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财新丛书> 天下有贼 > “老谢”们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老谢”们

  “老谢”们

  在四川成都的电信供应商中,有一个比较活跃的群体,他们与李华、李向东等移动高管的关系都非常默契,其中就包括著名的“老谢”。

  老谢全名谢燕群,是四川瑞登通讯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他的老婆李红在当地圈中也小有名气。四川无线音乐基地的“影子公司”之一、成都娱音科技有限公司在短期内迅速股份制改造和冲击上市的过程中,李红便是其入股股东之一,当时每一个能火线入股的股东背景都不简单。

  老谢堪称李华利益圈中与李华最熟的人之一,从1999年至2010年,11年间,经李华签字批准,成都瑞登公司与四川移动签订了总额为2.742亿元左右的合同。成都瑞登公司也主要是从事四川移动的基站维护工作。

  作为交换,从2001年至2006年期间,李华先后收受谢燕群夫妇总计44.306万元的财物贿赂。老谢案发后,李红将购房款32.926万元交至四川省人民检察院计划财务装备处,之后李红也取保回家。

  2001年,李华因患糖尿病在华西医院住院治疗,谢燕群夫妇为李华办理价值1.38万元的华西医院金卡一张;2002年左右,谢燕群又送给李华一张价值10万元的青城山高尔夫球场会员卡。这都是投李华所好,投其所需。

  李华经常去青城山打高尔夫球,这也是李华和他的圈中好友经常聚会的地方,李向东也常常参加。

  2006年初的一个周末,李华夫妇与谢燕群夫妇等人一起到青城山“碧水青城”看房后决定购买,谢燕群夫妇为李华垫付了房款32.926万元,刘农美与开发商成都潮蓉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办理了购房手续,其后,李华未将房款归还。

  2009年底,张春江案发,随后张锐涉案,李华担心自己会受到牵连,为逃避组织调查,与谢燕群商量,谢建议将房子暂时过户,李华于是叫刘农美将房子过户到李红名下。2010年1月20日,刘农美与李红签订合同,将该房产转让给李红并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

  李华称,他多次对谢燕群说过等他把以前在青城山买的另一套房子卖了就把房款给他,但谢燕群说以后再说,其实谢燕群就是想把房子送给李华,但没有明说,而李华也一直没有支付房款给谢燕群。

  老谢的存在并不孤立。从李华收受的礼品看,他爱摄影,也极为爱表,于是有人戏谑称,李华让他们学习了诸多罕有所见却非常名贵、动辄数万的莱卡相机,以及动辄上十万的名表,如“积家”、“芝柏”、“宝格丽”。

  与老谢类似,朱俊伟的四川军通公司也是四川移动的通信线路、基站的代理维护商,他还在四川移动承接了光缆建设、村村通、通信管线建设等业务。2001年至2010年,经李华签字,四川移动与成都军通公司签订的合同总金额近4.3亿元。作为交换,十年里,朱俊伟以帮助李华女儿完成学业等名义,共计送了李华含4根金条在内的价值164余万元的财物。

  刘宁的四川长通通讯公司也是四川移动的四家代理维护商之一,每年在四川移动做很多业务,1999年至2010年,经李华签字,四川移动与四川长通公司签订了总额为5.44余亿元的合同。作为交换,2001年至2009年期间,李华收受刘宁共计价值45.524万元的财物。

  2001年至2005年期间,每年中秋节和春节,刘宁均到李华办公室送给李华“仁和春天百货”和“美美力诚”的购物卡,每次价值1万元,合计9次即9万元。2006年、2007年、2009年春节及中秋节,2008年中秋节,刘宁到被告人李华办公室送给李华“仁和春天百货”和“美美力诚”购物卡,每次价值4万元,合计7次28万元。上述购物卡共计37万元。

  2008年春节前后,刘宁又在李华办公室送给李华“尼康”相机一部及3个镜头和其他相应配件,共计价值8.524万元。

  李华自己也承认,长通公司是四川移动的四家代理维护商之一,每年在四川移动做很多业务,他作为四川移动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刘宁的业务在各个方面都需要他关照,特别是合同的审批、授权和合同款的拨付上,都必须有他的签字才行。

  从“老谢”们的故事不难看出,这些贿赂的财物集合了李华这十年利用权力,以各种名义从企业那里捞取的金钱交换,大到一套又一套豪华住宅,小到一张华西医院的贵宾卡、一根金条,远到筹款为女儿赴英留学,近到在景区打打高尔夫球,李华的生活之路丰富多彩而又铺满送上门的“黄金”,利益获得轻而易举。

  由于李华在四川移动的强势地位,很多当地企业愿意投其所好。例如李华的一张价值高达10万元的青城山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就由四川瑞登通讯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谢燕群赠送,该公司负责四川移动的基站维护。他热爱摄影,就有多家企业争相赠送高档相机。据李华自己案发后的“交代”,他和哪个企业熟悉,四川移动上上下下就会很明白,就会给面子。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李华在四川移动的影响至深至广,具体到业务的方方面面,从基站维护到设备代理和数据业务,甚至基础设施建设,几乎全由其说了算。而多位行贿人所从事的行业也几乎涵盖了四川移动的所有业务领域。

  一个典型事例是购楼。2007年左右,李华提出购买罗浮世家的一、二楼作为移动公司的手机卖场,当时四川移动分管市场的副总经理尹显智表示了反对。尹显智认为,隔壁就有一个很大的移动公司的营业厅,距离太近不合适。但李华认为,如果不买,此楼就会被电信或联通买去了,就会显得很尴尬。后来四川移动市场部对此还专门作了利弊分析,研究结果仍然为不该买。但李华仍力排众议,在一次办公会上通过了购买决议。这两层楼的购买价格是1.2亿元。

  从事后的司法审判可见,该楼的开发商成都达义物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刘峙宏正是李华的行贿人之一。经司法认定的刘峙宏的行贿物主要是一只价值9万元的“积家”手表和一部价值6万元的莱卡M9相机。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