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政治类> 人物传记>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 选择了一种工作,实际上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二)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选择了一种工作,实际上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二)

  海天(海天: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任编导,现任北京雷禾广告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为编辑《母亲》法庭内外的对话,将七十多盘素材全部同期声笔录下来,以便找到合理的对应关系。近二十天的后期编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就在这三四个小时里,还时常在梦里坐起来,把从牡丹江赶来看望他的母亲的腿当成编辑机不停地按动。

  在《刑警》的前期拍摄中,王亚林(王亚林: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任编导,现任地方新闻部制片主任。)、鹿敏(鹿敏:1994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栏目任编导,现任《新闻纪实》栏目编导。)、孙华拉(孙华拉: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任副制片人,现任《新闻纪实》栏目编导。)天天和刑警一起穿着防弹背心行动,断断续续跟踪拍摄了半年,完成素材带近百盒。

  郭佳(郭佳:1993年加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栏目任编导,现任《新闻调查》栏目编导。)在编辑《考试》第一集时,为解决八分钟以内完成四个女孩和孩子家长的出场及为后五集作必要的铺垫的问题,前后共编辑了七版,直至在审看第七版时,暗暗发出了全组同仁的心声:“陈虻再提意见,我就把他杀了”。

  陈虻写道:每一部片子后面,都有许多故事。这些故事不问大家谁都不说。这是我们无数次告诫自己:因为热爱我们选择的这种职业。选择了这种职业,也就选择了这种生活。现借“总结”之机,写在纸上,也只仅作为《生活空间》备忘。

  1993年到1995年,三年中《生活空间》收到了上千封观众来信,信中除了主动提供拍摄线索外,很多的来信几乎都写到:我越来越爱看《生活空间》;几乎都写到,这个栏目使人感到太亲切了,它拉近了中央电视台和老百姓之间的距离。

  1993年到2000年,七年中《生活空间》拍摄了2 000多个普通人的故事。于是,广大观众每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他们有着一样平凡而真实的经历,他们是和大时代脉搏共同跳动的鲜活个体,那真是一次崭新的发现自己的电视之旅。

  附文:

  在《陈虻三周年祭》那条微博发出以后,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汪永晨连发了两条跟帖评论,谈到了她与《生活空间》:

  偶然看到今天是陈虻的忌日。说来我和陈虻的母亲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同事。1994年我采访了被我称为“我的环保启蒙老师”的一群穷小学生后,陈虻知道了,特意让《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摄制组和我们一起去东北拍摄“森林与孩子”的电视节目。想想那已经是16年前的事了。

  我多想告诉陈虻今天如果再讲老百姓的故事,我们可以讲江河。在我们的努力下贡嘎山脚下木格措神湖的自然留住了,怒江还在自然流淌。我能想象陈虻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说我找两个记者跟你们走一趟。虽然他不能再找记者和我们走了,但是和我们走的记者越来越多。陈虻等我们做出好片子了,会告诉你。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