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目录

目录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一
今天所做的一切相加就等于未来

陈虻:生命需要保持一种激情,激情能让别人感到你是不可阻挡的时候,就会为你的成功让路!一个人内心不可屈服的气质是会感动人,并能够改变很多东西。 
陈虻: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一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过程。你不改变这个过程就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陈虻:努力不是成功的根本。想成功的人都很努力,但成功的人往往只有一小部分。倘若你努力,但你的观念是错误的,很可能离正确的方向越来越远。所以重要的是观念。而认识观念、改变观念完全是由思维方式决定的。
陈虻:你们遇到的问题,我当年在做片子的时候都遇到过,都曾经思考过,并且总结了应该怎么做,还分析了这样做的道理。
陈虻:我过着过着突然明白了,“现在”就是小时候想过无数次要为之奋斗的未来啊。所以最现实的做法就是把现在的事情、眼前的事情做好。今天所做的一切相加就等于未来。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二 
《生活空间》——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陈虻:做人和做饭,我以为做人更紧要一些。这个节目既然叫服务性节目,沿着服务的思路去想,它能不能服务于人的思想,能不能提高人文教养水平呢? 
陈虻:《生活空间》确实是在前挤后压的情况下,我们寻找到了一个新的表现领域,新的题材领域。 
陈虻:《生活空间》以之为安身立命的是一种态度:“目击者”的态度,关怀的态度,人本人道的态度,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陈虻:我很反感媒体人利用自己手中的媒体来 向公众表白自己的辛苦,我认为干什么都不容易,选择了一种工作,实际上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三
纪录片,在中央电视台是一个需要一级保护的产品

陈虻:国际纪录片有各种流派,你说我们这种拍法算哪一派的? 
陈虻:电视纪录片要利用观众的感性到场,达到观众的理性到场。
陈虻:回到日常生活中来,关注现实的此刻当下,这是中国纪录片的生命和基础。
陈虻:纪录片有剥削性,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纪录片的剥削性就是把本来属于个人的问题公众化了。 
陈虻:影像纪录比文字叙述的更有文献价值。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四    
大道无术  万法归心

陈虻:作为第一代中国电视新闻节目的制片人,我们算是开先河的人了,真的是很自豪的事情。 
陈虻:塑其行易,塑其心难,所以“万法归心”,心正则权正,出于我心,归于公心。 
陈虻:尊重,始终贯穿在我与人的相处关系中,当然也是我管理中一脉相承的东西。 
陈虻:一个团队的管理必须有员工的终身教育,不是说把他招进来你就用他,你不培养他,优秀的人才是不会来的,越优秀的人越对未来有考虑。 
陈虻:永远把你的思想、经验和精力贡献给新来的以及水平最差的同志。
陈虻:大道无术。最重要的是修炼自己,首先改变自己、提升自己,而不是学什么与人斗的方法。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五
我不是在改片子,我是在改人 
陈虻:既然文如其人,为何不从做人开始? 
陈虻:我在审节目的时候,对自己有两个基本的要求:第一,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怎么样更好。第二,不是告诉你怎么改,而是激发你自己修改的欲望。 
陈虻:别用排斥的方式来接受我的信息。我更在意的是你的思维方法,包括接受新知识的能力,包括判断和处理信息的能力。 
陈虻:审片的四层次:主题、结构、细节、节奏 
陈虻:兄弟你看,我眼里有泪。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六
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陈虻:未来电视媒体节目主持人的竞争一定是在思维个性上的竞争。 
陈虻 :我批评了你并不可怕,我对你失望才可怕。
陈虻 :什么对一个主持人最重要?平台!拉里金也得扎在演播室里,一天天过。 
陈虻:电视主持人走到一个误区,好像是越有学问、能和专家在理论上都有一拼的就是大腕。其实这个已经过时了。
陈虻:做节目,要学会放空自己,去感受。这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超越自己是最难的。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七
真实永远取决于认知主体

陈虻:真实是无干扰纪录,是原汁原味的生活。 
陈虻:生活的深刻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真实是尊重生活,不预设主题。 
陈虻:真实往往被各种因素所遮蔽,真实永远取决于认知主体。 
陈虻:从空间来说,真实就是角度,从时间来说,它是一个无限接近的点。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八
未来电视“有纪实者生,无纪实者死”
陈虻:不要在生活中寻找你要的东西,而要努力感受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虻:生活中的任何一种发生,都永远是我们拍摄的机会,而不是我们拍摄的障碍。 
陈虻:现代新闻节目的三个特征——多元、强调信息有效性、关注人 
陈虻:“纪实意识”和“纪实手段”对电视的贡献和意义要远远大于作为一种节目类型的纪录片。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九
必须建立自己对事物认知的坐标系

陈虻:长期用统一的坐标去进行判断,呈现出来的结果就是这个栏目的理念。 
陈虻:要有一个统一的认知事物的角度,这个坐标系一定是在每一个编导的心中。 
陈虻:选择了选题,不等于选择了主题。 
陈虻:在这个大圆里选择哪个小圆,是你必须做的一份工作。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
找到属于电视本体的表现手法 

陈虻:我认为政策空间不是限制我们发展的唯一因素,我们自身掌握影像方式去传达信息和思想的能力,也是限制我们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陈虻:在摄影创作的过程中有三个级别,或者说三种境界。 
陈虻:在影像创作这个过程,视觉词汇更多的是一种创造,不是继承,是新的词汇,新的构图和新的运动,来体现你对事物的一种表达。 
陈虻:语言、语法相同的基本的前提下,影像风格是由景别和长度决定的。换句话说,我们剪片子,实际上是在剪景别,在剪长度。 
陈虻:视觉解读能力是要训练的,你必须经历精读和泛读这个过程。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一
结构的力量可以改变叙事的深度和走向

