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金融> 抄底:未来十年的6大价值投资领域 >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到目前为止,我们讨论的都是人们对于高科技,特别是绿色科技产品的大量需求,而这些科技的发展都离不开稀土。我们不禁要问:稀土都是由谁提供的呢?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提到本章的标题。稀土供给的现实状况让全世界的高科技公司感到有些不安,因为全球目前的稀土供应几乎由一个国家掌控,这个国家就是中国。

  在21世纪的头十年里,我们经常听到的是有关中国因为高速发展而缺乏大量资源的消息,这些资源包括铜、水泥和林木产品等。上述情况的确属实,但中国却垄断了现在和未来革新科技发展所需的基本原料。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95%~97%的稀土原材料供应源自中国境内。iPod、手机、液晶电视、混合动力汽车、风力发电机、计算机,甚至还有节能灯都依赖于稀土原材料的生产,而稀土的供应几乎被一个国家所掌握。各国忍不住担心起来,要是中国借此来要挟世界该怎么办呢?不过,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因为中国并不想卷入两败俱伤的贸易战,它只是想让自己的稀有资源卖出好价钱。如果稀土的价格因此而被不断推高,那么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和美国这些国家就会作出响应,因为这些国家也有各种稀土资源,只不过矿藏的含量较低,开发成本较高。实际上,地壳里到处都有稀土原料。但是,在某个地点找到高浓度的稀土矿,并以较低的成本将其开采出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中国在这方面具有极大的优势。

  但在过去几年里,大量私募投资人资助一家名叫Molycorp的公司开始在帕斯山采掘稀土。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一些矿业公司也已经启动了相关项目。据乐观估计,这些项目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投产,而最大产能的实现则需要再等几年时间。稀土需求量的增速将超过产能扩大的速度。西方国家新增的这些产量不足以撼动中国的龙头地位,中国将继续控制80%的市场份额。这些还只是乐观的估计。开采稀土已经不易,而要将稀土原料提炼成有用的材料则更加困难。就拿澳大利亚的Lynas公司来说吧,该公司正投身于维尔德山(Mount Weld)稀土原料的提炼项目。这个项目已经启动几十年了,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正式投产。由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该项目的追加投资也已经停止拨付了,他们至少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拿到钱继续开工。这是中国以外稀土开采项目所面临的另一大困难。自金融危机发生后,各国的资金变得更加紧张。虽然这些项目的前景很诱人,但是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敢于下大赌注开矿的风险投资家变得越来越少。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以外稀土产量的增长还有待时日。让我们再仔细分析一下稀土原料未来的供需状况。图115用澳洲工业矿产公司(Industrial Minerals Company of Australia)的数据描绘了该行业未来的供需状况。图中分别标出了中国的稀土产量、世界其他国家稀土产量、全球稀土需求量和中国稀土需求量。从中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首先,全球稀土需求量的增速超出了中国稀土供给量的增速;其次,中国自身稀土需求量的增速也超出了其稀土供给量的增速。

  图11-5世界稀土供需状况分析

  上述供需关系对稀土原材料未来的价格走势有很重要的影响。在过去几年里,全球稀土需求量的增幅在10%上下。虽然中国的稀土供给大体上能满足全球的需求,但是随着绿色科技的持续发展,稀土行业需要不断提高产量。从未来5年的预测数据来看,稀土需求的满足还要依靠中国以外地区产量的增长。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哪些行业的稀土需求量增长比较迅速。合金和磁体生产行业在这方面的增幅最大,其稀土需求量在未来几年内的增幅高达每年10%~20%(具体增幅视产品而定)。那么,这种增长能够得到满足吗?现有数据显示,中国最近的稀土年产量接近115 000吨,而全球2008年的总产量是124 000吨。所以必须有新的稀土矿投产才能满足不断增加的需求,如若不然,供给就会产生短缺。一些地区有可供商业开发的稀土矿藏,如加州的帕斯山(Mountain Pass)、澳大利亚的维尔德山(Mountain Wed)、达博地区(Dubbo)和诺兰斯地区(Nolans)、加拿大的霍益达斯湖(Hoidas Lake),还有印度,不过这些地区的矿是否能够投产还有待观察。为了弥补可能出现的缺口,中国以外的稀土产量必须在2008年的水平上翻倍,这样才能勉强维持市场平衡。但是矿产公司到底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从历史经验来看,矿产产量的扩大往往没有预想的那么快、那么容易。即便它们能够做到,供需也只是基本维持平衡。而且,这一结论是建立在需求量增幅维持在8%左右的假设上。如果需求增速加大的话,那么供给缺口的出现将不可避免。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如图11-5所示,2007年的时候,全球的稀土需求超过了供给。一些重要稀土原料,如钕的价格飞涨,如图11-6所示。于是,高科技产品生产商不得不以高价购买这些原料,否则它们的产品就要停产了。

  图11-6钕的价格走势

  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但是紧张的供需关系极有可能推高稀土原材料的价格。处于产业链上游和中游的生产企业就能够从中牟利,因为它们掌握了议价的主导权。此外,中国在未来还会进一步减少稀土的出口量。所以,虽然稀土开采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但美国最终不得不重启相关项目以填补可能出现的供给缺口。中国正在关停那些规模较小的、污染非常严重的稀土生产企业,以保护环境。实际上,这一举动恰恰体现出中国的国力正在增强,只有当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之后,人们才会开始关注环境。此外,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的科技产业也将不断升级,朝产业链的上游发展,开发和生产更加高端的科技产品。所以中国内部的稀土消耗量会持续增加,可供出口的稀土原料自然就会逐渐减少。一些人误以为中国有意刁难其他国家,但实际上,经济日趋繁荣的中国只是想充分利用自己拥有的稀有资源,用它创造出更多的财富。中国内部稀土消耗量的增加会产生一些深远影响:其一,外国企业不得不把自己的生产制造部门挪到中国,以确保获得足够的稀土原材料;其二,中国本地的高科技产业将迎来发展机遇,因为它们能够不受约束的,以较低的价格获得这一宝贵资源。但无论怎样,中国都能从中获益。如果外国企业纷纷在中国开厂,那么中国本地高薪、高附加值行业的就业人口就会增多。而第二种影响会让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在获取原材料方面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这些发展趋势都有助于中国解决棘手的就业问题;其三,由于稀土材料对技术革新至关重要,所以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中国将渐渐演变成技术革新的源头,这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是大有裨益的。总之,在21世纪,中国在高科技竞争中具有别国无法比拟的竞争优势。而且,这一优势已经初步显现。例如,一家名叫比亚迪(Build Your Dreams,BYD)的电池生产商利用自己的专业技术制造出了一款名为E6的纯电动汽车,据说这款车每充一次电能够跑249英里。而雪佛兰(Chevy)的Volt系列电动车每充一次电只能跑40英里。由此可见,中国就是希望利用这种资源优势创造出有竞争力的、能够赢得全球市场的高科技产品。

  总之,科技的高速发展凸显出稀土行业的投资价值。当然,投资高科技股的最大风险就是技术会很快过时。你要是在VHS制式录像机问世一年前买入Betamax录像机生产商的股票那可就惨了。相似的,Discman取代了Walkman,而前者又被iPod所取代。技术发展的关键是革新,而革新会颠覆行业的现有格局。但是如果投资者知道高科技产品的生产离不开少数几种原材料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投注于上游的原料生产商。这样,投资者所面临的技术过时风险就会大幅降低。总而言之,中国在未来科技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可小觑,因为它掌握了科技革新的命脉——稀土。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