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财新丛书> 天下有贼 > 爱立信的百亿生意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爱立信的百亿生意

  爱立信的百亿生意

  西门子之外,随着中国移动腐败案的升级,爱立信等其他外资供应商也被卷入。

  2010年9月,继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之后,四川移动分管设备和项目采购的副总经理、董事陈炳澜已被有关部门正式“双规”,两人均涉嫌在电信设备采购中受贿。在接受调查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中,爱立信赫然在列,爱立信的相关人员也涉案被拘。该消息我也报道过,最早被刊登在了财新《新世纪》周刊上,但因为一些客观因素,仅体现在了纸面杂志上,而未在财新网上同时刊登。

  有趣的是,后来《新世纪》周刊报道的爱立信涉案一文被翻译成英文稿发在了财新英文网上,后经外电引用进一步报道后,又被国内的媒体引述外电报道在国内作了报道,引发了一次新闻热点,而此时已比我们的最早独家报道晚了近一个月。我常想,这应该是在中国才可能出现的怪事吧。

  2010年6月李华受贿案发后,年过五十的陈炳澜即成为纪检部门重点调查对象,之后的几个月中,陈炳澜多次接受问话和调查,直到其案被正式定性。

  除此之外,国际电信设备供应商巨头爱立信的一位设备经销商负责人被传唤配合有关部门对李华、陈炳澜二人的调查,之后未归。

  不久,2010年10月,重庆移动党委书记沈长富涉案被调查,亦由外资设备采购案牵出,爱立信也牵涉其中。

  在张春江下台、张锐涉案之后,担任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的李向东出逃,加速了李华的落马。李华落马牵出了毛节琦,最终导致沈长富也随之被逮捕。

  沈长富出生于1951年,重庆市垫江县人。看其简历:重庆移动前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下乡做过知青,自称毫无背景。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第一轮电信改革中,移动业务从中国电信中拆分出来。自1999年9月重庆移动成立后,沈长富一直担任公司负责人。

  据不完整统计显示,在中国移动成立历史上,从最初成立至此次案发十余年里,各省级移动公司始终把守“一把手”重任的大将仅有两位,即四川移动李华和重庆移动沈长富,耐人寻味的是,两人都在此轮反腐风暴中落马。

  李华案发后不久,中国移动内部各地方高管之间进行大轮换,当时尚未到退休年龄的沈长富即被要求退居二线,总经理职位由一位副总接任,沈暂时保留董事长职位,这一突然的举动在当时已有人预感到情况不妙。

  沈长富是重庆垫江人,土生土长,在重庆电信局任职长达28年,根基颇深。沈长富最早于1971年3月即进入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无线通信分局成为普通的机务员。恢复高考之后,1982年9月,沈长富考入北京邮电学院高函载波通信专业,至此改变人生。前文有介绍,张春江、宋世存都是北京邮电学院载波系毕业,也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

  毕业之后的沈长富,在1988年3月成为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收发讯台副主任,1989年6月担任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无线通信分局副局长;1992年8月担任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无线通信分局局长;1994年8月担任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局长助理;1995年6月成为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副局长;1997年6月,升任为重庆市电信管理局副局长。

  沈长富与李华在电信部门的工作经历极为类似,一路提升顺风顺水,沈长富在1997年担任重庆电信管理局局长之后,又随着电信改革,中国移动重庆公司成立,他开始担任重庆移动董事长超过10年,直至案发。

  李华与沈长富私下的关系也很好,彼此熟识。有消息称,沈长富的儿子沈力,大名沈俊成,一直在成都从事四川移动业务,开跑车,生活奢华,此次沈长富涉案也与其儿子的问题引发有关。

  当地的消息还称,沈长富被捕之后,他的一名在重庆从事移动相关业务的情妇也被曝光而协助调查沈案。而李华、沈长富案中两者收受的贿赂,很多也都通过海外账户。

  在对李华和沈长富的各项受贿指控中,最大的受贿指控都来自爱立信。爱立信的中国顾问公司负责人毛节琦是具体行贿人。毛节琦为香港长远贸易株式会社总经理,1985年,香港长远贸易株式会社与瑞典爱立信公司总部签订合同,担任爱立信总部的高级顾问,毛节琦负责中国市场。急于占领电信设备市场的他走上了行贿路,给执掌四川移动的李华送上1173万余元,向沈长富送上1747万余元,均为两者受贿最大金额。

  2000年至2010年这十年,李华收受毛节琦美元160万及英镑4万(上述美元及英镑折合人民币1156.2698万元),人民币7万元,价值10万元的宝格丽手表一只,总计1173.2689万元。

  其间,作为交易,经李华签字批准的四川移动通信公司即四川移动与爱立信公司累计签订的合同总额也高达60.4249余亿元。与重庆移动的合同额也相当。

  在2001年至2002年期间,毛节琦向李华表示要送给他一笔美元,李华表示接受,并要求毛节琦将钱代为保管。此后,每间隔一段时间,毛节琦就会告知李华他代为保管的美元又增加了多少。他还多次向李华表示,需要用钱的时候,可以随时给李华。