陈虻:深刻不是耍大胆,语不惊人死不休。
陈虻:用结构的力量深化主题 。
陈虻:结构就是如何选择配角。
陈虻:利用结构的力量加大背景,结构其实就是信息组合。 
陈虻:细节的细节就不再是细节本身。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二
观点类谈话节目符合电视本体特质

陈虻:我们的媒体现在最缺的就是言论性表达,电视的下一个高峰将是观点类谈话节目。 
陈虻:左手是新闻时效;右手是高关注度,然后在 “刀剑”之下做深入的报道。这样的定位无疑是现在几种新闻节目所都不具备的。 
陈虻:不同的空间关系构成了不同的人际关系。人际关系决定谈话的方式、内容、深度。
陈虻:内观式报道是对新闻事件做自内而外的发散,从单极到多极的扩张。 
陈虻:精神产品的创作者永远是这样的工作,你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干有挑战性,这是最好的状态。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三
三段式创作方法

陈虻:主题先行和盲目拍摄是一对孪生兄弟。
陈虻:开拍之前决定关注的方面,要围绕关注的方面去设计前期拍摄。 
陈虻:一定要问自己为什么要拍这部片子,并且要对你的答案进行不断的审视和反省。 
陈虻:没有不能拍的选题,只是你怎么拍,怎么把握。 
陈虻:在剪接的过程中发现主题,媒体立场是通过对素材的取舍来完成的,不是通过直抒胸臆。 
陈虻:只有让观众悟到了,才能形成良性传播和最佳的传播效果。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四
电视创作的四次选择:选题、角度、时机、素材

陈虻:别人说纪录片是选择的艺术,我要说的是如何做选择。 
陈虻:在对社会变革了解的基础上选择选题。 
陈虻:角度的变化,不仅改变了信息,还改变了信息的价值。 
陈虻:拍摄时机的选择需要合理想象,一个成功的重场戏,就是预判来的。 
陈虻:以观众的未知作为剪辑的起点。 
陈虻:剪辑一个真正好的短片,最终完成的不是一个句号,而是带着问号前进。 
陈虻:叙述三要素:信息的密度、落点、位置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五
栏目化运作要前面有目标、后面有理念

陈虻:独,就是别人没有你有;特,就是你把自己独一无二的特点,用足,发挥得淋漓尽致。
陈虻:一个栏目定位以后要知道什么是自己的A类选题,什么是自己的一般选题,把它清晰化了就好判断了。因为没有对错,只有合适与否。 
陈虻:可以进入《新闻调查》的选题,一定要有一个未知的空间,确定这个选题是否可以做,要判断是否只有通过调查才可以认知那一部分未知的空间。 
陈虻:我觉得就一个字“懒”,任何一个题材都是同样的一种结构方式,变成了一种习惯性的使用,缺乏创意和判断。 
陈虻:外在形式越简单的东西,智慧含量越高,因为它已经不再依赖形式了,必须依靠智慧,所以,策划在当前电视行业中显现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陈虻:当你觉得节目对你有挑战性的时候,对观众就有刺激性;当你觉得驾轻就熟的时候,观众就不爱看了,这就是电视,这就是文化产业。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六
《社会纪录》的三个门槛

陈虻:我认为还有一个空间,那就是做社会新闻的深度报道。 
陈虻:在一个流行的话题中选择了一个另类的、非常规化的关注方式之后,你在这里面能够提出什么样的不同观点。 
陈虻:将来是存在评论的人物化空间的。从现在开始就应该不断地塑造人物个性,创造这种空间。
陈虻: 从阿丘的嘴里,以稍显另类的方式说出来,既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往往会得到体制的宽容。 
陈虻:网媒、平媒都发展起来,你还是走社会新闻的路子,留下的空间很可能就只剩下对社会新闻的调查,而不是对社会新闻的叙述。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七 
你要往上顶,才能顶出一片新天地

陈虻:做电视必须创新,而创新就是永远做那没人做过的事情。 
陈虻:一个创意的产生,决不仅是个人的灵感,而是各种社会因素的集合。当你想到这个创意的时候, 实际上它已经形成了一个社会需要。 
陈虻:每个媒体人,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标准,也就是我们所要发出一个怎样的声音。
陈虻:我始终相信做节目、办栏目,就像十指捧水,如果每个指缝间都往下漏,捧起来就会两手空空。同样我们如果在每个制作环节上不抓紧,没有一个基本的质量追求,那么任何思路都不可能成功。 
陈虻:我们知道了如何做人,也就知道了如何去做事。本着这样一种善解人意、坦诚和诚恳的心态,正是中国人的自信、中国人的宽容,创意出了日出这样一个节目。 

《陈虻,我们听你讲》系列博文之十八
新闻改革永远是撞击反射

陈虻:新闻频道要改变:组织生产的方式、频道和受众的关系、“什么是新闻”的观念 
陈虻:凡是那些人们不知道、或者不曾被合适地表现、不曾被真正理解的事物都是新闻。 
陈虻:如果无视媒体规律,一味张扬自身的情趣和愿望,可能也会丢失你的观点. 
陈虻:你没有思想、观点,你是通体抚摸,这样的片子谁爱看? 
陈虻:白岩松说我是头发最长的制片人。这也是中央电视台领导的宽容。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