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财新丛书> 天下有贼 > 张锐、谭春陵与李心泽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张锐、谭春陵与李心泽

  张锐、谭春陵与李心泽

  除了设备采购的中间商、代理、咨询顾问等名目繁多的商机,以及赚得盆满钵满的广告投放,张锐之手还伸向了增值服务,而围绕四川移动增值业务展开的多个企业中,三个交叉出现的名字,张锐、谭春陵、李心泽,三人似结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共同体。从音乐基地CP整合商,到四川移动数据分析和支撑业务、设备采购咨询、广告代理,一个类似寄生于四川移动体外的“大家族”形成。

  张锐在电信领域的人脉并不局限于一个张春江。熟悉电信采购的人们知道,涉及这一领域的关卡很多,必须环环畅通。涉及到具体单子上,地方更有决定权。以中国移动的电信设备采购为例,最初主要由各省分公司决策,后为了统一网络设备和压低采购价格,开始对大的电信设备实行集团招标。但即使这样,集团也要根据各省报上来的技术方案来确定品牌和价格,而采购数量仍由地方来报,甚至价格也可因选择技术和服务的差异而出现很大浮动。

  据一名电信业内资深人士介绍,电信业务各种灰色“交易”根据业务种类不同,操作方法有很大区别。比如,电信设备采购因合同金额巨大,加之海外监管严格,电信设备制造商通常都比较谨慎,一般都是集团对集团直销,但有时会通过聘请“顾问”或咨询公司来“做关系”及“走账”;IT服务则多用代理模式,通过与国有电信运营商有特殊关系的代理商来抢单;最混乱的则是广告代理和增值服务领域,由电信公司领导的代理人或其亲友参股或直接控股相关公司的做法,主要就出现在这里。

  四川移动提升为中国移动的全国无线音乐基地后,衍生出了大量围绕着无线音乐的增值业务提供商。这些增值服务商虽然数量庞大,但真正掌握核心业务的公司并不多。

  电信业务中,最重要也是最容易产生灰色领域“交易”的,通常都包括数据支撑、设备采购代理、商务咨询、广告代理等,四川移动有全国的无线音乐基地,还包含了很多围绕音乐基地衍生的增值业务提供商。在四川,每一项业务几乎都有一个或少数几个公司来负责,而在这些公司中,交叉出现且频率极高的核心成员包括张锐、李心泽、谭春陵等,以三人为核心的小团队几乎涉及了四川最核心的所有增值服务和代理领域,这些公司大多也同时给其他电信公司服务。

  前文已知,我们查到,张锐于2005年出资100万元左右在成都市区中心地带购买了一处写字楼商品房,建筑面积211平方米,目前该处正为一家叫作北京威信泰克技术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的企业使用,这家公司负责人为余激扬。

  余激扬承认,此处房产正是由其公司购买的资产,他们计划在四川长期发展,北京威信泰克公司在全国都有业务,最核心的部分是四川的电信业务,四川移动是其最大的客户,同时四川电信也是其多年的客户。他同时也否认该公司与李华案有关,目前公司仍在正常运转。

  经查,北京威信泰克公司于2003年7月成立。注册资本50万元,张锐、李心泽各25万元。2004年10月增资到500万元,两人非专利技术分别注资225万元,共450万元。2004年9月,北京市伯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所谓技术投资的主体为非专利技术移动运营商数据业务分析系统,这套系统正是我在该公司前台墙上看到的证书。

  从证书作用可以看出,该公司主要向四川移动数据业务部提供数据分析。上述非专利技术说明显示,“该系统由张锐、李心泽研制和开发,产权归二人所有,属于非专利技术。本系统是通过业务分析、客户行为分析系统已经得到的一些关键数据及其变化趋势,为企业描述客户的价值取向、消费心理以及企业的盈利增长的可能模式,以便企业决策定制更好的营销策略。”

  有意思的是,张锐、李心泽为该公司的成立提供了一份可研究性的报告,报告假定第一年到第五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00万元、1200万元、2000万元、2600万元、3000万元,销售收入中的技术分成率为11%,贴现率按照7%计算,即测算出无形资产评估值为451.03万元。根据二人的财产分割协议,张锐226.03万元,李心泽225万元。这作为了二人的出资依据。

