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结语

  匈奴是作为一种全新的力量出现在中国历史上的,它将自己强加于汉朝统治者和政治家,还有文人、军事首领,以及普通人的意识中,给汉朝带来了很大的危机,并给他们带来了真正的威胁的感觉,这是以前的游牧民族所从来不曾有过的。在北方地区,中国曾经进行的如此遥远的文化和政治扩张的空间,在此碰到了一个似乎是牢不可破的外族人和土地构成的“城墙”,那是不可征服的。更令人担忧的是,游牧民族能够使汉帝国的实力和资源逐渐耗尽,或者是直接以进攻和掠夺的方式,或者是以吸引汉朝大臣中的煽动家的方式,迫使汉帝国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追逐战争之利。

  在这一章中,我们探讨了导致匈奴帝国成立的几个关键因素。在秦朝向鄂尔多斯地区进行远征、同时在内部又发生了领导权之争,以及匈奴社会的军事化日益增强等一系列事件之后出现的这种危机,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假定,这种假定是用来解释集权化的进程和一个全新的政治结构产生的原因的。但是,当时汉朝的军事力量还比较弱小,这就使得汉高祖不得不与匈奴结成进贡关系,给予了匈奴大量的外来的国库收入。如果没有这些收入,匈奴首领就不会支持给了他以深刻印象的汉朝廷,不会支持它的军事机构,也不会对其付以忠诚。而完全可以证明,这也是匈奴帝国生存和扩张的关键。

  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国接受了现实的世界秩序。这种世界秩序实质上是一种两极的世界秩序,即使还包含着几个小的、正式独立的政体,实际上这些政权国家在政治上也仍然是附属于这个或那个强权国家的。这种国际关系的体系是基于这样的基础之上的——协约保证的边界、每年缴纳的贡物、外交联姻,以及势力范围的划定——而当“和亲”政策显然不能再保障一种稳定的局面的时候,这种平衡关系也就进入了一个危机阶段了。要分析汉武帝对“绥靖”政策的摒弃以及其对外族的侵略政策的开端,关键就是要理解造成这种危机的以上种种因素。

 

注释:

  [1]贺凯(Hucker)坚持认为,假如有可能,匈奴会“毫不犹豫地抢掠汉朝边疆地区”。见贺凯(Charles Hucker): China’s Imperial Past: A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斯坦福( Stanford):斯坦福大学出版社(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第125—126页。又见谢和耐(J. Gernet): 《中国社会文化史》(A History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剑桥(Cambridge):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年版,第119页。余英时:《汉代的外族关系》(Han Foreign Relations),见鲁惟一(M.Loewe)、崔瑞德(D.Twitchett)主编的《剑桥中国史》,第1卷:《剑桥中国秦汉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 1: The Ch’in and Han Empires)( 公元前221—公元220年),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6年版,第385页。

  [2]贺凯(Hucker):  China’s Imperial Past,第45页。

  [3]艾伯哈德(W. Eberhard):《中国历史》( A History of China ),伯克利(Berkeley):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7(1960)年版,第73页。

  [4]在下面的讨论中,我将不再触及围绕着“Hsiung-nu ”和“Huns”的关系而进行的那些旧的争论。问题的要点在于,尽管考古证据和西方资料的描述相当具有说服力地直接指出了匈人中间的亚洲因素,但是没有证据能够说明,拥有德国人名号的匈人中占统治地位的精英人物与亚洲的匈奴人有关。而且匈奴人的名称,Hsiung-nu, Huna和Hun都是同词源的。\[伯希和(Paul Pelliot), 《关于科曼人》(A propos des Comans), 《亚洲杂志》(Journal Asiatique),1920年,第141页。\]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事实,那就是,在内亚作为主要的游牧政权存在了五个世纪之后,这个毫无疑问是受人尊敬的称呼可能包含了复杂多样的指称对象,并且同样的常识,它跨越了亚洲,一般地用来指明游牧民族,或者是某种游牧部落或小国,或者是指那些说着某种语言的人(我们还不知道其身份)。随着发生在欧洲大规模迁徙期间的迁移,这些民族的称号可能转移到了西亚和东欧,他们与匈奴部族首领和东亚的匈奴人没有什么明确的或者甚至是大体相似的关系。厄尔迪(Miklos Erdy)展示了一些有关Huns和Hsiung-nu关系问题的考古学证据,参见厄尔迪(Miklos Erdy)“Hun and Xiong-nu Type Cauldron Finds throughout Eurasia”, Eurasian Studies Yearbook,  1995年版,第5—94页。

