荣,不要悲伤。还没过门的媳妇,解除聘约,别耽误了人家。然后一字一顿,说出未婚妻和一连串家里亲人的名字。说完倒下去,再站起来时,恢复了少女的乡音,说,“哪个昏倒了?我?没有的事”。革命战士,个个愕然,谁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事后连长派人穿越三个省,确实找到了村姑所说的那个村庄,还有已故班长的一应亲人。这类关于神

  、命运、灵魂不灭、前世今生的故事,遍布全球。心灵学收集的资料,浩如烟海。

  20世纪80年代末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和妻子小雨在南京大街上的人流里,被毒日头烤得唇焦舌燥汗流浃背,忽然发现街边有一座树木茂盛的小山,爬到山顶上,一个人也没有。浓荫下碧草萋萋,凉风习习,我觉得舒服极了。但小雨却毛骨悚然,异常恐怖,急着要下去。下到山的另一侧,街边立着一方石碑,才知道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集体墓葬。像这样的事,不止一次。其中一次是她在农村做知青时,独自住在一间农家小屋里,夜里煤气中毒,没死。那个经验,和三毛写到的煤气中毒没死的经验类似。

  我们有几位非常杰出的朋友,很了解各门自然科学的最新成果。有的研究风水命理,看相算命很准。有的虽没有信教,但是相信有神。小雨的一位朋友,在纽约大学研究医学生物学,终身教授,学科带头人。她常说实验结果变化莫测,可能真的有神。这经验和不少大科学家的相同。他们因宇宙时空的初始动力无解,或者反物质、基因密码等超出人类智力所能理解的范围,而相信有神。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因为无知,而失去一个至关重要的维度。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