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我这辈子,和沙漠有缘。

  青年夹边沟,中年敦煌,晚年拉斯维加斯。

  拉城是沙漠中的华都,万紫千红相幻,纸醉金迷。就精神生活而言,单一唯物一如城外风景。

  收入本书的文字,都是在这个双重沙漠中写的。就像沙漠里的植物,麻黄、骆驼刺、仙人掌,或者芨芨草,在连天砂石中渺小。

  渺小,惨淡,但绿着。绿是普世草色,故起“连云”之想。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