  [5]Paolo Daffinà,  Il nomadismo dintrasiatido.  Parte Prima. Roma: Istituto di studi dell’India e dell’Asia orientale,1982年版,第87—92页。参看托马舍克(W. Tomaschek)“Die Strassenzuge der Tabula Peutingeriana”, Sitzungsberichte der Wiener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102(1883):第205—206页。

  [6]德经(H. Deguignes):《匈人、突厥、蒙古人及其他西方鞑靼的通史》,第5卷(Histoire general des Huns ,des Turks , des Mogols et des autres Tartares),巴黎(Paris):Desaint & Saillant ,1756—1758。第2册,第1—124页。

  [7]普里察克(Pritsak)坚持认为匈奴所说的突厥语与今天的楚瓦什(Chuvash)语相似。支持匈奴语属于突厥语这种说法的学者有Eberhard, Bazin和较为谨慎的Samolin。参见普里察克(Omeljian Pritsak)《匈人的文化和语言》(Kultur und Sprache der Hunnen), Festschrift Dmytro Chyzhewskyj zum 60.Geburstag.  柏林(Berlin): Harrassowitz出版社,1954年版,第238—249页;同一作者的“Xun der Volksname der Hsiung-nu”, Central Asiatic Journal,第5期,1959年,第27—34页;W. Samolin, “Hsiung-nu Hun Turk”,  Central Asiatic Journal,第3期,1957—1958年,第149—150页;Bazin的结论是建立在对公元4世纪中国正史中的匈奴突厥部分的翻译文本的基础上的,参见Louis Bazin的“Une texte proto-turc du IVe siecle: le distique Hiong-nou du ‘Tsin-chou’”,《东方学》杂志( Oriens),1948年第1期,第208—219页。

  [8]顾立雅(Herrlee Greel):《中国国家管理的起源》,第1卷:《西周帝国》( The Origins of Statecraft in China, vol.1: The Western Chou Empire ),芝加哥(Chicago): 芝加哥大学出版社(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70年版,第200页。

  [9]李盖提(L. Ligeti):“ Mots de civilisation de Haute Asie en transcription chinoise”,Acta Orientalia Hungarica 1.1(1950),第140—188页。

  [10] 蒲立本(E.G. Pulleyblank):《汉语和印欧语》(“Chinese and Indo-Europeans”),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1966年,第9—39页; 《上古时代的华夏人与其邻族》(The Chinese and Their Neighbors in Prehistoric and Early),伯克利(Berkeley):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3年版,第451页。

  [11]贝利(Harold W. Bailey):《印度-斯基泰研究》(Indo-Scythian Studies ),《于阗佛教文籍》(Khotanese Texts ),剑桥(Cambridge):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5年版,第25—41页。

  [12]德福(Gerhard Doerfer):“Zur Sprache der Hunnen”, 《中亚学报》(Central Asiatic Journal ),第17卷, 1973年第1期,第2—7页。

  [13] 曼辰•海尔芬(Maenchen-Helfen)在他的《匈奴的古代称名》(Archaistic Names of the Hsiung-nu)中,对这种观点的不充分之处作出了批评。参见《中亚学报》(Central Asiatic Journal),1961年第6期,第249—261页。

  [14] 雅罗斯拉夫•普实克(J. Prek)在Chinese Statelets and the Northern Barbarians in the Period 1400—300B.C.中对中国学者的地位作出了总结。多德雷赫特(Dordrecht): Reidel,1971年版,第18—26页。

  [15]林旅之:《匈奴史》,香港:香港中华文化事业公司,1963年版,第17页。

  [16]马长寿:《北狄与匈奴》,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62年版。

  [17]林斡:《匈奴史料汇编》,北京:中华书局,1988年版,第1—3页。

  [18]同上书,第4页。

  [19]Irincin: “Dumdatu ulus-un umaradakin-u uysayatan nuyud bolin monggolcud-un uysa an ijayur,”Monggol teuke-yin tuqai ugulel-ud ,呼和浩特(Huhhot): Obor Monggol-un Arad-un Kebel-un Qoriy-a出版社,1981年版,第4—12页。

  [20]耶•朱可夫(Ye Zhukov)等编:《蒙古人民共和国史》(History of the Mongolian People’s Republic),莫斯科(Moscow):Nauka出版社,1973年版,第72页。