  李心泽,四川人,但现在登记的地址已是北京,这说明他早已完全转战北京发展。我们在四川他所涉的所有公司转了一圈,均未发现他的身影。

  北京思瑞德公司也曾在2009年1月从150万元增资至1000万元,李心泽550万元,张锐450万元;到2009年5月再增至3000万元,新增的2000万元为“知识产权”,张锐900万元,李心泽1100万元,变更后张锐1350万元,李心泽1650万元。

  北京中金浩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评估报告,思瑞德新增的知识产权为“电信运营商新业务运营能力综合评估系统技术”,评估为2000万元的依据是对该技术产品未来收益预测——2010年收入1700万元、净利735万元,2011年2210万元,2014年达到4860万元。

  事实上,该项评估系统技术同时也出现在威信泰克中,即我此前看到的北京威信泰克公司成都分公司内挂有的一份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证书显示的系统全称为:移动通信运营商合作伙伴(SP)多维度评估系统软件。

  余激扬透露,该公司与北京思瑞德公司其实是同一拨人马,使用相同的核心技术,在北京思瑞德公司基础之上成立北京威信泰克公司主要是更方便申请成立高新技术企业。这一系统的主要作用是面向四川移动,提供数据支撑业务。记者也在该家公司看到了诸多关于北京思瑞德公司的技术证书。

  北京威信泰克成都分公司所在地址其实也同为另外一家公司登记所有。四川合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最初是做通信设备信息咨询,2006年增加了销售机电设备、通信设备等设备销售范围。但记者并未在该地址看到此公司办公。

  谭春陵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原为四川电视台编导,后下海经商,与之相关的公司繁杂。早在2002年12月,北京阳光加信广告成立的第二年,也是张春江上任网通总经理前夕,谭春陵即在成都成立了成都山石广告有限公司,主要涉及制作、代理各种广告和企业策划等。注册资本50万元,谭春陵占40万元。2003年,通过股权转让,山石公司更名为四川长河广告有限公司,公司股东为谭春陵和李心泽,分别占股30万元和20万元。

  谭春陵的一个朋友称,该广告公司也是什么广告业务都接,不仅仅包括移动,也包括其他电信运营商,非电信企业有单子也接。但是由于四川移动内部势力比较分散,有的事即使是搞定了李华这一个人也没有用。因为谭春陵并不能完全拿下移动的广告,而只能拿到部分,所以觉得赚钱不够多,其个人后来并不是很看好这块。2007年开始,谭春陵的重点又转向时代长河投资有限公司,开始做项目投资,给一些项目招标作担保服务和企业管理服务。

  但这家时代长河投资公司非常诡异。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07年12月,注册资本800万元,但从2009年2月到2009年10月,短短8个月时间,该公司股权变更了5次,而且变更基本围绕相同的人转来转去,尤其是名为谭嘉的女士,股权在其手中转进转出达到4次,最后谭春陵的股份基本由谭嘉持有。

  除此之外,上述人士还透露,他们还成立了一家叫埃哲森的公司,主要负责咨询服务,做系统设计与服务,也是由谭春陵控制,公司名取意于国际著名咨询企业埃森哲。但我在工商局并未查到相关企业资料。

  如果说李心泽的重点相对在于移动数据部的数据支撑这块,那么谭春陵最为核心的阵地,还在于重点掌控了四川音乐基地的独家数字音乐支撑平台公司——成都娱音公司。

  由此可见,以张锐、李心泽、谭春陵为核心的团队基本形成了四川通信行业的一个利益团体。娱音公司主要控制了无线音乐基地的CP整合运营;威信泰克成都分公司负责四川移动的数据支撑平台,主要跟移动数据部打交道,同时还可监控SP接入数据;四川合泽公司主要负责渠道,四川移动项目新品投放,比如可乐机、手机支付都是由合泽公司开发;埃哲森公司则主要负责咨询服务,做系统设计与服务;以长河广告公司为核心的广告公司则重点做移动广告业务。

  下篇

  大变局

  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有过两次婚姻,共生下8个子女,其中7个是儿子。其大儿子掌控电信业,二儿子被视为接班人,三儿子痴迷足球,四儿子担当国家安全顾问,六儿子掌控国家精锐部队。对很多国家的统治者而言,除了那些国家在地理上天然具备的能源资源优势外,电信业是最有利可图且必须牢牢安全掌控的垄断行业。在中国,全垄断又半开放的电信增值(SP)业务已成为权力与资本媾和的典型案例。(连载完)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