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匈奴的种族起源

  匈奴的种族起源问题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学术争论的一个热点话题。[4]企图回到19世纪,用那时的观点把他们当作出现在希腊文献中的,诸如蟾蜍和癞蛤蟆(“Phrynoi and Phaunoi”)那样的人来看待的做法,会将研究引向死胡同。[5]以语言学为基础的研究所做的勇敢的努力,至少已经确认了匈奴所属的语言分支。将匈奴确定为鞑靼(Tartar)族的是18世纪的法国学者德经(H. Deguignes),他认为鞑靼族是由匈人(Huns)、突厥人(Turks)和蒙古人(Mongols)组成的。[6]相信匈奴人正是那些入侵罗马帝国的匈奴人的祖先的观点,更促进了这种理论的流行,而且这种观点在20世纪也依然具有生命力。夏德(Hirth)、底格柔特( de Groot)、白鸟库吉(Shiratori)都同意德基涅所说的“突厥人”为其中一个因素的说法。中国文献中所说的“狄”族,也被当成是突厥人的一个早期的副本,当然这种观点也被加到流行的理论之上。他们还将匈奴的祖先看作是诸如猃狁那样的其他民族,事实上,根据普里察克(Pritsak)的观点,獯粥、猃狁、犬戎和其他所有民族都出自同一个族种,匈奴也属于这一族种的范围。[7]

  高本汉(Karlgren)以语言学的证据为基础,驳斥了那种将匈奴确定为猃狁的观点。 哈龙(Haloun)和马伯乐( Maspero)则否认那种认为像狄和戎这样的中国北方的部落是突厥人的说法,实际上,他们坚决主张,后者与汉族的亲缘关系比与阿尔泰(Altaic)民族的关系更为密切。后来,这一观点得到了顾立雅(Creel)的支持。[8] 李盖提(Ligeti)首先对匈奴人使用的语言为阿尔泰语的这种假设的正确性提出了质疑,他开始沿着另一条路线进行研究,这条路线将他的研究带到了叶尼塞(Yenissei)的南西伯利亚(South-Siberian)语中,特别是奥斯加克语(Ostyak)。[9] 蒲立本(Pulleyblank)对这种理论作出了更大的发展,1962年,蒲立本作出结论说,匈奴使用的语言属于叶尼塞语组(Yenissei Group)。在匈奴语言中似乎也出现了阿尔泰语的元素,蒲立本对此的解释是,这些语汇最初是西伯利亚词汇,后来,要来到大草原建立他们自己的国家的突厥人和蒙古人借用了这些词汇。[10] 另一方面,贝利(Bailey)认为匈奴人说的是伊兰语(Iranian)。[11] 但是德福(Doerfer)否认匈奴语和已知的其他语言有关系的可能性,他以最强烈的措辞否认匈奴语和突厥语或者蒙古语的任何联系。[12]匈奴联盟是不同种族和不同语言体系的民族的混合体,目前,我们不能超越这一结论来谈论其种族问题。尽管其官方语言在一定程度上是以汉语文献中的语言为代表的,但是,匈奴语的语系目前还是无法确定。

  沿着《史记》和后来的中国史书建立起来的传统,多数中国学者都接受这样一种正在起作用的假设的观点,那就是,匈奴是许多民族的后裔,这些民族出现在古代文献中,像戎、狄、猃狁,诸如此类。同时,它又是后来的突厥人和蒙古人的祖先。[13]王国维在其颇具影响力的研究中坚持认为,商周时期的鬼方、昆夷、鲜虞和猃狁,春秋时期的戎、狄以及战国时期的胡,他们和匈奴都属于同一个种族。[14]1930年代,梁启超和其他学者也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但是这一观点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还有一些人认为,匈奴的祖先和华夏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在公元前6世纪建立了一个猃狁族的国家:中山国。根据这种解释,公元前295年,当中山国被赵国灭掉的时候,中山国的人民就迁移到了内蒙古的中部地区和宁夏。在那里,匈奴首领冒顿后来成为了他们的单于,并且建立了匈奴联盟。匈奴与华夏族有亲缘关系的理论来源于《史记》的文章中,在《史记》的记述中,据说,匈奴是夏后氏的苗裔。但是,有些学者并不同意这种说法。

  蒙文通在1958年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认为,鬼方、畎夷、荤弥和猃狁并不是真正的匈奴,但是与匈奴的祖先有亲缘关系。黄文弼也认为,鬼方、荤弥和猃狁与羌族是同族——而羌族常常被归为原藏族族类,林胡和楼烦才是匈奴族建于内地并组成了其内部核心的族类。

  另一组在1940年代发表文章的学者则倾向于认为,匈奴不是远东的民族,相反,它是西方的民族。沿着类似的思路,林旅之试图建立起一个种族家系图,这种家系图能够对汉语文献中的外族作出解释。林旅之将外族和华夏关系的历史发展划分为六个阶段,终结于匈奴帝国形成的时期。[15]马长寿在1962年出版的著作中,对北狄和匈奴的关系作出了一种假设。[16]

  林斡在他的《匈奴通史》一书中在一种更传统的马列主义的框架内解释匈奴形成的历史,而不是想在匈奴和假定的祖先之间建立种族和历史的联系。根据林斡的观点,战国时期,一些戎和狄的部落结合在了一起,并且发展到了一种相当高的程度。接着,这些民族“进入了文明”并且建立了匈奴国家。而那些已经落在后面的民族(像东胡)还停留在部落阶段。匈奴国家的建立最终还是戎族部落和狄族部落基本独立自主发展的结果,他们原先居住在北方和南方的戈壁沙漠,后来,加入了一些从中山国逃亡来的难民。另一些原先居住在黄河平原的戎和狄人,后来被华夏各国融合了。因此,匈奴被构想成一种混合型的民族,它融合了所有先前在戈壁滩南北一带活动的民族(浑庾、鬼方、猃狁、戎、狄和胡)。[17]关于匈奴一开始是否就形成了一个部落,林斡倾向于认为,从语音的相似性来看,他们与浑庾、鬼方和猃狁有着更为密切的联系。[18]

  在讨论匈奴的种族确定问题时,中国的学者也像西方的同行一样,认为,匈奴与突厥语族、蒙古语、芬尼-乌格尔语或者是印欧语分支可能有着亲缘联系。大多数人的观点认为,匈奴人属于蒙古血统,但是这种观点目前还存在着争议。长期以来,蒙古学者坚持认为,匈奴是古代蒙古人,并且将蒙古人的历史追溯到匈奴。[19]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官方历史坚持认为,“匈人(也就是匈奴人)的社会发展、文化和习俗非常接近于古代蒙古部落的通古斯族。很有可能,匈人是蒙古人的源头\[不太确切的措辞\],但是后来,在他们占领了西方领土以后(东突厥斯坦、中亚),很大程度上就被突厥族同化了”。[20]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