  [21]关于古代国家的定义,参见克莱森(Henri J. M. Classen )的“The Early State: a  Structural Approach” ,克莱森(Henri J. M. Classen) 和 斯卡尔尼克(Peter Skalnik)主编的《早期国家》(The Early State),海牙(The Hague): Mouton Publishers, 1978年版,第533—596页。Classen将古代国家分为三种类型:(1)初期形态。其特征是:宗族、家族占统治地位,有社群、数量有限的全职专业人员、不明朗的特定税收,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有着直接的接触。(2)典型形态。在这种类型的国家中,地域的联系与家族的联系相抗衡;竞争和直接委派与传统继承的原则相抗衡;在政府机构中,非宗族的官员与爵位持有者共同起着领导作用。(3)过渡形态。其特征是:管理机构中的官员主要是靠委派,宗族联系只在政府的边缘方面有影响,生产方式私有制形式的出现,市场经济的出现,以及已经建立起来的公开的对立阶层的出现,是其存在的前提条件。

  [22] 韦亚伯(Wolfram Eberhard):《征服者和统治者》(Conquerors and Rulers), 莱顿(Leiden):布里尔(Brill)出版社,1952年版,第69—72页。

  [23] 克莱德尔(Lawance Krader):《亚洲游牧社会中国家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State among the Nomads of Asia),《早期国家》(The Early State) ,第93—107页。

  [24]关于这个问题,参见Peter Golden的“The Qipcaq of Medieval Eurasia: An Example of Medieval Adaptation in the Steppe”,见沉雅礼(Gary Seaman)和 Daniel Marks 主编的Rulers from the Steppe:State formation on the Eurasian Perphery, 洛杉矶(Los Angeles): Ethnographics/USC,1991年版,第132—157页。

  [25]在萧启庆的《北亚游牧民族南侵各种原因的检讨》一文中,对各种探讨游牧民族侵犯定居社会的原因的观点作了总结。《食货月刊》,1972年第1卷第12期,第1—11页。

  [26]对于这一重要理论的最富有雄辩的一些文章,参见哈扎诺夫(Anatoly Khazanov): Nomads of the Outside World,剑桥(Cambridge): 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年版;巴菲尔德(Thomas Barfield): The Perilous Frontier: Nomadic Empires and China, 牛津(Oxford): Blackwell出版社,1989年版; Peter Golden: “Nomads and Their Sedentary Nieghbors in Pre-Cinggisid Eurasia”, Archivum Eurasiae Medii Aevi7,1987—1991年版,第41—81页。

  [27]关于巴菲尔德(Barfield)所表述的重要观点,参见比如The Perilous Frontier等作品。

  [28] 尼古拉•第•科斯莫(Nicola Di Cosmo):“ The Economic Basis of the Ancient Inner Asian Nomads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China”, 《亚洲研究》(Journal of Asian Studies),1994年第4期总53卷,第1092—1126页。

  [29]林俊雄(Hayashi Toshio)的“The Development of a Nomadic Empire: The Case of the Ancient Turks(Tujue)”, 《古代东方艺术博物馆通讯》(Bulletin of the Ancient Orient Museum ),1990年第11期,第135—184页。

  [30] 喀尔喀(Khalkha), 察哈(Chahar), 达斡尔蒙古(Daghur Mongol)社会之间的比较,显示出从几乎是惟一的畜牧业到农业和畜牧业结合的大范围的经济变化。参见 H. Vreeland的《蒙古社会和家族结构》(Mongol Community and Kinship Structure),纽黑文( New Haven): 人类关系资料档案库(Human Relations Area Files), 1957年。

  [31]N. Shakhanova的“ The System of Nourishment among the Eurasian Nomads: The Kazakh Example”, 见沉雅礼(Gary Seaman)编 Ecology and Empire. Nomads in the Cultural Evolution of the Old World, 洛杉矶(Los Angeles): Ethnographics/USC, 1989年,第111—117页。

  [32]S. Minajev, “Les Xiongnu”,《考古学文献》( Dossiers d’Archeologie),第212卷, 1996年4月,第74—83页。 A. P. Davydova和V. P. Shilov的“K voprosy o zemledelii y gunnov”, Vestnikdrevnei istorii,1983年第2期总44卷,第193—201页。

  [33]关于辽、金、元之间的文化经济差异问题,以及他们与“中国化”的联系,最有影响的作品是姚从吾的作品,可以参看《姚丛吾先生全集》第5卷:《辽金元论文集》(上),台北:正中书局,1981年版。

  [34]巴菲尔德(Thomas Barfield),《匈奴帝国联盟:组织和外交政治》(The Hsiung-nu Imperial Confederacy: Organization and Foreign Policy), 《亚洲研究杂志》(Journal of Asian Studies),第41卷,第1期(1981年11月),第45—61页;Nobuo Yamada的《匈奴游牧国家的形成》 (“The Formation of the Hsiung-nu Nomadic State”),  Acta Orientalia Academiae Scientiarum Hungaricae第36卷,1982年第1—3期,第575—582页。

