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动人的温情(一)

  陈虻:兄弟你看,我眼里有泪。

  陈虻审片除严厉、严格之外,还有动人的温情:

  《百姓故事》制片人陈真(陈真:时任(2008年12月)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百姓故事》栏目制片人,现任中央电视台总编室审片部副主任。),和陈虻结识近20年,也是做电视纪录片出身的。他说:我常想起陈虻审片时的情景,每当节目中出现感人的场景时,眼圈最早红的一定是他。为我们节目中的人物和故事,陈虻经常感动得泪流满面。

  在参与过《生活空间》创办的蒋樾记忆中,陈虻“是一个性情中人,经常被感动得流眼泪,但基本上他流眼泪的片子都是很难通过的片子”。

  《实话实说》编导郑宇鸿(郑宇鸿:时任(2008年12月)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策划,现任新闻中心策划部综合组策划。),在第一次听陈虻审片时,就有一个奇迹般的发现:“审着审着片子,我们就听到细微的声音,开始以为带子有问题,一扭头,看到主任哭了,满脸的泪水。那些关于亲情、友情和爱情的话语,常常会叩开他敏感的神经,他很容易被感动。”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阿忆,在崔永元生病期间,曾经代班过《实话实说》的主持人。他在《陈虻三周年祭》的微博上跟了一帖:

  他骂人很损,但确实太有见地,由他负责审查《实话实说》的3个月,是俺代班主持这个节目时收视率最高的时期,审查《长大不容易》那期的过程中,他哭了3次,多么率性的大哥!

  还有一次,审一个关于“非典”的片子。那时,“非典”题材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再加上那期访问的对象,是将“非典”从南方带到北方的第一人:一位女患者。片子能否通过,面临的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都很大。网友闹闹在博文《平视陈虻 仰视陈虻》中回忆:

  陈虻审片,认真听了那个女子的叙述后,他几次动容,坚持播出。还连夜和栏目制片人讨论了这期片子的主旨、该采用的素材和剪接节奏等。其胸怀、魄力和专业水准让人大开眼界。

  还是这位“闹闹”,在另一篇博文《最后的告别》中写道:

  审完《唐山姐妹》,你对我说,兄弟你看,我眼里有泪。

  那滴泪,如今挂在我脸上。

  最后一次,山西卫视研讨会,

  你说最可怕的是没有标准,做人、做事、做节目。

  我记得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