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六(二)

  一年之后,1979年1月,吴南生回到了他的老家汕头——广东东南部地区的一个沿海城市。20世纪30年代,汕头商业兴盛,经济发达,素有“小上海”之称,与香港可谓不分伯仲。40年后,香港凭借突飞猛进的经济实力蹿升成为亚洲经济“四小龙”之一,而汕头却衰落了。有什么办法能让汕头重振雄风呢?一位新加坡商人向吴南生出了个主意——将汕头打造成一个出口加工区。中国台湾和新加坡在经济起飞阶段都依靠此法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他相信这个办法在中国大陆应该同样能奏效。

  类似的方法在宝安县另外一个小镇蛇口同样在酝酿之中。然而,领导这次经济复兴计划的并不是当地官员,而是一家由中央政府所有的香港企业——招商局。招商局的前身是李鸿章于1872年建立的一家船运公司。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中国动荡不堪,招商局在纷繁的战乱中得以幸存,1949年之后,它被归入中国交通部。1978年6月,袁庚被任命为招商局第29任领导者。袁庚是一名退伍老兵,抗日战争时期,他一直在中国南方地区做情报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被调派南亚,成为一名外交官。尔后,他在“文革”时期被捕,被囚禁长达5年,直到1973年才被释放,随即调任交通部外事局负责人。袁庚素来直言不讳,思维敏锐而独立,能力卓越,为人诚恳,富有进取心,善于接纳别人意见,在共事者中备受尊崇。61岁时,袁庚受指派负责领导被忽略已久的招商局。一向雄心勃勃而精力旺盛的袁庚很快便制订出了一个可行方案,经过一番整顿,招商局脱胎换骨般地成为一个富有竞争力的赢利企业,在制造业、贸易和航运方面建树颇丰。由于香港地价奇高,袁庚将着眼点转移到了蛇口。1979年1月,交通部和广东省政府都收到了一份关于在蛇口设立工业区的详细计划书。很快,广东省政府与交通部便分别于1月6日及10日通过了该计划书,随后,计划报告书被送到国务院。1月31日,该计划报告书获得了时任国家副总理李先念首肯。顺理成章地,蛇口工业区成为现实,成为中国第一个工业区。实际上,李先念批准的并不仅仅是蛇口,而是整个南头半岛——至少约为30平方公里。但袁庚只要了蛇口这么一个位于南头半岛南端的弹丸之地。他解释说,蛇口贫瘠荒芜,即使项目失败,能造成的影响也微乎其微,而岛上其他地区或多或少都已经有一些工业基础设施,将它们归并到工业区不仅会提高成本,还有可能会大幅度增加政治风险。

  在同一时期,吴南生还与其他省级领导——特别是习仲勋和杨尚昆——对在汕头建立出口加工区进行了讨论。众领导对袁庚的提案颇为赞同,甚至还酝酿出了一个更为宏伟的计划——将整个广东省作为一个试验室,对曾经成就了香港和台湾繁荣的各种措施进行试验。他们相信,与香港及澳门毗邻的广东,应当成为即将到来的经济改革的先锋。

  1979年4月,负责主管经济事务的中央政府官员及全国各省级领导在北京召开了一个工作会议。会上,广东代表习仲勋将他们的提案摆上了桌面,供各与会人员商讨。他强调说,广东在地理上毗邻香港,与海外华侨也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利用这样的优势,广东能相对容易地与国外在经济和技术上进行交流。尽管遇到了一些强烈的反对意见,但习仲勋的一番阐述仍然赢得了大多数代表的支持,其中包括华国锋,他急切地渴望中国能打开国门,加强与世界的经济联系。

  当时分管对外贸易的副总理谷牧将会上讨论的内容汇报给了邓小平。邓小平对来自广东的提案非常认可,“经济特区”一词正是在这时由他提出来的。在随后几个月里,谷牧与各广东及福建领导一起,为建立经济特区进行了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了正式批准广东和福建两省发展经济特区的决议。与只是为了吸引出口企业的工业区相比,这些特区还提供包括教育、商业、法律及政府服务等各种有利于制造业和贸易发展的必要条件。因此,除工业区外,特区中还包含科研区、住宅区、商业区及政府办公区。一旦建成,每一个特区都将成为设备齐全,并能实现自我持续的经济实体。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