  [35]这在人类学作品中,称为附属国家的形成。参见Barbara  J. Price:《附属国的形成:一种解释模式》(“Secondary State Formation: An Explanatory Model”),见于 Ronald Cohen和Elman R. Service著: Origins of the State: The Anthropology of Political Evolution, 费拉德尔菲亚(Philadelphia): 人类问题研究所(Indtitute for the Study of Human Issues),1978年,第161—186页。

  [36]J. J. Saunders:《作为帝国创建者的游牧民族:阿拉伯和蒙古征服方式的比较》(The Nomad as Empire-Builder: A Comparison of the Arab and Mongol Conquests),见于 G. W. Rice编 Muslims and Mongols, 克赖斯特彻奇(Christchurch): 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1977年版,第36—66页;傅海波(Herbert Franke):《从部落酋长到世界帝王和神:元朝的合法化》(“From Tribal Chieftain to Universal Emperor and God: The Legitimation of the Yuan Dynasty”),  Bayer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Philosophische-historische klasse, witzungsberichte, 1978年第2期,第1—85页;罗依果(Igor de Rachewiltz):《论成吉思汗帝国的思想基础》(Some Remarks on the  Ideological Foundations of Chingis Khan’s Empire), 《远东历史论集》(Papers on Far Eastern History),第7期(1973年3月),第21—36页。

  [37]这种据此上天就成为了世俗权威的最高源头的信条只有在王莽取得政权的时期(公元9年),才获得了实际的政治联系。参见鲁惟一(Michael Loewe)的《秦汉时期的帝王权威》(The Authority of the Emperors of Ch’in and Han),见《东亚的国家和法律》(State and Law in East Asia)。Dieter Eikemer和傅海波(Herbert Franke)编的Festschrift Karl Bünger,威斯巴登(Wiesbaden): Harrassowitz出版社,1981年版,第80—111页。

  [38] 关于周的神祇“天”和突厥—蒙古的神祇“腾格里(Tengri)”的鉴定,参见Shirakawa Shizuka: Kimbun Tsushaku, series “Hakutsuru bijutsukan shi”,1973年第4期,第184页。

  [39] 根据克莱森(Classen )和 斯卡尔尼克(Skalnik)勾勒的类型学,这些陈述将落入早期国家的“类型学”分类中。参考克莱森(Henri Classen )和 斯卡尔尼克(Skalnik)主编的《早期国家》(The Early State),第589—593页。

  [40]尽管渤海的大部分地区都有人居住,但是它的文明传统与华夏的文明传统不同。关于渤海国,参见Johannes Reckel的“Bohai: Geschichte und Kultur eines mandschurisch-koreanischen Konigreiches der Tang-Zeit”, Aetas Manjurica 5, 威斯巴登(Wiesbaden): Harrassowitz出版社,1995年版。

  [41]一个郡县及其管理中心的名字,坐落在今天与内蒙古包头市西部接壤处。参见谭其骧等编著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北京:地图出版社,1982年版,图5—6、1—6。

  [42]一个小镇,坐落在与今天山西省淳化县西北部的接壤处。有时候,这个地区的名称常常是指甘泉的邻近地区(早先),《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5—6、4—6。

  [43]一个小镇,坐落在今天的甘肃省岷县境内。《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 5—6、4—4。

  [44]一个山脉,也就是今天内蒙古的狼山。《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5—6、1—5。

  [45]与内蒙古黄河河曲(河套地区)北部接壤的地区。《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5—6、1—5、6。

  [46]《史记》第110卷,第2886页。

  [47]《史记》第6卷,第252页。沙畹(E. Chavannes): Les mémoires historiqres de Se-ma Ts’ien,5 vols. 巴黎(Paris): Ernest Leroux,1895—1905年,第2卷:第167页。

  [48]《史记》第88卷,第2565—2566页。

  [49]提起戎和狄,以及数量扩大到30万的军队,就会被解释为齐桓公的一个典故。齐桓公因为对戎和狄的战争,特别是他在公元前663年或者是662年领导的那次战争,获得了崇高的声誉。《春秋》中没有记载这次战争,而且《左传》也没有对这一遗漏作出解释,但是在公羊的传述中对这个事件进行了谴责(《公羊注疏》第9卷,3a)。司马迁的暗示可能也意味着对蒙恬行为的谴责,蒙恬的军事行动是代表了权力主义的骄傲自大和对权力的追逐。这两个人物形象也为一种三角剖分提供了材料,司马迁所要指向的最终的批评目标是汉武帝,汉武帝是不惜牺牲大量资源去征服北方的根源。在第八十八卷蒙恬传的末尾,司马迁指责他不顾百姓的痛苦。参见司马迁著、德克•卜德(Derk Bodde)译的《中国古代的政治家、爱国者和将军》 (Statesman, Patriot and General in Ancient China),纽黑文(New Haven):美国东方学会(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1940年版,第62页。

