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科技类> 互联网> 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 > 亚马逊对待员工的方式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亚马逊对待员工的方式

  亚马逊对待员工的方式

  虽然亚马逊把主要精力放在软件和系统开发上,其实物流系统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在那里工作的工人拿着低薪。亚马逊10年间一路走来,它在每个节日季雇用的临时工成千上万,但留在公司的只有10%到15%。他们通常技能不高,辛苦劳作,然而时薪才10到12美元,其实还有其他好的工作可以做,这足以反映出亚马逊是一个残酷的雇主。如果物流中心储存的有些货物非常易于隐藏的话,如DVD和珠宝,偷窃事件就会时有发生,因此物流中心配备了金属探测器和保安摄像机,最终还和外面的保安公司签订了巡逻的协议。曾经于2010年在弗恩利物流中心工作过的一位同事兰德尔·克劳泽说,“当某人有偷窃的苗头时,他们可以监视到每一个人的行为,我认为没起什么作用,其实许多人还在偷。”

  亚马逊想通过一个分数系统跟踪工人们的生产状况,来杜绝员工的不良行为。迟到扣半分;缺勤扣三分。甚至请病假也要扣一分。积六分就会被开除。克劳泽说,“他们的规定期望值很高,只要你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就有人接替你的工作,他们不给你第二次机会。”

  数年来,像卡车司机兄弟会、美国食品协会和商业工人联合会等,一直想把亚马逊美国物流中心的同事组织起来,他们在停车厂发放传单,有时甚至直接造访工人的家。为了迎战,亚马逊的物流高管马上与员工谈判,并倾听他们的意见,同时让他们明白公司无法容忍他们加入工会的举动。由于亚马逊物流中心的绝对规模和非常高的营业额,因此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难把工人组织到一起。2013年,也就是最近,工人们在德国的两家亚马逊物流中心举行了为期4天的罢工,要求加薪和提高福利待遇。公司拒绝与工会谈判。

  工会认为这其中存在着一个障碍——就是员工们怕被报复。2001年1月,公司关闭了西雅图的客服呼叫中心,这是更大一波降低成本潮中的一项措施。亚马逊宣称,关闭呼叫中心与最近发生的工会罢工没有任何关系,但工会对此不以采信。华盛顿技术工人联合会发言人伦尼·萨瓦德说,“对亚马逊联合工会的最大障碍就是恐惧。”员工们“害怕被炒鱿鱼——虽然这不合法。如果他们把你炒了的话,你还得争取向他们讨回工作。”

  亚马逊不仅要与偷窃、工会联合以及物流中心的玩忽职守行为作斗争,还要与一些预想不到的事情相抗衡:这就是天气。公司经理们很快得知,他们只能听天由命,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凤凰城的第一家物流公司安装空调设备,那年的夏天酷暑难耐,但他们可以在比较凉爽的天气节省这笔不必要的开支。物流中心的经理们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应对夏季热浪的到来。如果温度上升到100度(译者注:西方习惯用华氏来计量温度)以上,美国中西部经常达到这样高的温度,那么早晨和下午的休息时间由原来的15分钟基础上又增加了5分钟,而且安装了电扇,并提供免费运动饮料佳得乐。

  光凭这些举措要想解决问题显然是不够的,确实也是如此。2011年,艾伦镇的报纸《早安》中揭露了亚马逊位于利哈伊山谷两家物流中心恶劣的工作环境,尤其是在夏季酷热难耐的时候。15名工人出现了中暑症状,被送到了当地的一家医院。急诊室的医生致电联邦监管部门,通报了工作环境的不安全因素。有一个令人汗颜的细节描述深深地震撼了许多读者和亚马逊的顾客,报纸提到,在热浪滚滚的夏季,亚马逊花钱雇了一辆私人救护车,让救护车司机驻扎在物流中心门外,等待把倒下的员工送往医院。

  杰夫·维尔克认为,亚马逊全部的安全纪录记载着它曾向职业安全和健康署,或称OSHA通报过,说他们的事故率很低,这表明在公司的仓库里工作比在商店里安全。(有关亚马逊仓库纪录中向OSHA通报的事故率很低,这能证明他们的说法是正确的。3)虽然有公众的监督,但这也无关紧要。据媒体报道,有很多员工由于休克被送到医院,转年,媒体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亚马逊宣布要斥资5.2千万美元在大多数物流中心安装空调。

  贝佐斯和维尔克可以平息混乱,也在尝试加大管理力度,但很难彻底根除这一切。人类与生俱来的反复无常和不可预见的巧合时常以意外的方式出现,就像2010年12月,不满的员工在弗恩利供货仓库放了一把火。据当时在场的两位员工称,员工们被疏散出来,在被送回家之前,在这寒风瑟瑟的冬天足足在外面站了两个小时。同一年,还是在弗恩利,有一位员工不想在传送带上继续玩命,于是在物流中心里驾车兜风。他被人们送出大门。

  或许最精彩的故事出自于2006年最繁忙的节日季。堪萨斯州科菲维尔物流中心的一位临时工,每天都是上班时出现下班时离开,但很奇怪,在上班期间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纪录。亚马逊的钟表和纪录生产情况的系统没有连接上,因此这个缺陷一直没被注意,这种情况延续了一周。

  有人终于发现了这个阴谋。在物流中心一个偏远的角落里,堆着足有8英尺的木板,这名工人偷偷地在下面挖了个洞。里面完全是一个真空地带,他自己搭了个舒服的小窝,用从亚马逊成堆的货架上偷来的东西来装饰他的小窝。里面有食品,有床,还有从书上撕下来的图片,用来装饰墙面——还有几张充满色情图片的挂历。科菲维尔物流中心的总经理布莱恩·加尔文立即开除了这位住在小屋里的员工,把他赶出了门。这个人没有任何辩解地离开了,走到了附近的公交车站;可以想象他的狼狈样,但他或许还带有一丝胜利的得意洋洋。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