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傍上李华

  傍上李华

  如前文所述,2009年底张春江案发,张春江的老友张锐也由此涉案。20世纪90年代初,张锐在当时席卷全国的经商潮中下海,创办了自己的通信公司,主要推销小交换机,后来还在大连做服装生意。在大连,张锐结交了在大连邮电局任职的张春江,此后其几乎与张春江的每一步升迁如影随形。

  张锐与四川的交集也发端于张春江。1982年7月,从北京邮电学院本科毕业的张春江分配至辽宁邮电系统,1995年1月返京进入邮电工业部,1998年后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一年后以41岁的“黄金年龄”晋升为副部长,主司电信监管事务,成为信息产业部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副部长。2010年12月底,张春江被“双规”。2011年7月23日,张春江因受贿746万余元被判处死缓,其中来自张锐的贿款达200余万元,主要为房产和车款。

  1998年,刚刚升任信产部电信局局长的张春江,介绍张锐认识了四川电信主管“一把手”李华。李华在1999年的中国移动分家之中,成为四川移动第一任老大,直到其案发。张锐也因此成为四川移动最早期的供应商,并一路发家做大。

  思瑞德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思瑞德)和北京威信泰克技术有限公司(威信泰克),是张锐旗下主要从事数据支撑业务的两家公司,后成了四川移动数据部的主要合作伙伴。2001年—2009年,四川移动与北京思瑞德公司签订的合同总额为2314.6496万元;2003年—2009年,四川移动与北京威信泰克公司签订的合同总额为213745707元,共计2亿余元。数据业务利润空间比硬件设备毫不逊色,由此足可见,张锐从中获得的收益。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在张春江落马、张锐涉案之后,看似跟张春江的履历毫无关联的四川移动被卷入,长期担任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的李向东也会立马开始筹备出逃,他的出逃也加速了李华的落马。

  十年来,李华也从张锐处获得了足够的回报。2000年—2009年期间,李华收受来自张锐的10万美元、2万欧元、价值94.376万元的住房一套及价值13万元的“芝柏”手表一只,总计205.6676万元。这还只是目前留存账上仍能计数统计的,不在账上的难以统计。

  两人的交易最早可追溯到2000年1月左右,李华到北京开会,张锐以李华生日为名送给他一只价值上13万元的“芝柏”名表。

  之后,张锐要求李华对其业务多多关照。李华点头默许,两人也开始了默契的长期交情,并建立了极为牢固的利益关系。之后几乎每年,张锐都会以祝贺生日等各种名目向李华直接送人民币和外币。

  2000年9月16日,李华陪张锐到位于成都市武侯区的豪华小区中华园买了一套跃层住房,面积是184.57平方米,大概花了人民币95万元。2001年的一天,张锐将购房协议书、发票、产权证、土地使用证和两把钥匙一并交给李华,李华毫不推辞地收下。

  2005年,李华将这套中华园的房子卖给了胡晓萍,胡晓萍是四川网通(现在的联通)的一名高管。2005年5月,张锐和胡晓萍办完转让手续后,胡晓萍说把房款给李华,李华当时觉得将卖房的钱存放在自己名下容易暴露,又叫胡晓萍与他的妻子刘农美和他的弟弟李晓联系,将房款转到李晓的账户。胡晓萍将共计79万元的房款转给了李晓。

  总之,这套房款从未再经过张锐之手。“李华和胡女士都没有给过我这套房子的房款。”张锐说。

  李华与胡晓萍的这项买卖其实是以“换房”为代价的,李华目前居住的清华坊的别墅此前正是胡晓萍的资产。两套房产的换房,由于李华买房交易在前,79万元的差价,后李华还用所得差价款购买了位于丽江的一套住房。

  2007年,李华购买丽江的房子时,弟弟李晓把之前转到他账上的钱还给了李华。李华买丽江的房子花了60余万元,其余部分则存入了李华的工资卡。

  2004年,李华的女儿李诚赴英留学,当年下半年的一天,张锐在成都对李华说,他买一个北京的铺面送给李华,以用于李诚出国读书。

  李华当场谢绝了,后来张锐又说那就用铺面的租金资助李诚学习吧。这一次李华没有拒绝,英国留学出了名地贵,何况李诚读的还是热门的城市规划专业。

  此后,张锐就以资助李诚学习的名义陆续送给李华一些外币,以方便其在海外使用。2004年底的一天,张锐在成都中国酒城神神秘秘地递给了李华一个牛皮纸信封。张锐说:“这是北京的铺面收到的租金,用于资助李诚学习,2万美元。”李华清点,果然是2万美元。

  而这只是开始。张锐的妻子杨蕊宁清楚地记得,张锐在中关村科技大厦买的上述商铺,每年都能收到10多万元租金。

  2005年底的一天,张锐到成都拜访李华。有意思的是,向来是张锐登门拜访李华,或邀请李华娱乐的,这一次却是李华去了张锐所住的假日酒店,在张锐的房间里,张锐又递给李华2万美元。

  2007年九十月的一天,张锐享受了更高级别的待遇,李华亲自到成都机场接张锐,在车上张锐又送给李华2万美元。

  2008年1月18日,李华过生日,张锐在成都“天鹅湖”送给李华2万美元。

  2009年国庆节前,张锐在世纪城会展中心洲际酒店又送给李华2万欧元。

  “大约2000年至今,公司主要围绕移动公司的业务开发软件,这几年,我在四川移动做了几亿元业务。”张锐坦白。

  张锐从一开始就明确向李华提出要求,要他为公司在四川移动承揽业务打招呼,或者是出于张春江的情面,李华答应了。“我们一个小公司能够在四川移动做几个亿的业务,在国内市场是很罕见的。”张锐自己也承认。

  直接送钱在21世纪的受贿中已不是很多见,这足见李华与张锐在当时关系之铁。张锐和李华都清楚地记得每一笔贿款的细节。

  李华自己也承认,张锐主要是叫他为北京思瑞德公司和北京威信泰克公司在四川移动开展业务打招呼,得到关照和帮助。

  “张锐给我送钱,主要是想和我保持良好的关系,希望得到我的关照和帮助,让他在四川移动的业务能继续顺利进行,也是对我表达一种感谢。”

  “四川移动上上下下都知道我和张锐的关系很好,有了这层关系,我的下属肯定会在各个方面对他的生意进行关照和支持,张锐在四川移动的生意和我的影响力也是分不开的。”李华坦言。李华的这种影响力不仅存在于张锐,也存在于很多行贿人之中。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