  [50]这个故事可能会诱使人联想到这与孙子在训练吴王的宫妃们时所采用的恐怖手段相似,但是这种相似性只是表面现象。一个将军为了保证纪律的严明而处死不服从的士兵,并非只是单纯在一个故事中出现的什么特别新鲜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与宫廷的女人们咯咯的笑声对孙子构成了嘲笑不同,冒顿创建卫队的关键目的是为政变准备一支精锐部队。孙子没有要求士兵去杀死他的任何一位亲近的人,事实上,吴王还要求孙子赦免他的嫔妃们。在孙子的例子中,纪律的需要迫使他必须这样做,但是吴王的权威还是凌驾于将军之上的,这一点无须争辩。在冒顿的例子中,创建一支绝对忠诚的卫队,是他政权颠覆计划的一部分。在这些证据之上,我们摒弃了那种认为冒顿的故事是来源于孙子的故事的臆断的观点。对孙子故事的翻译,参见Ralph D. Sawyer的The Seven Military Classics of Ancient China,  博尔德(Boulder): Westview Press,1993年版,第151—153页。

  [51]《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8页及其后;《史记》第110卷,第2890—2892页。

  [52]在Omeljian Pritsak 的“Eie 24 Ta-ch’en. Studie zur Geschichte des Verweltungsaufbaus der Hsiung-nu Reiche”中,对这种制度作出了详细的描述。载 《远东》(Oriens Extremus ),1954年第1期,第178—202页。还可以参见Masao Mori “Reconsideration of thd Hsiong-nu State. A Response to Professor O. Pritsak’s Criticism”,《亚洲学刊》(Acta Asiatica),1973年第24卷,第20—34页。巴菲尔德(Barfield)的描述模棱两可,因为他设想存在着三种等级,第一个等级是由单于和骨都王组成的;而第二个等级是由二十四个王组成的;第三个等级是由本地的部落首领组成的一个庞大的阶层。这种模糊性是因为骨都侯没被看作是二十四王之一,而且左右谷蠡王或左右贤王中,也没提到骨都侯。参见巴菲尔德(Barfield):The Perilous Frontier,第37—38页。

  [53]《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8页转下页;《史记》第110卷,第2890—2892页。

  [54]下面几节部分是在尼古拉•第•科斯莫(Nicola Di Cosmo)的文章《内亚历史上国家的形成及其历史时期的划分》(“State Formation and Periodization in Inner Asian History”)的基础上写成的,见《世界历史》(Journal of World History),第10卷第1期(1999年春季卷),第1—40页。

  [55]劳伦斯•克拉德(Lawrence Krader):《蒙古—突厥游牧民族的社会组织》(Social Organization of the Mongol Turkic-Pastoral Nomads), 海牙(The Hague): Mouton出版社,1963年版,第316—372页;伊丽莎白•培根(Elisabeth Bacon):Obok: A Study of Social Structure in Eurasia, 纽约(New York): 温纳—格伦人类学研究基金会(Wenner-Gren Foundation),1958年版,第106—119页。

  [56]根据1918年在蒙古实行的对传统牧民的人口普查结果,调查的401个家庭中,只有6个家庭是贵族成员,而绝大多数都是直接的生产者。参见赫尔伯特•福利兰德(Herbert Vreeland):《蒙古社会及其血族关系结构》(Mongol Community and Kinship Structure),纽黑兰( New Haven): 人类关系资料档案库(Human Relations Area Files),1957年版。

  [57]关于这个问题,参见哈扎诺夫(Khazanov)在《游牧民族与外部世界》(Nomads of the Outside World)一书中提供的优秀的大纲, 剑桥(Cambridge): 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4年版,第69—84页。

  [58]Valery P. Alekseev:“Some Aspects of the Study of Productive Forces in the Empire of Chengiz Khan”,见Rulers From the Steppe, 第191页;德斯蒙得•马丁(Desmond H. Martin):《成吉思汗的崛起及其对中国北方的征服》(The Rise of Chingis Khan and His Conquest of North China),巴尔的摩(Baltimore):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The Johns Hopkins Press),1950年版,第12—15页;德斯蒙得•马丁(Desmond H. Martin):《蒙古军队》(The Mongol Army),《皇家亚洲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1943年版,第46—85页。

  [59] 斯坦尼斯拉夫•安德列斯基(Stanislav Andreski):《军事组织与社会》(Military Organization and Society),伦敦(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1968(1954)年版,第150—151页。

