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科技类> 互联网> 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 > 贝佐斯差点把公司卖给沃尔玛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贝佐斯差点把公司卖给沃尔玛

  贝佐斯差点把公司卖给沃尔玛

  2000年12月周六的一天早晨,布利图和企业发展部高管道格·博亚科在亚马逊收购Accept.com时加盟了公司,布利图接到手机电话时,两人正在芬利的礼品包装车间。电话是贝佐斯打来的。告他们晚上在阿肯色州的本顿维尔见面。然后去沃尔玛考察。

  这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既然双方是主要的竞争对手就没有合作的可能,但亚马逊还是打算说服沃尔玛来接管它的网站。沃尔玛是当之无愧的零售业大王,一年来在全世界开设了数百家分店,不景气的市场似乎并没有撼动它的地位。沃尔玛历史上第三位CEO李·斯科特曾经以私人名义邀请贝佐斯到家中做客。布利图和博亚科高兴地把手里的礼品包装放下,奔往里诺机场。

  那天晚上,亚马逊高管在本顿维尔汇聚,在那里他们体验到了沃尔玛的节俭之风。沃尔玛为他们预订了当地的天天客栈。当天晚上,贝佐斯、布利图和博亚科在附近一家麻辣小馆就餐,然后在古老的城市广场上一起散步。

  转天早晨,三辆黑色雪佛兰Suburbans排成一队,按照约定时间驱车奔往宾馆。司机都带着耳环、墨镜,表情严肃。亚马逊的高管们被带上了一辆十人轿,由众多保镖护卫,场面令人侧目。虽然贝佐斯没见过这种场面,但也在想自己的未来是不是能有如此的威风。

  车子开进了一个带有警卫的小区,离高尔夫球场不远,亚马逊的高管们下了车,走上台阶,敲了敲大门。沃尔玛CEO的妻子琳达·斯科特打开了门,立刻就让他们感觉非常轻松。她告诉贝佐斯非常崇拜他,几周前曾经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的财经论坛上看到过他。

  在拥有巨大外飘窗的餐厅里,亚马逊高管会见了李·斯科特和其首席财政官汤姆·舍维。吃着点心,喝着咖啡,两位CEO推心置腹地谈了两个小时。他们谈了两公司之间的相同文化,还谈到了贝佐斯曾引用过山姆·沃尔顿自传中的一些经营原则。贝佐斯大概地介绍了在协同过滤系统的支持下——这是一种数学算法,用以锁定哪些顾客在购买一件产品的情况下,有可能再购买其他系列产品——这是亚马逊在个性化和技术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斯科特意识到沃尔玛也有相同的技术。它可以通过计算,如孩子们用的地球仪来带动其他相关产品的销售,如彩色画图本,如果他们被并排摆放在商店货架上的话。两家公司都对这种合作方式的尝试产生了兴趣。

  斯科特还谈到了沃尔玛如何把广告和定价视作是同一范畴内的两端。他说,“我们在市场营销上只花费了40%的营销费用。看看我们的股东报表就知道了,大多数报表的内容都在媒体公开,以便让人们了解商店的运行情况。其余的营销费用我们用在了降低价格上。我们的营销策略就是定价策略,即每天都是低价。”

  瑞克·达尔泽尔曾在会面前就提醒贝佐斯,要小心这位狡猾和诡计多端的沃尔玛CEO。但贝佐斯早就把前辈的叮嘱忘到脑后了。亚马逊一直自认为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而不是零售商。现在贝佐斯需要了解的是这个专业领域里的基本原则,因为直到那时,贝佐斯还是一个门外汉。

  大约谈了一个小时后,高管们纷纷工作去了。斯科特想知道亚马逊究竟是怎么想的。高管们随即介绍了与“R”Us玩具公司的这笔交易和玩具网初创阶段的运行情况,以及如何为其他零售商管理物流仓储。斯科特对是否继续进一步谈判也不置可否。会谈末尾,他探身询问贝佐斯,“还有比现在更进一步和更具战略性的内容吗?”

  贝佐斯说,他在考虑如何让沃尔玛对他的建议更感兴趣。两人握手道别,亚马逊的高管重新来到了雪佛兰Suburban等在门前的车里。由于他们要被送往机场,布利图和博亚科一致认为斯科特的临别语意味着这笔并购生意有希望。贝佐斯问道,“真的吗?他是这个意思吗?”

  贝佐斯当然不希望把公司卖给沃尔玛,斯科特也不同意把沃尔玛的一部分网上业务外包给亚马逊。两位零售商之间的谈话后来没有丝毫进展,看起来像是非常诱人的建设性意见,然而双方的会谈一直是个谜。两家公司将会继续各走各路,数年后,两家将会成为冤家对头。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