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政治类> 人物传记>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 选择了一种工作,实际上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选择了一种工作,实际上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一)

  陈虻:我很反感媒体人利用自己手中的媒体来向公众表白自己的辛苦,我认为干什么都不容易,选择了一种工作,实际上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

  在整理陈虻资料时,我们发现他留下的手迹、原始资料不多。仅有的几份亲笔写的,集中在他担任《生活空间》这一段。虽然数量少,但文字很好看,生动鲜活地勾勒出当时他和他的团队的工作状态、精神面貌。

  陈虻1995年写的关于《生活空间》三年的业务总结,笔下对自己工作状态的描述:

  刚到《生活空间》时,要熟悉每一个人,要保证已经开播的《东方时空》每一天的正常播出,同时要考虑并实施栏目的改造。当时的感觉就像一家饭店,一面营业,一面装修,两边都不能停下来。在最初的那几个月,我每天工作14到16个小时,白天处理日常工作,晚上和大家一起编片子。最多的时候一天晚上同时进行四个节目的构思、编辑、修改、指导拍摄。也是在那几个月里,我养成了不吃中午饭的习惯,一天只吃一顿晚饭。在无法明确节目定位的压力下,急得我回到家把脑袋往地上撞。

  领导对《生活空间》的改造非常关心,我们认真听取各级领导和每位记者、观众的意见,进行了反复的探索、尝试,最终在领导的支持和帮助下,在观众的鼓励下,通过每位记者的努力我们开始了“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很多人问我“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这句话是怎么想出来的,我实实在在地回答“勤奋加压力”。

  陈虻写道:创造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而创造又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过程。所以要完成一件成功的作品,同时需要两种极具反差的品格——灵异奔放和老老实实。对于一个人是这样,对于一个团队同样是这样。

  陈虻还留下一份对1995年当年工作的备忘。那一年《生活空间》又在策划改版,并为改版积累节目。陈虻带着栏目组探索长片的摄制,从当年5月起推出在此基础上拍摄的九部系列纪录片。

  陈虻说:探索长片的摄制,是1995年度《生活空间》栏目工作的重点。虽未能得到最终全面的认可,但此举再次激发了全组同仁的创作热情和敬业精神。

  请看陈虻笔下对《生活空间》同仁们工作状态的描述:

  为拍摄《我想飞》最后一组飞机起飞的镜头,毕鉴峰(毕鉴锋: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东方时空·生活空间》栏目任摄像,现任《新闻纪实》栏目摄像。)为了赶在凌晨四点前起床,在没有闹钟的情况下,睡觉前点燃香烟,用香烟燃至手指烫手的方法将自己从睡梦中唤醒。整个夜晚,点了十二支香烟,烫了十二次。

  鄢蔓{鄢蔓: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任编导,现任新闻中心地方新闻部编导。}、程勇(程勇:1995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任编导,现任新闻评论部中心组副制片人。),为了深入在太平间工作的李某某的生活,不仅和这一家人在一起生活、工作了四十多天,还认了干妈。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