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财新丛书> 天下有贼 > 从杨旭霞到杨蕊宁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从杨旭霞到杨蕊宁

  从杨旭霞到杨蕊宁

  张氏夫妇的阳光加信系公司旗下广告公司在业内声名鹊起,则始自2004年夺得中国网通的全国代理业务。2001年,一个新的机遇即将来临。完成了第一步政企分离改革的电信系统,开始进一步深化改革,重点是突出企业主体地位和更加市场化。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促进电信市场竞争(实际上也是为了解决正在债务深渊中挣扎的网通问题),第二次电信重组也在悄悄酝酿。

  各大电信运营商由此加大了形象广告和各地推广活动的投入。一大批依附于各级电信公司的广告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张锐夫妇看到了广告领域正在展开的机会,2001年5月适时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北京阳光加信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加信广告)。

  张锐的妻子杨旭霞从1988年就开始从事广告业务,先在北京工商广告公司任职,1992年创办了北京华艺广告公司,客户之一即为中国电信,其他还包括中国邮政、摩托罗拉。“当时做中国电信的业务很多,网通还未涉及。”曾在华艺任职的一位内部人士称。

  阳光加信广告的规模非华艺可比。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杨旭霞占66.5%,同年7月增至1000万元,9月又增至1500万元。公司成立第一年,即有1473万元收入入账,据悉当时有中国移动、三洋手机等客户。2001年底,数位在4A广告公司任职的专业人士加盟,公司业务发展很快,2002年收入5640万元。

  2002年,阳光加信广告还在辽宁成立了分公司,当时分公司的两大主要客户是辽宁移动和辽宁网通,而辽宁电信、辽宁联通的业务也有所涉及。

  然而,阳光加信广告在业内声名鹊起,始自2004年夺得中国网通的全国代理业务。其时,第二轮电信重组已经完成,中国电信北方十省与“小网通”(由田溯宁执掌的原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和吉通合并,成立了“大网通”——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下称中国网通)。2003年5月,张春江调任网通总经理。

  大型电信企业的广告通常由4A公司代理,对于公司资质、资金和技术实力都有严格要求。当时还有六家同行参与招标,“我们是通过三轮竞标,还上了总裁办公会才拿到网通项目”。一位阳光加信的高管对我们坚称公司是凭借实力夺标。就在招标前,阳光加信广告在2003年6月才完成了最后一次增资,注册资本增至2000万元。

  2004年,张春江任中国网通公司总经理期间,中国网通公司对公司形象创意及相关广告代理进行了招标,阳光加信参与了竞标,杨旭霞征求张春江的意见,张春江告诉她创意要突出“老”和“宽”。杨旭霞把这个意见告诉了阳光加信公司经理庄励。为确保中标,杨又跟张春江说了准备的几条广告语,张春江听后说“中国网——宽天下”这条广告语好。后来阳光加信竞标成功。

  中国网通在招标前告知各家公司,采用哪家公司的创意广告,就用哪家公司做广告代理。其公司中标后的广告代理费总计约人民币2亿元。

  时任中国网通业务协调部品牌处处长李仲侠、副处长陈华亮,时任中国网通业务协调部总经理夏柏涛都是中国网通成立的品牌宣传评标小组成员。这个小组向总裁办公室推荐了阳光加信公司、博通智雅广告有限公司。2004年3月,张春江主持召开了总裁办公会,在会议上,夏柏涛汇报了品牌宣传广告招标过程,演示两家公司的创意广告后,张春江说,“中国网——宽天下”为主题语的广告创意不错,决定选用阳光加信公司来承担企业品牌宣传工作。当时参与评选的小组人员都说,由于张春江是网通的总经理,对选择哪个广告有决定权,他决定以后,就没有人再提出异议。

  这次会议后,在阳光加信公司接到正式合同之前,张春江已经电话告知网通已决定采用阳光加信广告公司的“中国网——宽天下”广告语。

  决定之后,阳光加信与网通签署了三年半的合约,代理时间为2004年3月1日至2006年9月30日。

  2004年网通推出了“中国网——宽天下”的系列广告,在业内也产生了很大影响。之后,网通大事不断,广告投放密度很大。2004年7月,中国网通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固定通信服务合作伙伴;2004年11月,网通在香港上市,其间阳光加信都是其主要的广告代理商。