  2005年,李华购买胡晓萍转让的清华坊住房时,叫毛节琦从其保管的钱中拿10万美元给他,毛节琦遂将10万美元现金带至李华办公室交给李华。李华将此款用于支付房款。

  2010年五六月的一天,毛节琦在李华的办公室告知李华,其代为保管的美元已经达到150万。有意思的是,当时毛节琦还向李华保证,这笔钱所在账户没有李华的名字,以暗示不会被抓到把柄。但李向东案发后,李华曾向他的妻子刘农美透露有这么一笔巨款在毛处。李华案发后,刘农美从毛节琦处获得证实,而毛也将150万美元移交至四川省监察厅。

  除“代为保管美元”之外,毛也曾直接将钱送给李华的家人。李华之女李诚于2004年赴英国留学,2005年和2006年,毛节琦两次在英国以学费和生活费的名义给李诚送钱,每次2万英镑。事后,毛节琦也将送钱给李诚之事告知李华。

  2009年八九月,毛节琦陪李华的妻子刘农美到英国参加女儿李诚的毕业典礼,刘农美自行缴纳了到英国的旅行费用等6.9万余元。从英国回到中国后,毛节琦在李华位于清华坊的住所外将7万元钱交给刘农美。

  2009年9月,毛节琦又送给李华一只价值10万元的“宝格丽”牌手表。四川、重庆对于爱立信的地位都举足轻重。无论四川还是重庆,都是爱立信在中国的重要基地。2004年11月,爱立信在成都成立了西部区总部。当时爱立信官方材料显示,爱立信在中国共设有四个区域组织:北方区、南方区、中区和新建的西部区。爱立信中国西部区覆盖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和西藏等省、直辖市、自治区的市场。

  时任爱立信大中华区总裁马志鸿(MatsH.Olsson)对外表示,四川是中国通信方面最具活力的市场之一,随着中国政府对西部地区的发展力度进一步加大,包括四川省在内的中国西部地区目前面临着更广阔的发展机遇,对通信基础设施和平台建设的需求更是潜力巨大。四川人口众多,发展潜力巨大,成都人力资源丰富,他对中国西部区的未来充满信心。

  重庆也是爱立信的一大基地。重庆爱立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爱立信在中国西部地区唯一的专业电信服务机构,主要负责向爱立信在中国西南地区的运营商客户提供电信专业服务与技术培训。2006年5月24日,爱立信重庆供应、采购和电信服务中心正式成立,面向爱立信中国和全球产品提供配套、采购和集成服务。

  爱立信高层多次在不同场合称,公司从来都不会容忍贿赂。2005年,爱立信曾接受瑞典经济犯罪调查局调查,先后有16名爱立信员工被卷入其中,调查的范围包括偷税漏税、洗钱、伪造发票、行贿等多方面,被调查的员工包括当时的爱立信全球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但在随后的调查中他们又均被解除怀疑。

  当时,爱立信在瑞典媒体上将此解释为与瑞典税务部门之间关于如何执行税法的纠纷。在2006年的起诉审理中,相关被诉员工均被判无罪。

  爱立信目前仍保持着其全球第一的市场地位,但是2010年以来业绩并不理想。爱立信10月22日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实现净销售额475亿瑞典克朗,同比增长2%,环比则下降1%。当年前九个月,爱立信共实现净销售额1406亿瑞典克朗,同比下降5%;实现运营收入161亿瑞典克朗,同比下降6%。

  随着中国设备商华为、中兴等的迅猛发展,作为早期即进入中国的国际电信巨头之一,爱立信如今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也日渐衰微。2011年第四期TD招标结果公布中,爱立信几乎在所有供应商中中标比例最低。

  2010年12月,爱立信中国公司就其员工涉案被查事件发出了一则声明,间接承认了涉及上述案件。该公司表示:“我们已经获悉一名爱立信员工近期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询问,以协助对相关案件进行调查。我们将全力协助有关部门开展这一调查工作。鉴于调查还在进行中,我们不便在此进行评论。”

  此外,2010年发生的另一案件,虽然与窝案无关,却也是同样的力证。

  2010年4月22日,中国移动湖北公司原副总经理林东华严重违纪违法案在武汉市中院一审开庭。武汉当地的《长江日报》报道称,林东华涉嫌收受供货单位的巨额贿赂,这些供货单位即是移动通信设备制造企业。

  该报还称,“这可能是近几年来,中国移动通信领域数额极大的一起涉腐案”。但林东华具体收受了多少贿赂不得而知,庭审过程不对外公开,理由同样是所谓的“涉及国家机密”。曾有四名市民持旁听证进入法庭,但均被“请”了出去。唯一可以解释的是这一“国家机密”与施万中案一样,贿方同样涉及的是国际电信运营商。

  当时实际参与旁听审判的包括湖北省纪委、省检察院、湖北移动公司工作人员等10人,林东华的亲属也进入庭审现场。

  林东华曾长期在湖北移动任职,管过公司多个核心部门。2009年7月21日,湖北省纪委披露了林东华涉嫌严重违纪的消息。林东华被“双规”后,还牵扯出公司内部多名中层干部。

  在湖北移动的历史上,林东华也是第二位因收受贿赂被查的副总经理。之前,2002年,原湖北移动副总经理华仙军与妻子罗梅被捕,同样是收受移动通信设备制造企业的贿赂。安徽、四川、湖北都是人口大省,也是中国移动在用户“普及率”上重点发展的省份,权力颇大。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