  [60]在此,我们临时可以看到,这与罗马的独裁者的制度有着相似性,一个至高无上的军事领袖被指定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内去解决发生的危机。

  [61]关于在游牧社会中的“备用的意识形态”的观点,参见菲利普•卡尔•萨尔兹曼(Philip Carl Salzman):  When Nomads Settle: Processes of Sedentarization as Adaptation and Response 一书的“引言”, 菲利普•卡尔•萨尔兹曼(Philip Carl Salzman)编, 纽约(New York): Praeger出版社,1980年版。

  [62] 克莱德尔(Krader):《亚洲游牧社会中国家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State among the Nomads of Asia”),《早期国家》 (The Early State),第100—101页。

  [63] 傅礼初(约瑟夫•小弗莱彻Joseph Fletcher Jr. ):《奥托曼帝国中的突厥-蒙古人的君主制传统》(Turco-Mongolian Monarchic Tradition in the Ottoman Empire),《哈佛乌克兰研究》 (Harvard Ukrainian Studies), 1979—1980年版,第3—4期,第236—251页。

  [64]“本能”挑战的一个著名的历史范例是阿里布哥(Arigh Boke)和忽必烈(Qubilai)兄弟为控制蒙古国(ulus)而进行的斗争。参见莫里斯•罗沙比(Morris Rossabi):《忽必烈:他的生平和时代》(Qubilai: His Life and Times), 伯克利(Berkeley): 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年版,第53—62页。

  [65]参见哈扎诺夫(Khazanov)所著《游牧民族与外部世界》(Nomads and the Outside World) ,第25页。

  [66] 护雅夫(Mori Masao):“Kyodo no kokka”,《史学杂志》(Shigaku Zasshi),第59卷,1950年第5期,第1—21页。

  [67]山田信夫(Nobuo Yamada):《匈奴游牧国家的形成》(The Formation of the Hsiung-nu Nomadic State), Acta Orientalia Academiae Scietiarum Hungaricae,第36卷,1982年第1—3期,第575—582页。

  [68]关于内亚护卫军团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作用等问题,参见白桂思(Christopher Beckwith)的《伊斯兰中亚护卫军团历史的方方面面》(Aspects of the History of the Central Asian Guard Corps in Islam),《中世纪欧亚内陆研究文献》(Archivum Eurasiae Medii Aevi),1984年第4期,第29—43页。

  [69]《史记》第110卷,第2886页。

  [70]《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7页。

  [71] 古代日耳曼部落的军团也有着类似的结构,参见白桂思(Beckwith)《伊斯兰中亚护卫军团历史的方方面面》(Aspects of the History of the Central Asian Guard Corps in Islam)。

  [72]劳费尔(hold Laufer): Chinese Clay Figures. Part Ⅰ: Prolegomena on the History of Defenive Armor, 芝加哥(Chicago):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Publication,1914年第177号,第224—227页。

  [73] 《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7—2318页。

  [74]作为一个松散地组织起来的政治实体,在中国统一以前,匈奴可能至少已经存在了一个世纪了。尽管评论者对这种历史记录中关于其早期的年代和其隔离状态的记载还存有疑问,但匈奴还是作为公元前318年攻打秦国的国家联合的一部分被提及的。参见《史记》第6卷,第207页。倪豪士(William H. Nienhauser)等编:The Grand Scribe’s Records,vol. 1: The Basic Annals of Pre-Han China,  伯明顿(Bloomington): 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4年版, 第112页。但是,有趣的是,历史记载说,是韩、赵、魏、燕和齐五个国家将匈奴引向了对秦国的攻击。换句话说,是这五个国家利用匈奴来攻打秦国。在这种情况下,历史记载中的匈奴就没有必要成为一个帝国的联盟。他们是中原国家军队中从各部落召集起来的骑兵部队,或者是通过外交手段说服为他们服务的部队。这两种方式都与东周时期把外族作为“资源”利用的做法是一致的。

  [75]《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9—10、2—4。

  [76]《史记》第110卷,第2889页。秽貉被看作是一个居住在接近朝鲜半岛北部地区的古老的民族,参见《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8页。朝鲜王国坐落在朝鲜半岛的北部。

  [77]《史记》第110卷,第2889—2890页。

  [78]为了充分认识游牧民族给予匈奴的贡物的重要性,我们要注意,大约在公元前50年匈奴首领们赞成与汉朝讲和的一次争辩,因为他们之前的贡赋国(像乌桓)已经承认了大汉的权威,所以他们认为,最好还是向汉帝国称臣。参见《汉书》卷94B,第3797页。