  在网通之前,阳光加信广告自称其有代表性的广告案例还包括中国移动全球漫游、中国移动信号全面覆盖、普天三洋SCP-550手机“妙趣眼”等。

  其实广告投放中的猫腻非常普遍,此为广告业界所熟知,而且电信运营商一般都是广告商的大客户。一位省级移动广告商前主管人员就透露,集团和省公司的广告投放有区别,集团体量更大,在2002年左右,他所在的省级移动广告投放量就达到了6000多万元,之后每年上涨,现在已至少2亿元,“一家省级电信公司就可以养活一家大型广告公司,并且活得很好”。

  据这位通信广告资深人士介绍,业内也不乏电信公司负责人入股广告公司、广告制作公司的情况。有些广告公司会另外成立制作公司,其中50%的股份赠送给电信公司的领导或家属。因为制作公司跟广告公司并没有股权关联,即使要查也很难查出移动公司高管的问题。“现在大家都避讳直接给红包,请领导去旅游、送LV皮包、送珠宝等都太不上档次了。”

  这对张春江并非没有好处,他的受贿方式则显得并不高级。

  2004年5月—6月期间,张春江跟张锐说姬蓉回国时没车用,其就以张春江司机王一兵的名义购买了一辆黑色丰田佳美轿车供姬蓉使用。2006年底,张春江通过王一兵的账户给了张锐人民币20万元,车辆过户到了姬蓉名下。

  2007年春节,张锐又把人民币20万元以抵押房租名义推给了张春江,但以后每年的房租还是照常支付给张春江,张春江也没再提过折抵房租的事。

  张锐所支付的房租是他为公司工作人员租用的张春江位于知春里的一处房产。

  2008年10月,与姬蓉离婚后准备买房,向宋世存借款250万元。张锐表示向宋世存借款不好,可由其解决,张春江表示同意。但这并不是真的借钱。后来张锐拿了人民币50万元放到了张春江车子的后备厢里,其与杨蕊宁(即杨旭霞)商议后,又从北京威信泰克技术有限公司支取了200万元分红款,装在一个黑色箱子里送给张春江。

  2009年12月2日,宋世存的家被检察院搜查查封之后,张春江担心事情败露,也先后两次到了张锐家中,把装钱的那个黑色箱子退还。后来杨蕊宁将其中的160万元交给北京有璟阁餐饮管理公司会计。

  与此同时,阳光加信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业内一般估算广告投放占电信公司年收入的1%~2%。2003年、2004年间网通的营业额在600亿元左右,2005年和2006年则超过850亿元。以此推算,网通每年的广告投放应在数亿元乃至十数亿元。广告公司的收入则来自媒介代理费和创意费,投入少、产出高,阳光加信由此获得了不菲收入。“接了网通项目后,我们就几乎不做其他电信公司的广告了。”前述阳光加信高管称。

  根据阳光加信公司的财务证明,从2004年至2006年,中国网通公司共支付阳光加信公司广告代理费等共计人民币2.5余亿元。

  截至2007年,阳光加信广告已在上海、辽宁、长春成立了分公司。

  阳光加信广告在本土广告公司中的业绩,使其赢得了与奥美合作的机会。2006年12月,有广告行业网站消息称,WPP集团正式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奥美中国Ogilvy&MatherWorldwide,收购北京阳光加信广告49%的股份。相关收购消息中,阳光加信广告的情况被描述为当前在北京、沈阳和长春都设有分公司,共有雇员131名。阳光加信的年收入大概在3720万元人民币(未经审计),毛利润在7010万元人民币左右。主要客户包括ChinaNetcom(中国网通),LiaoningMobile(辽宁移动),LiaoningNetcom(辽宁网通),MengniuDairy(蒙牛牛奶)和ShanghaiXinjiegou(上海)。

  但从阳光加信广告股东变更情况来看,当时并未发生实际并购行为。

  直到2007年9月,阳光加信广告公司与奥美中国公司高调合资成立了加信奥美广告公司,各投560万元,各占50%股份,此时杨旭霞已经更名为杨蕊宁。而该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是当时谈成这项合作的奥美整合行销传播集团大中华区董事长宋轶铭。

  2007年,双方召开了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宣布合资,宋轶铭给这场合作作出的评价是:“从中国本地成长起来的阳光加信对中国企业的特征和内部运作模式有着深刻的理解,同时他们对中国市场的把握也很精准,在电信业领域又有丰富的成功经验。加信奥美的成立,是基于阳光加信希望通过寻找战略伙伴进行业务上的拓展以及奥美中国需要注入更坚实的本土力量的需要。”

  具讽刺意味的是,发布会结束时,加信奥美的员工放飞了数百只红色竹蜻蜓,象征加足马力翱翔云天,以示庆祝。然而,竹蜻蜓的飞翔永远只能是人工短暂的笨拙推进,不是其自身起飞的能力,永远不可能翱翔云天。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