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财新图书> 财新丛书> 天下有贼 > 李向东出逃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李向东出逃

  李向东出逃

  张春江的落马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正当谁也无法判断其走势时,四川移动突然出事了,这更令人吃惊。

  2010年3月下旬的一天,正在接受审计谈话的李向东突然逃了。一时间,整个业内炸开了锅,不就是区区一个省级移动公司的处级干部吗?可就像一枚炸弹投向了舆论,因为李向东横跨电信、互联网与娱乐圈的地位,这里面的内情在后文中将逐一揭开。

  但他为什么要逃呢?媒体的各种猜测性报道也随之而来。有人说他做贼心虚,审计署正常审计谈话,他以为要抓他,所以逃了;有媒体说这次谈话本是要升他,是升职离任前谈话,李向东还是做贼心虚逃了。可问题是,审计署年年审计年年查账,为何偏偏2011年逃?如果李向东都不知道自己要升职,而审计署来对他进行升职前的审计谈话,是不是有点太牵强?审计署何时管干部升职了?它向来只管离任审计,那也是在确定要离任之后。

  巧合的就是,李向东本来确实要升职了,他自己也知道。后面要介绍的随后出事的李华本来也是要升职了。已经担任了长达七年多的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李向东在无线音乐基地建成后,又兼任基地总经理,但是中国移动已经决定将基地升级,直接归属总部管理,他的级别将相当于省级移动副总,即副厅级干部。但显然,他害怕失去的那些,包括自由,可能比得到一个副厅级干部的官衔要重要,而且要紧得多。

  他的真实想法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完全知晓。但当时唯一已经爆出并有蔓延可能的张春江案,无论是案发线索,还是张春江的经历、人生轨迹,都实在无法看出跟他区区一个省级移动公司数据部的小头目有任何关联,何以这场风暴转移如此之快?

  再多的疑问,都难以改变一个事实,就是李向东逃了。首先肯定是他知道自己可能有危险,只是危险的程度可能不是他能判断的;其次,他已经作好了随时出逃的准备。还有一个重大的前提是,他已经“赚够了”。一切都是问号,一个又一个的问号。直到后来,在我们的缜密调查中,张春江案的重要涉案人张锐与四川移动各色人等的关系浮出水面,一切似乎才有了眉目。

  李向东的出走并非毫无准备,他的手机一直留在国内,直到2010年4月7日,我们拨打李向东的手机,仍然处于接通状态,只是无人接听,但当时,距他出逃已经有十余天了。可见,他并不想带走他的手机,并且在他出走且没被发现的空当让人误以为他仍在成都。

  李向东的妻子姚红也是电信圈人,曾经长期担任四川省原通信管理局局长孙康敏之秘书。孙康敏后来于2001年开始担任四川省电信董事长、总经理,姚红也逐渐被提拔为四川省电信实业公司副总经理。2004年孙康敏升任中国电信总部副总经理。就在姚红看似前途一片大好之时,2004年,姚红辞去一切,移民加拿大,同时移民的还有李、姚二人的养子。此次李向东顺利出逃,且能长期隐居海外,很可能也早已持有绿卡。

  李向东案发后,有关部门也找孙康敏问过话,但未有后话。2011年有网站报道孙康敏被调查,中国电信于2011年3月29日发表声明表示,目前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没有接到任何有关部门关于此事的通知,且孙康敏副总经理在正常工作。

  各种迹象表明,李向东在出逃前,无论是为资金转移,还是安置家人,包括出逃路径都已经作了非常周密的安排,不是接受审计署问话后的一时之兴。但李向东的突然出逃显然让整个四川移动都成了惊弓之鸟。他被发现已逃无踪影的当天,此案就上报到中国移动总部纪检部门。

  我记得我第一时间致电四川移动数据部时,其员工即以很明确的态度说,“我们也不知道李总去了哪里”,那时是李向东出逃的当天,还没有媒体报道,但在当地圈内已经传得风风雨雨。

  后来由确切的信息得知,李向东就在审计署找其谈话的第二天凌晨,搭乘最早一班飞机飞往深圳,之后去向成谜。一说李从我国香港转道去了澳大利亚,一说去了加拿大。“中国移动内部,特别是省级公司,现在人心惶惶。”中国移动总部一位内部人士在李向东出逃十天后说。

  而在李向东刚刚逃离几日的6月底,有关部门通过权威的渠道私下放出消息说李向东已经被截回,颇有想稳定军心或者与进一步放长线钓出的大鱼打打心理战的意图。但事实是,从此谁也没了他的消息,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留下的是从无线音乐基地到四川移动,再到整个中国移动数据领域都人人自危的烂摊子。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