  [79]《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5—6、2—6/3—6。

  [80]《史记》第110卷,第2891页。

  [81]同上书,第2893页。参见《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9页;《汉书》卷94A,第3753页。

  [82]《史记》第110卷,第2889—2890页。楼烦是一个坐落在黄河河套以东的民族,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9—10、3—3。白洋是匈奴的一个部落,居住在毗邻黄河河套南部的地区,见《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8页。

  [83]《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5—6、4—5、3—6。

  [84]同上书,图9—10、2—4/3—4。

  [85]《史记》第110卷,第2891页。

  [86]《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5—6、1—7/2—9。

  [87]同上书,图67、2—4。又见《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9页。这一段文章所提及的龙城很可能不在外蒙古。根据王维懋的观点,反对龙城在外蒙古这一地点确定的证据有:(1)匈奴是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住所。(2)那时他们的政治中心在戈壁滩以南。(3)在《史记》其他段落中也提到了龙城,但是它们坐落在各个不同的地方。根据作者的观点,这一段记载提到的龙城在戈壁滩以南,上谷郡以北的地方。参见王维懋《匈奴龙城考辨》,《历史研究》,1983年第2期,第142—144页。

  [88]《史记》第110卷,第2892页。

  [89]马邑:那时是韩王的都城,它坐落在今天的山西省朔州。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3—10。

  [90]句注山:现在称为雁门山。是一条位于马邑东南方的山脉,靠近今天的山西代县。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3—10。在古代,它是著名的九大要塞之一。

  [91]晋阳:位于现在山西省太原市以南的地方。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5—10。

  [92]《史记》第8卷,第384—385页;《史记注义》第8卷,第214页。

  [93]平城:位于今天山西省大同市东北。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2—11。

  [94]这个数字显然是极为夸张的。因为并非所有的北方游牧民族都包括在匈奴联盟之内的。根据后来的屡次军事遭遇战的人数,我估计,这个数字是扩大了十倍的。

  [95]白登:位于平城以东的一座山。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2—11。

  [96]云中和代:沿雁门山的这些地区不断地遭受战争,而且常常轮换其主。它们决不是牢牢地被汉朝占据着的,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在两国之间构成了一个广大的边境带。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2—8/2—9/2—11/3—10/2—12/3—12。

  [97]《史记》第110卷,第2894—2850页;《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19—2320页。

  [98]曼弗莱德•拉斯克(Manfred Raschke):“New Studies in Roman Commerce with the East”,特姆帕里尼( H. Temporini)和 哈斯(W. Haase)编:Aufstieg und Niedergang der Romischen Welt, Ⅱ Principat, Vol.9.2,柏林( Berlin): De Gruyter, 1978年版, 第614页。

  [99]关于西汉初期的和亲政策,参见余英时《汉代贸易与扩张——汉胡经济关系结构的研究》(Trade and expansion in Han China :a study in the structure of Sino—barbarian economic relations),伯克利(Berkeley):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67年版,第10—12页;林蔚(Arthur Waldron):《长城:从历史到迷思》(The Great Wall of China:From History to Myth),剑桥(Cambridge ):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0年版,第40—41页;罗大云:《西汉初期对匈奴和亲的实质》,《云南民族学院学报》,1985年第4期,第44—49页;施伟青:《关于西汉政府与匈奴和亲若干问题》,《厦门大学学报》,1985年第4期,第21—29页;张长明:《试论西汉的汉匈关系及和亲政策》,《江淮论坛》,1983年第6期,第83—88页。关于汉武帝以后的时期的和亲政策,参见陈博《试论呼韩邪单于在与汉“和亲”中的主导作用》,《西北大学学报》,1990年第4期,第36—39页。

  [100]《史记注义》第99卷,第2144页;《史记》第99卷,第2179页。

  [101]《汉书》卷94A,第3754页;《史记》第110卷,第2895页;《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0页。

  [102] 《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4—2325页;《汉书》卷94A,第3762—3763页。

  [103]在汉惠帝统治时期(公元前194—前188年),樊哙建议,以军事手段来回答冒顿写给吕后的侮辱性的信。信的内容以及吕后复信的内容,《史记》中都没有记载,但是记载在《汉书》第94卷中。单于的信写道:“孤偾之君,生于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吕后的复信写道:“单于不忘弊邑,赐之以书,弊邑恐惧。退而自图,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污。弊邑无罪,宜在见赦。窃有御车二乘,马二驷,以奉常驾。”转引自皮列莫洛夫(L. Peremolov)和马提诺夫(A. Martynov) 的Imperial China: Foreign-Policy Conceptions and Methods,莫斯科(Moscow): Progress Publishers,1983年版,第64—65页。

