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政治类> 人物传记> 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 > 首次登上外交舞台(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首次登上外交舞台(一)

  首次登上外交舞台

  有一年旱灾非常严重,父亲日夜担心灾情。有一天,晚餐时他提起农作物全部枯萎一事,告知今年将会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还要辛苦。

  母亲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我们家早晚餐桌上的话题都与社会现状有关,父亲和母亲会彼此交换关于经济、社会、国防、文化等多方面的意见,要是谈到像达成出口目标或国家队选手在亚运会得了金牌这样的好消息时,大家都会非常开心。

  父亲偶尔会问:“如果你们是政府某个部门的长官,会实施什么样的政策?”

  年幼的志晚会回答:“我要当科学部长,制造机器人。”引得父亲哈哈大笑。

  通过和家人的“饭桌谈话”,我自然而然地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但对各方面事物产生兴趣,也会因此去思考、研究,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培养了爱国之心。不知从何时起,只要父亲担心旱灾,我就会祈祷下雨,变成了一个为国操心的小大人。如今回想起来,要是能有一两个符合当时年纪的鲁莽行为的回忆也不错,这点倒是有点遗憾。

  青瓦台经常有各领域的专家前来拜访,我偶尔会坐在一旁听他们与父亲谈话。每次专家回去后,父亲就会问我关于他们所讨论内容的意见。

  某天父亲问我关于大学专业的问题,我回答想读电子工程,父亲问我原因,我说:“上次来青瓦台访问的一个博士提到‘小小一个半导体就值二十到三十美金,一个007 皮包的分量就是几万美金,我们韩国应该要拼电子产业’。因此我想成为产业的主力人才为国家做出贡献。”

  平日希望我能上历史系的母亲被我这番话吓到了。

  “那么难的书要怎么读呢……”

  心疼我的母亲接不下话,但父亲跟母亲不同,或许他很早就有心想要把我培养成专业人才。

  “这个想法很棒,爸爸相信只要是你,一定可以达成梦想。”

  从那天起,父亲开始给我许多机会让我见识更大的世界。在一次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公开访问行程中,父亲没有事先告知就在参加者名单上填了“朴槿惠”的名字,那次经验对我来说,是一场新鲜且震撼的教育。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