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网通往事

  网通往事

  尽管张春江的能力、魄力备受关注,年纪轻轻且仕途一路风顺,但业界对他的评价仍是褒贬不一。他早年得志,2000年初即出任信产部副部长,分管电信监管。2003年5月,张春江被任命为中国网通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

  一位跟从张春江十余年的老部下称张春江为《中国电信管理条例》的“发动机”,无论在信息产业部还是网通,张都希望有所作为,但位高权重,牵涉利益太大,诱惑太多,树敌也多。也有人士称,张为官为商都不宜,出事是迟早的事。

  真正最让张春江的“人际关系”和“口碑”蒙上阴影的,是其在网通的日子。在网通内部,张春江并不受欢迎。网通上市时,管理人员共获得了1.47亿股期权,张春江本人获92万股期权,但他主动将其期权上交。在整合电信北方九省一市、小网通和吉通时,因岗位重合,张春江裁掉很多职位。2004年网通上市时,张又砍掉很多“三产”公司。

  在张春江任上,2004年10月,中国网通集团完成了港股IPO。2008年中国电信业第三次重组,张春江由网通调任中国移动,任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新任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所以张春江落马后,一度传出他在离任审计时查出巨额假账的消息,问题直指大小网通整合后至今仍未平息的上市争议。但最终此事未出现在张春江的审判中。

  中国网通集团公司于2002年中国电信业第三轮改革重组时组建,其前身包括原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及所属的北方十省份电信公司、中国网络通信(控股)有限公司(所谓“小网通”)、吉通通信有限责任公司。第一任总经理是信息产业部原副部长奚国华。

  1999年成立的小网通,最初由中科院、铁道部中铁通信中心、国家广电总局网络中心和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98亿元人民币成立,田溯宁任总裁。

  此后,小网通还进行过海外私募,新闻集团、高盛、戴尔、新鸿基集团等海外投资方以3.25亿美元获位于香港的网通控股12%的股权。

  小网通计划凭借互联网革命带来的宽带业务,立足于中国电信业。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小网通就面临着资金压力和市场难题。由于其股权复杂且涉及境外投资者,如何对其重组遂成为中国网通的头号难题。

  2003年4月,奚国华回归信产部,重新出任副部长。当年5月,张春江则走出信产部,担任中国网通党组书记、总经理,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棘手局面:移动替代效应逐步明显,移动通信业务在高速增长,固定通话业务开始呈现萎缩;而在中国移动通信市场,只有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拥有移动牌照,形成双寡头垄断格局。以固定电话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中国网通,没有经营移动通信的牌照成为其致命软肋。

  如何寻求到未来的成长出口,是张春江面临的最大问题。张春江上任后立即对吉通重组,采取了按实收资本1∶1收购吉通4.819亿元国有股权的方案。对于小网通,他则采取了另一种重组方案:除剔除部分国际业务,与中国电信北方十省份公司合并组建成立网通北方公司。原中国网通内部人士透露,合并的对价比例也是1∶1。

  中国电信北方十省份公司拥有员工超过20万人,全年业务收入超过600亿元。小网通则累计投资超过300亿元,同时负债150亿元,到2002年仍然处于亏损状态。

  截至2003年底,中国网通的债务超过700亿元,净负债对股本比率达到147%。确定重组方案后,中国网通2003年对价值257.78亿元的固定资产重组后减值,当年账面亏损额仍高达111.1亿元。

  为了能够顺利上市,网通集团以股权置换的形式从网通控股的四家国内股东——中科院、铁道部中铁通信中心、国家广电总局网络中心和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以及新闻集团、高盛、戴尔、新鸿基集团等持有网通(香港)12%股份的海外投资方手中收购全部的股权。

  但蹊跷的是,2004年11月,中国网通在纽约和香港分别上市,当年即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92.5亿元,但上市之后又再次陷入增长瓶颈。

  不言自明的事实是,为了顺利上市,网通集团承担了大部分的债务,分解了原股东可能面临的巨额债务风险。

  后来,《商务周刊》公开了一份《中国网通集团融合重组方案》,显示在2004年注销三家分公司时,原网通北方、网通国际的债权债务统一都由网通集团公司承接,对于南方各通信公司的债权债务,则是通过清算方式,先行由当地的清算组织清算和偿还,不足部分统一由集团公司负责承接。由此,原来的吉通和小网通的所有债务都转移给了网通集团,优质资产则被划拨到网通后来成立的上市公司中。《中国网通集团融合重组方案》原文可见附录四。