  [104]Sechin Jagchid和 Van Jay Symons :《长城沿线的和平、战争和贸易》(Peace, War and Trade along the Great Wall ),伯明顿(Bloomington): 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89年版,第56—57页。

  [105]是一个西部地区的王国,位于罗布泊湖以西(在新疆),其国王的住所在扜泥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37—38、5—11。

  [106]一个游牧民族,最初占据着甘肃省和青海省之间的地区,后来迁徙到伊犁河和伊塞克湖地区。他们的首都在赤谷城。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37—38、4—6。

  [107]是一个居住在甘肃省和新疆之间的地区,后来迁到了北方。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39、2—2。

  [108]《史记》第110卷,第2896页;《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1页;《汉书》第94卷A,第3756—3757页。

  [109]《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4—2325页;《汉书》卷94A,第3762—3763页;《史记》第110卷,第2902页。

  [110]敦煌以东和祁连山以西的地区。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3—14、3—2。

  [111]《史记》第123卷,第3162页;《史记注义》第123卷,第2593页。月氏居住在川所西纳 (Transoxiana),阿姆河(Amu Darya)上游以北的地区;妫水是阿姆河的另一个名称。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3—14、3—2。

  [112]《汉书》卷96A,第3876页。参见何四维(Hulsewé)和鲁惟一(Loewe)合编的《中亚地区的中国》(China in Central Asia),第85—86页。

  [113]《史记》第123卷,第3168页;华兹生(Watson)译,Records, 卷2,第238页。

  [114]《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31页;《史记》第110卷,第2913页。

  [115]《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4页;《史记》第110卷,第2901页。

  [116]《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5页;《史记》第110卷,第2903页。

  [117]北地郡位于今天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县的东南部。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33—44、59。

  [118]飞狐关是一个位于今天河北省的涞源县和禹县之间的山隘。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3—12。

  [119]细柳位于陕西省咸阳市东南,渭水北岸。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5—16、7—11。

  [120]霸上(也称霸头)位于西安以东的灞河边。在古代,这是一个控制咸阳地区和长安的重要战略军事要地。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5—16、7—12。

  [121]棘门位于今天陕西省咸阳市的东北方。《中国历史地图集》中没有标出。

  [122]《史记注义》第10卷,第263—264页;《史记》第10卷,第431—432页。华兹生(Watson)译, Records, 卷1,第304—305页。

  [123]《史记注义》第11卷,第277、279页;《史记》第11卷,第444、448页。

  [124]《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6页;《史记》第110卷,第2904—2905页。

  [125]《汉书》第48卷,第2240/2241—2242页;余英时:《汉代贸易与扩张》(Trade and expansion),第11页。

  [126]现代的评论家还将贾谊的立场与儒家的华夷之辨联系在一起,这种在华夷之间划分界线的立场在孔子的《论语》中零星出现了几次。参见王兴国《贾谊评传:附陆贾晁错评传》,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69页。

  [127] 张磊夫(De Crespigny):《北部边疆》(Northern Frontier),第205页。

  [128]《晁错集注释》,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8页。关于这篇奏疏的另一种翻译、关于它的军事含义,还可以参见李约瑟等人(Joseph Needham et al.)编:《中国科学技术史》第5卷:《化学及相关技术》,第六分册:《军事技术:抛射武器和攻守城技术》(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vol.5: Chemistry and Chemical Technology, PartⅥ: Military Technology: Missiles and Sieges),剑桥(Cambridge):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4年版,第123—125页。

  [129]《汉书》第49卷,第2281页。还可以参见《晁错集注释》,第8页及下页。

  [130]北地郡位于黄河河套的西南部。秦朝的北地郡,其辖区和汉代覆盖的区域不同。汉朝的北地郡统辖着今天甘肃省的东北部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东南部。它的行政中心在马领。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4—4/6—4。

  [131]上郡位于陕西省的北部。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4—7/6—7。

  [132]高奴位于今天陕西省延安市的东北方。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7—18、6—7。

  [133]这些民族的情况可能像前面提到的义渠一样。

  [134]关于对晁错反对匈奴的策略的分析,参见解放军某部九连理论组(AA. VV.):《晁错抗击匈奴的战略思想》,《历史研究》,1975年第1期,第74—78页。

  [135]《史记注义》第110卷,第2320—2321页;《史记》第110卷,第2895页。

  [136]甘泉宫:在甘泉山上。参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图15—16、4—4。

  [137]《史记》第10卷,第425页;《史记注义》第10卷,第259—260页。

  [138]比如,接下来的匈奴的入侵,济北王的叛乱,汉朝廷被迫停止抗击匈奴的派兵等。参见《史记》第95卷,第2673页。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