  2004年底上市之后,中国网通发行的美国存托凭证(ADR)每股价格为21.82美元,香港IPO价格为每股8.48港元,共计筹资11.4亿美元。其招股说明书显示,网通将把IPO的50%资金用于网络扩容和更新,30%用于偿还债务,10%用于新业务的研发,剩下的10%则作为一般性用途使用。

  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上市资本运作之后,当年市场人士一度指责,网通重组中真正顶着亏损又迅速扭亏为盈上市的背后最大赢家,其实为上市之后即成功退出的新闻集团等外资财团。这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而网通的高债务问题也一直挥之不去。

  2005年,因收购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及山西四省区资产,中国网通的负债上升27.1%,其资产负债率达68.9%;2006年,中国网通的资产负债率仍达47.4%,远远高于其他三大运营商。

  2006年,中科院曾就小网通情况向国务院递交过报告,就其财务、创新成果等作过说明,而此前针对小网通也有过多次审计。言下之意,小网通并不存在“假账问题”。

  同年,原网通CEO,也是小网通创始人的田溯宁在争议声中辞职身退。

  2007年,中国网通公告显示需偿还的合约现金债务为417.64亿元,未来两年需偿还的合约现金债务分别为69.95亿元和98.29亿元,短期债务占总债务的63.2%。

  2008年1月,从小网通继承而来的四家国有股东——中科院、铁道部中铁通信中心、国家广电总局网络中心、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所持中国网通上市公司股份也全部出售给西班牙电信,由此实现了全面退出。当时田溯宁曾欣慰地表示,股东最终溢价退出,说明小网通的实验并不是一个失败案例。

  但似乎一切像“预谋”已久、按部就班。很快,2008年5月2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深化电信体制改革的通告》,联通集团携G网与网通集团组成新联通,原网通董事长张春江调任新的中国移动担任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2008年10月15日,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两家上市公司合并。2009年1月,中国联通集团和中国网通集团两大母公司也正式合并,原联通和网通的全部债权债务,均将由新的联通集团继承。

  从2002年新一轮电信重组确定大小网通合并,2003年张春江所谓临危受命,完成网通资本重组、实现网通上市,将网通上百亿巨额债务转危为安;到2008年所有原本得承受巨债的股东逐步获利全身而退,又一轮电信重组开始,网通并入中国联通,张春江调离中国移动,从时间点上看,他在网通的使命意味颇为浓重。

  网通风波,一切看似尘埃落定,实则仍未平息。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电信圈,至今仍有人在继续怀疑和揣测着这一盘大棋背后的庄家。

  这笔糊涂账以及网通之功过,只能留待未来,由历史给予公正的评价。

  然而,在开放相对较早且近年一直高速发展的电信业,张春江所面临的,无论是市场上还是政治上的压力,以及各种垄断权力之下的诱惑都可以想见。一位与张春江共事多年的电信业内人士就感叹,“早开的花不结果”。

  张春江也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他的行贿人,也是与他关系最紧密的两名“利益伙伴”绝对不会出卖他,因为这些“利益伙伴”一度信誓旦旦,并且也配合他做了很多事后掩盖退赃等假象工作。但是正是对行贿人的一一突破,让张春江不及提防。

  虽然法院最后认定了张春江的认罪态度良好,但中纪委对张春江的案发经过材料也证明,根据对行贿人张锐、杨蕊宁、宋世存的调查,中纪委在张春江交代犯罪事实前已掌握了张春江全部案件线索。在案件的整个调查过程中,张春江没有主动交代有关犯罪事实,所有涉嫌犯罪问题均是被动接受调查。在接受组织调查前,张春江也未向其单位、组织或有关负责人投案。

  值得一提的后话是,已经年满60岁、曾在这个局里反复循环者奚国华,于2011年6月再次宣布出任风暴中心的中国移动党组书记,回归企业,却与当年张春江的路径、位置无二,两人像历史轮回般再次互换。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